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曹老四的故事 > 第二十三章黄燕悬空

第二十三章黄燕悬空

    一颗绿色的烟弹升空之后有无数的瓶子飞入了田府院墙之内,然后碎裂冒出了一股浓密的黄烟

    吴病此时好气又好笑的大喊了一声:“进来吧,没有毒药陷阱”吴病这话说的是一点也没错这几天的时间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制作那么多毒药,这么大的院子就算制作陷阱一个时辰显然也不够,这些人未免小心的有一点过分,然而如果是吴病的话也会这样做毕竟小心此是杀手活着杀人的最大保障

    外面的人听到了吴病的嘲讽,但是依旧无动于衷一直到黄烟自然散去才又丢入了一轮火雷,整个田府的人都集中的躲在大屋中没有出去,一轮爆炸之后十多个人才飞入墙内

    黑夜,一阵烟尘中,这群人的视线还不是很清楚,突然一个人怪叫了一声谁也不知道他为何如此的痛苦,这个人大喊道:“脚下,啊!”然后这个人就不再有声音了

    一个银牌杀手此时开始注意脚下原来地上洒满了三角钉,方才的人应该就是踩到了这东西于是喊道:“脚下,啊”

    此时,另外的杀手们明白对手似乎有弩箭高手,只需要听到声音就能射杀众人而且命中率极高,于是他们很有默契的同时静默了并且半蹲在地上,用手脚仔细的试探地上可能存在的危险,还有十米不到就是大屋的位置目标就在前面,突然间飞来了十多个坛子摔在地上碎裂开来,杀手中有人大喊了一声:“快退,是火油”

    可惜了已经太晚了,一只火把飞来这十来人瞬间被地上的火油点燃

    吴病笑着看着田春说道:“老人家不仅弩用的好还如此懂得守城战术,真是厉害呀”

    “老夫虽说多少年不用了可是就算是一支手也绝对是好手,当年被将军看重选入青鳞营就靠的是这门手艺”

    片刻之后第二波人就跳了进来一阵弩箭之后方才惨叫的人就倒在地上不在动弹了,这波人明显比上一波要多,地面的火光可以看出是三十多人;肖坤和彭奎路也在其中,他们没有在最前面,最前面的三个金牌杀手这一次为的就是一次成功

    肖坤喊道:“瞄准所有屋子的窗口放箭”说完一阵弩箭齐射,但是就在弩箭停止的时候没有听到惨叫的声音,反倒是飞来了三支弩箭,好在一个金牌杀手反应极快抓住了一支箭,但是他身边的一个银牌杀手就没有那么幸运而是被一箭射中,倒在地上大叫了起来

    这些杀手本来受过一定的训练即便中间或者受伤也不会大叫,这是一个杀手的基本素质,但是知道肖坤看到这个人的伤口时才算是理解为什么这个人会大叫,箭头上有一种极具腐蚀性的毒药,此人伤口的皮肤已经开始了溃烂,肖坤紧跟着就是一剑将此人杀死

    吴病此时跟田春躲在阁楼的小屋中,吴病好奇的问道:“田老爷,你这是废了多大的力气修的这院子,满是机关暗格,真是易守难攻呀”

    “哼,你田老爷我年轻时侯也是跟着青鳞将军身后的人,自然是学了很多东西,如果不是我最后一次受了重伤,如今我在燕州军最起码也是个步兵营的大统领,手下三千人马”

    吴病伸出大拇指说道:“田老爷威风呀,哎,不对呀”吴病突然想了一下问道:“你说青鳞将军,怎么没听人说过梁国还有这么以为将军能,有封号的将军龙威,龙象,龙虎”

    “小子,你说的是目前这十几年的事情了,先帝在的时候封号将军还不是这三位,不过无所谓了,老夫一会活下来的时候会一一讲给你听的,只不过老夫现在还是很惦记方才的曹小弟,老夫真的担心,但是没办法打仗就是这样谁都可能会死”

    虽然让曹老四送死这事情吴病也很不高兴但是此时他比任之行要励志的多,毕竟这种时候谁都逃不掉不过是早死和晚点死之间的区别罢了

    肖坤面对这种情况只有一个最为简单的解决办法,放火,放火烧掉整个庄园无需确认到底杀的是谁,这个办法简单粗暴,但是这也是最后的方法;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房顶上似乎站着一个人,此人手拿单刀,肖坤笑了大喊道:“任之行,你是想要一个人单挑我们三十几人吗?”

