看齐中文
    绫华接过翠珠手中的金帛和毒酒,随姜旻秋进入刘嬷嬷的房内。

    刘嬷嬷下跪行礼后,盯着绫华手中的酒壶看了看。

    姜旻秋故作镇定:“刘嬷嬷,夏府那个丫头活过来了,请了驸马过去叙旧。想必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刘嬷嬷再次叩头:“老奴知罪!”

    姜旻秋假意叹息:“你我主仆多年,本宫实在舍不得你。你也知道,那个贱人奈何不了本宫。但是你就不同了。你只是一个奴婢,若不离开公主府,那贱人决计不会放过你!”

    刘嬷嬷愣了一下,又看了看酒壶:“长公主,你不是来给老奴送断头酒的吗?”

    姜旻秋虚伪一笑:“怎么会呢?这是给你的送行酒。快起来,看看本宫给你准备的盘缠,可够你下半辈子丰衣足食?”

    刘嬷嬷看了看盒子中的金银玉帛,很是欣喜。

    绫华用酒壶斟了一杯酒,递给刘嬷嬷。

    “长公主好意为您准备的,喝了便赶快离开公主府,从此不必为奴为婢了。”

    绫华举杯,刘嬷嬷却迟迟不接过来。

    姜旻秋蹙眉道:“你不相信本宫?”

    刘嬷嬷强笑道:“长公主多虑了,老奴从昨晚开始便一直心口疼,怕这酒烈,承受不住!”

    姜旻秋和刘嬷嬷僵持在这里,气氛变得异常尴尬。

    绫华突然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姜旻秋和刘嬷嬷同时都异常错愕地看向她!

    绫华饮罢杯中酒,道:“长公主的好意,真是白白糟蹋了!”

    刘嬷嬷惶恐跪地:“老奴知错了!老奴不该……”

    姜旻秋笑着拿过绫华手中的空杯,又亲自甄了一杯,递给了刘嬷嬷。

    姜旻秋笑道:“都说大难临头各自飞,本宫绝不怪你多疑。来,本宫亲自为你甄上一杯,喝下这酒,我们这一世的主仆情分也尽了。本宫愿你安度晚年。”

    姜旻秋说完,刘嬷嬷不再迟疑,接过姜旻秋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刘嬷嬷刚饮下毒酒,却见绫华的嘴角已淌出鲜血,方知道自己中计了。想要再吐出毒酒,已然来不及。

    刘嬷嬷心中大恨,“你们这两个贱人!如此算计我!姜旻秋!我为你卖多年,你竟如此狠毒!我……我……我杀了你们!”

    刘嬷嬷说罢,便扑向姜旻秋和绫华二人,此时她尚未毒发,动作依然迅猛至极。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身影破门而入,挡住了刘嬷嬷的去路。那人正是梁彦豪!

    梁彦豪与刘嬷嬷缠斗了一番,很快,刘嬷嬷便因打斗激烈而毒发,支撑不住。刘嬷嬷吐了一地的鲜血,再难站起来。

    临死之际,刘嬷嬷阴森地笑着对绫华说:“你竟然为她这种人卖命,值得吗?我在下面等着你!”

    刘嬷嬷说罢,轰然倒地,已成了一具死尸。

    绫华也吐了一口鲜血,昏死过去。

    梁彦豪冲过去抱起她,大声喊着她的名字:“绫华!绫华!”

    姜旻秋惋惜道:“倒是个忠心能干的奴婢,可惜了!”

    梁彦豪抱着绫华,悲痛欲绝。他此生从来没这么害怕,这么绝望过!

    梁彦豪大声哀求姜旻秋:“长公主救救绫华啊!是你下的毒,你的解药呢?”

    姜旻秋摇摇头,叹气道:“此毒乃百越进贡的奇毒钩吻,天下无人能解,你还是替她准备好后事吧。”

    说罢,姜旻秋便离开此处,径自走了。

    梁彦豪眼泪喷涌而出,完全没了分寸,把绫华紧紧抱在怀中,痛哭起来。

    绫华被梁彦豪的痛哭声唤醒,呢喃道:

    “你哭什么,快带我去找那个老郎中!”

    梁彦豪幡然醒悟,忙擦了擦眼泪道:“好!好!你要坚持住,我马上就带你去!”

    梁彦豪抱着绫华冲出公主府,骑上一匹快马,一路飞驰,来了夏紫嫣就诊过的医馆。

    此时那个老郎中还在慢吞吞研究草药,看见梁彦豪抱着绫华惊慌失措地跑进来。

    梁彦豪大叫:“老神医!快救救她!快救救她!”

    老郎中看了一眼绫华,又定睛一瞧梁彦豪,不禁无奈道:

    “又是你啊!你能不能别每次都等到人不行了,才来找老夫啊!”

    梁彦豪跪地大哭:“老神医救救她,救救她吧!”

    老郎中叹了口气,从柜中拿出一坛老酒,打开一看,里面浸泡着一些还在蠕动的白虫,甚是恶心。

    老郎中道:“你要救她,就给我把她的嘴巴掰开!”

    梁彦豪忙抱起绫华,掰开她的嘴巴,老郎中便把那坛虫酒全部灌进了绫华的肚子。

    绫华此时已经没了呼吸,那坛子虫酒下了肚也未见起色。

    老郎中摇摇头,叹气道:“完了、完了!没救了!已经晚了!”

    梁彦豪不信,抱起绫华拼命地拍着她的后背:

    “绫华!你醒醒!你给我醒醒!你答应要跟我远走高飞的!”

    突然间,绫华醒转过来,开始呕吐!

    绫华吐啊吐,吐出了一地的蠕虫,本来是白色的虫子此时已经变得又红又大,没了生机。等绫华吐完,又昏了过去。

    老郎中看了绫华吐出来的虫子,喜出望外:“活了活了,有救了!”

    老郎中给绫华又诊了脉,熬了汤药。

    梁彦豪仔细地给绫华喂下汤药,只见她的脸上终于有了血色。

    梁彦豪抱着绫华,这一天如同从天上掉到地下一般惊心动魄,至此时依然不能回神。

    梁彦豪抚摸着绫华的秀发,轻声道:

    “绫华,我们走吧!离开大楚吧!”

    “姜旻秋呢?”绫华依偎在梁彦豪的怀中,有气无力地问道。

    梁彦豪一愣,回答说:“她在公主府。”

    “是你救了她?”绫华咬着嘴唇,恨恨地流泪。

    梁彦豪心酸无比:“我不是救她!我是救你呀!我如果不出手,刘嬷嬷就会杀了你。”

    绫华闭上眼,狠声道:“谁要你多管闲事?你知道我为了这次机会,受了多少委屈,计划了多久?你若不出手,刘嬷嬷就会杀了姜旻秋,就会杀了她!”

    绫华说着,眼泪止不住地流下。

    梁彦豪也流泪了,委屈道:“对不起,我没想那么多,没想那么多,我只想要你活着!”

    “事到如今,我没有机会了,我最好的机会被你浪费了!”

    “绫华……”

    “我不会和你走,我还要回去,去找姜旻秋!”绫华哭得痛不欲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