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十里诡谷 > 第三十四章明目张胆的贿赂

第三十四章明目张胆的贿赂

    完颜宁携着万钧雷霆之势的一剑并未刺到陈尘身上,而是被一片瓦砾击打在肩头,身形几个翻滚趴在地上。

    原本就带有轻伤,如今伤势加剧,更是起身都困难。

    “公子!”庄国谋士立刻上前,搀扶起完颜宁查探伤情。

    当众刺杀太宰,这可是车裂大罪,换成常人现在已经拖下去了。

    偏偏此人是完颜宁,牵涉到盟友大国,呼延宏志迟疑了。

    “公子如此不胜酒力,下次还是不要贪杯,快来人扶下去吧!”

    陈尘作为当事人,并未言称刺杀,而是说完颜宁不胜酒力。

    呼延宏志大喜,接着他的话道:“宁公子醉酒舞剑而已,大家不必惊慌!”

    将领们这才收起了剑,只不过事实到底怎样,谁都看的清楚。

    从三国会盟至今,完颜宁一而再三的刁难陈尘,日前酒斗一场刺杀未果,又在三军践行的宴会上行刺。

    反观陈尘,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一次又一次的为完颜宁说话。

    虽然彰显了黎国太宰的度量,可庄国实在欺人太甚。

    等到完颜宁退席。

    陈尘的表情骤然一变,从情意绵绵恢复清冷之态,有礼的敬了一杯酒,就匆匆回座了,再没与长孙婄钰多言。

    这手段长孙婄钰太熟悉了,不正是十数日之前,三国会盟之际,她利用激怒完颜宁来胁迫陈尘时的手段嘛!

    以牙还牙来的竟如此之快。

    她显然又被欺骗了。

    哪有什么炙热的眼神,不过是为了利用她!

    之前那句暗示是否也是哄骗的话语?

    长孙婄钰不敢再往深处去想。

    距离南国告急已经过去五如,如果师傅卦显是错的,或说她找错了人,陈尘并非天选之人而是个心思歹毒的小人。

    她将是南国的罪人!

    宴会结束。

    离开国宫后,长孙婄钰走到陈尘身侧,低声问了句:“还剩下最后两日,小女子等着太宰出手。”

    陈尘只是瞥了她一眼,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三十万新军在休息一夜后开拔赶赴塘沽关,按照陈尘的吩咐,离开时锣鼓喧天,众多官员和百姓们夹道送行。

    各国的探子也夹杂其中,将消息以最快的速度送出,只有这样才能让雾国第一时间获取战报,从而开启陈尘口中的军力竞争之计。

    紧接着,昨日践行宴中的刺杀举动在军中,民间,各官员中发酵。

    议论芸芸四起。

    完颜宁自持庄国公子的身份欺压黎国太宰。

    陈尘为国劳心,被刺成重伤还要忍辱负重的假称染上风寒。

    知道实情的番恒和呼延宏志相信他染了风寒,可不知道的将士以及民众只以为他是在掩盖伤势。

    特别是见过陈尘酒斗当日的人,为他豪爽、亲民以及学识渊博而折服,听到这个消息更为愤慨。

    太宰在三百年间就深入人心,经过陈尘几番有意制造的烘托,早被黎都的人当成黎国的希望,是乱世中让他们安心的旗帜,怎么能受庄国一个公子的欺凌?

    一天时间,已经有无数人联名上奏,请求国主问罪宴会刺杀一事。

    可呼延宏志怎么可能问罪?

    战事将起,远交而近攻是最基本的常识,若是在这个时候得罪了庄国,黎国必然陷入被动。

    “啪!”

    竹简被呼延宏志砸在地上。

    “日前的一场刺杀只是误会,不过这次践行宴上完颜宁实在太大胆了,再这样下去恐怕会引起黎庄两国的仇视之情!”

    奉禀的官员拱手道:“宁宁公子的府邸时常传出怒吼,至今仍称不杀太宰势不为人,如此之下言论根本无法镇压,已经渐渐失控了!”

    呼延宏志深吸一口气,眼中满是对完颜宁的失望。

    “庄国怎么会派这个废物来当使臣,司使可有良计!”

    “为今之计只有提前解除礼规时日,让宁公子踏上归国之路!”

    司使拱手提议。

    久久后,呼延宏志点头了:“无妨,礼规也要视情况而定,早几日影响不大,就按照司使说的去办,别再起什么乱子!”

    “是!”

    官员嘴角露出笑容,出了国宫,易太就等在拐角之处。

    “回去告诉陈太宰,明日宁公子就会离开黎都,让太宰不必再忧心了!”

    “劳烦王司使了,实在是那宁公子杀心太重,我家主人又是个不通武术之人,再留他下去,实在危险。”

    易太将袖口里的一块金牌递给了这位黎国司使。

    “理解理解,完颜宁欺人太甚,将他赶出黎国已经是陈太宰肚量宽阔了!”王司使看到金牌眼睛都亮了,匆忙捏到手里!

    两人就这么擦肩而过,暗地里一道身影向国宫急促潜行。

    呼延宏志知道了这场交易后,大笑了声:“这个陈尘,敢跟寡人玩小聪明!”

    “国主可要问罪?”暗卫低声问询。

    “问什么罪?他也是为了自保,而且完颜宁确实太过嚣张,该给他点颜色,这件事就当做没发生过吧!”

    呼延宏志拂袖离去。

    夜间,宁公子被遣回国的消息已经传遍黎都。

    陈尘坐在宅院的木椅上,看着星空发呆。

    易太在旁照顾火炉。

    夏芸韵则坐在房的分毫不差。

    竖立威名,示弱以蛊惑人心,将完颜宁一路引到两国外交重策之上。

    这世上谁惹了陈尘这样的人,恐怕到死也想不明白自己是如何走上死路的。

    夏芸韵在心中感叹着,再一次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在号称天下防备最森严的雾国宫中杀了沧海岚,陈尘若是做不到,普天之下在无一人能做到了。

    “东西都收拾好了吧?”

    “都收拾好了,按照太宰吩咐,带的很齐全,应有尽有!”

    易太笑着回应。

    “带的太多了,咱们要逃出黎国,还是轻装上阵的好!”

    房顶之上,一道声音携着冷风而来。

    陈尘眉头一挑,抬手遮挡在嘴边,低声道:“别听她的,带的越多越好,这样路上才有烤鱼吃!”

    “在呼延宏志发现之前若是不能逃出黎国,千军万马奔袭而来,纵使你才智齐天也无能为力!”夏芸韵冷哼一声,不希望陈尘因为骄傲而松懈。

    不过一切看似缜密的计谋,却因为呼延凝雪的一道竹简送至长孙婄钰下榻的宫中,而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