    “肖坤,可愿意跟我一战,别忘了,我才是玉梅山庄的第一杀手”

    “任之行你休想激怒我,我今天杀的人不是你,你如果今天逃跑至少我今天不会追杀你”

    “肖坤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要追杀丽颖,她根本罪不至死”

    “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她要去杀一个位高权重的孩子,你自己去想想吧,她知道的太多了她必须去死,我还想多活几年我对于她要去杀了谁不感兴趣,我们不过是小鱼小虾,不过是上位者随意丢出的棋子罢了,任之行,你如果现在帮我们杀了整个田家的人,我可以为你向庄主求情,毕竟咱们也算是兄弟一场”

    啊!随着一声惨叫肖坤前面的一个人被射死

    肖坤明白此时对方没有投降的心思而是在尽可能的消耗自己一方,虽然有三个长老和副庄主坐镇;可毕竟对方是燕王的第三个儿子,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有人非要杀了燕王的第三个儿子和小女儿,只不过如果不快点杀了这两个过一会他们的援兵到了可就麻烦了,应该是麻烦大了,燕王手下的青鳞营不止是在战场上能够冲锋陷阵而且功绩无数,就是在江湖中也有很多传说;据说多年以前仙域洞天的尹茉璃尊者被某个江湖世家的人羞辱直接惹怒燕王,燕王命旗下青鳞营出动仅仅是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一个规模是玉梅山庄三倍的江湖大家族就没了,到现在江湖中无人再敢提起这个世家的名头

    “你们四个拖住任之行,其余人预备放火”肖坤随手指了四个金牌杀手,然后自己也把出了灵刃饮血红刀预备随时出手偷袭任之行

    梁云风此时拿着弩箭埋伏在房顶身边时田甜和梁媛两人,只见此时一个高大的黑衣人飞上房顶,而跟在他身手的三人也马上也上来的时候,梁云风喊道:“射箭”三人同时射出数支弩箭,他们用的是军队中才有的诸葛连弩,这种弩箭可以连发但是只有在相对进的距离才有威力,可是配上吴病的毒药可就不同了,一个人中箭之后立刻痛苦的大叫起来;杀手门明白这种毒只要中了就不可能医治,其余的两人也立刻找到了隐蔽处;而先上来的高大杀手就直接被任之行盯上,这个人虽然是金牌杀手可却根本不是任之行的对手,杀手照面直接就是杀招,任之行一刀游龙出水刺来这个高大的杀手还有些估计其他三人的弩箭,于是他毫不犹豫的飞身跳下房子

    肖坤这时候突然想到了曾经一个老杀手对他说的话:“凡是觉得这次之后就不干了或者这是最后一次的时候一定会出事,很多人都是死在最后一次里”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让肖坤十分的不爽,此时的他以然气急败坏于是大喊道:“别管那么多了放火一个活人也不留”

    话音落下之后众多杀手各自拿出火药以及投放道每个屋子里,随着爆炸声想起田府变成了一片火海;田春则是跟吴病两个人从暗阁中跑出也来到了房顶上,至于田家其余的家眷都安置在了地窖中躲避;此时在西北方向突然亮起一颗红色的烟弹

    田春看到兴奋的喊道:“三公子你看,来了”

    这烟弹房顶上的人看到了,房下的人也看到了,肖坤立刻发出一枚白色烟弹然后大喊道:“上房顶,必须杀了上面的人”说完之后三个方才躲避弩箭的人率先冲了上去,两个人很快跟任之行纠缠在了一起,另外一个人则是被田春一箭射杀;此时彭奎路也飞身上楼他手拿灵刃白水剑一剑刺向梁媛,但是田甜的五感及其敏锐即便此时如此混乱她依旧第一时间拔剑刺向彭奎路,在她的阻挡之下梁云风也出剑刺向彭奎路,很快加上梁媛四个人打在了一起

    肖坤这种人是绝对的机会主义者,他看到了三个人围攻彭奎路其实很吃力,但是即便如此他也等待空袭一击毙命,他的饮血刀只要划开人的身体就会疾速的吸收人的血气,一刀之后即便你有七重境界不死也是重伤,然而上方的烟尘使得他的视线多少受到了影响,机会终于出现他一个纵深飞上

    此时任之行已经发现了肖坤的异动于是大喊道:“你们三个小心”

    “啊”一声惨叫从田春的口中发出,他的五感敏锐以然察觉到了肖坤上来于是他抢先挡在了梁云风身前,这一刀砍中了他的肩膀,田春只是感到自己的一侧身体开始剧烈的萎缩,似乎一半身子都被抽走了一样,肖坤知道砍错了人于是抽刀要直奔梁云风可是大腿却被人抱住,正式田春

    “去死”肖坤十分的气愤,就在他要一刀劈在田春身上的时候一枚弩箭直接刺入他的前胸,肖坤带着仇恨的眼神看着吴病,可是他只感到胸口剧烈的疼痛说不出话了

    就在这时候天空似乎有一只金黄色的燕子悬空,另月夜变得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