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豪门巨星是我初恋 > 第30章以后都是我给你道歉

第30章以后都是我给你道歉

    裴沧笙牵着姜若烟的手出了电梯,私家车已经等候多时了。

    裴沧笙拿手小心翼翼的护着姜若烟的脑袋,让她进了车。

    路上,风景一路在倒退,姜若烟欢呼雀跃,裴沧笙为她披上羽绒服,担心她感冒。

    “裴先生,你看初透的云霞好美啊。”

    裴沧笙点点头。

    金黄的余晖撩拨着姜若烟雪白的肌肤,星星点点,风儿吹散着她的长发,就这么定定的看着,俨然一副绝美的画面,令人心动。

    裴沧笙看痴了。

    姜若烟转过头来,惊喜的对他说:“你看,远处的山峰上有雪。“

    “我看见了,等坐一个小时的车,就能进入那座山峰了。”

    “峰眉落雪,远山如你眸中带烟,指尖便握风华流沙,你落于人间,我便遇见你,身上带着令人向往的烟火气息。”姜若烟笑着,“形容你,真美。”

    “那有夸男人美的。”

    “男人俊到极致就是美。“

    “胡说。”

    “这是事实。”姜若烟将头放于裴沧笙的胸膛,她不安的蹭了蹭,“你不介意我睡在你胸膛吧。”

    “只要你脖子可以,我不介意。”

    姜若烟抬起头来,用手将裴沧笙的脸揉成一个鬼脸:“你怎么这么扫兴。”

    “我说的是实话。”

    “你一点都不解风情。”

    两人吵吵闹闹到了目的地。

    风景区冷到彻骨,裴沧笙细心的为她戴上围巾,还有白绒绒的帽子,还有手套。

    “这些你都是怎么得来的?”

    “买的啊。”

    姜若烟惊讶:“你什么时候去买的啊?”

    “附近刚好有一家服装店,恰巧也是朋友开得,所以就让他托人送来一些衣服。就让人放在私家车的后备箱。”

    姜若烟竖起大拇指:“这效率,很完美。”

    “那是必须的。”

    裴沧笙接过司机递来的压缩帐篷。

    裴沧笙大包小包的提着。

    “怎么这么多东西啊。”

    “都是今天晚上要用的。”

    “啊?”姜若烟一脸懵然。

    “今天晚上搭帐篷,就在雪地里睡了。“

    “哇,真的吗?感觉又刺激又兴奋又害怕。”

    裴沧笙给了姜若烟一个白眼:“你是紫薇吗?”

    “就是突然想到了这句话嘛。”

    两人踩在雪地里,山峰上,太阳露出了半张脸,大地一片雪白,美的波澜壮阔。

    两人寻来一处较偏僻的地方,将帐篷搭上,将食物放在帐篷里。

    “裴先生,你准备的真周全啊。”

    “当然啦,带你出来玩,怎么能让你受委屈。”

    “裴先生,你真好。”

    裴沧笙将所有的东西放好,便爬出帐篷。

    裴沧笙对姜若烟说:“把手机拿出来。”

    “为什么啊?”

    “听话,拿来。”

    姜若烟虽然一脸懵逼,但还是把手机给了裴沧笙。裴沧笙按了关机键:“今天谁都不许打扰我们。”

    “裴先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浪漫了。”

    “这些都是你曾经教我的啊。”

    “嘻嘻嘻”

    裴沧笙带着姜若烟坐索道缆车,将山下的雪景尽收眼底。

    “好漂亮啊,真应了那句诗歌,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拿别人写的诗歌说有什么意义,有本事自己作一首。”

    “裴沧笙,你这个杠精,我说什么你都要来杠。”

    裴沧笙倒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说的对。”

    两人来来回回的坐了三次缆车。

    所有的风景融进姜若烟美丽的眸子里,裴沧笙低下头,含住姜若烟娇嫩的嘴唇,两人轻轻的闭上眼睛,享受着彼此的回应,所有的风景都是见证者。

    阳光将裴沧笙的侧脸镀上了一层绒光,像漫画里绝美的少年。

    两人下了缆车,天空飘起了细雪,落在两人的头发,肩头,姜若烟侧过头,看着裴沧笙俊美,温柔的侧脸,那双桃花眼,装得不再是冷酷,而是温柔与疼爱。

    裴沧笙揉着姜若烟小小的脑袋:“下雪了,回帐篷,我给你煮火锅。”

    “哇,裴先生还准备了火锅,好棒啊。”姜若烟激动的抱住裴沧笙。

    裴沧笙用额头抵住姜若烟的额头,彼此的呼吸声,清晰的让人脸红。

    “裴先生,还是蛮会撩人的嘛。”姜若烟笑着。

    “跟你学的。”

    “说明我在你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所以你才会记得这么牢。”

    裴沧笙用手点了点她的额头:“你觉得呢?”

    姜若烟握住裴沧笙的手:“那我可不可以做你的贴身助理?”

    “不可以。”

    “那这样好了,我去你家当保姆。”裴沧笙的眉头皱了起来:“这更不可以。”

    “那我总要去你家看看吧。”

    裴沧笙脸色阴沉:“不可以。”

    姜若烟双手环抱:“不去就不去,干嘛这副表情,凶死了。”

    裴沧笙脸色软下来:“我错了。”

    “你说什么?”姜若烟捂着嘴,“你居然说你错了!”

    裴沧笙笑起来:“明明道歉都可以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跟你冷战。”

    姜若烟被这句话戳中了心窝。

    在以前那树影婆娑,伤春悲秋的青春里,裴沧笙总是守着那强大的自尊心不肯给姜若烟道歉,每次都是姜若烟低声下气的给他道歉,哄他,变着方法的讨他开心。

    裴沧笙握紧姜若烟的手:“以后都是我给你道歉。”

    姜若烟捂住嘴巴:“哇,你这是良心发现了?”

    “但是你要少生气,我才不会天天给你道歉。”

    “不会不会,裴先生能给我道歉,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情,我怎么还会得寸进尺呢。”

    两人回到了帐篷,姜若烟钻进了帐篷里。裴沧笙一个人捣鼓着小火锅。

    姜若烟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

    裴沧笙赶忙钻进帐篷里,摸了摸姜若烟的额头:“是不是感冒了?”

    “没有,小问题,没什么大碍。”

    “你还记得你以前感冒说是小问题,结果最后发烧烧进了医院!”

    姜若烟满不在乎的笑着:“那纯属是一个意外,吃顿火锅,绝对好了。”

    裴沧笙从背包里掏出感冒药和保温杯。

    裴沧笙命令她:“把药吃了。”

    “你……你居然带药了……”

    “嗯……专门给你备着。”

    姜若烟心里暖暖的,但很难受。

    裴沧笙将帐篷的门帘拉上,自己一个人在冰天雪地里煮火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