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跟涂老先生吃完饭,时间已经不早了,再回去已经不现实了,祝丰丰她们索性在招待所又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回家了。

    “丰,怎么样?”家里,老太太从昨晚等到今天,真的是眼睛都望穿了。

    而且,祝丰丰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老太太平时都叫她丰丰,只有在紧张,或者焦急的时候,才会直接喊她丰,而且,还有不甚明显的儿化音。

    老太太,不,准确的说,她爷爷,祝老爷子,到底是什么地方的人呢?

    眼看着老太太眼巴巴等着,祝丰丰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结,而是抱着老太太的肩膀,保证她一定不会给家里丢脸。

    “哎,那成,那成,去年我攒了些羊毛,把你妈当初留下的那块蓝底碎花的料子拿出来,奶这两天给你做一床新褥子……”

    “奶,不用那么麻烦,家里不是有小褥子吗?我拿一条就行了,学校床小,别糟践了那么好的料子。”

    那可是她妈留下的遗物,就这么用了,祝丰丰心里还挺不踏实的。

    “胡说,那块料子本来就是你妈留给你的,安子也有,等以后安子娶媳妇了,我再给他做。”

    “……”奶,我就不配考高中吗?怎么我姐考高中有新褥子,我就要娶媳妇了才能有?

    “奶,真不用……那块料子我记得挺大的,不行你做床新被子,安子那床被子都快露脚了。”

    每天一样吃饭,就这熊孩子,那个头,就跟施了臭化肥似的,蹭蹭蹭往上长。

    “那,也行吧,确实该准备了,安子这半年个头长了不少,趁着今年光景好,我再给安子裁身新衣裳……丰丰……”

    “奶,我不用,我今年都没怎么长,衣裳还能穿,就算没有了,在县城也能买到,您就放心吧。”

    “嗯,丰丰,虽说咱们现在有钱了,也不能乱花,你比安子大,平时要多想想安子,以后你要多帮衬着安子些……”

    到了她这岁数,就真的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了,就像隔壁张庄的瘊叔,前一天还见他在地里干活,第二天却办丧事了,人啊,都是说不上的。

    “奶,我知道了,这话你都说了多少遍了,我还能亏了他不成?我都计划好了,那笔钱,咱们一人一份,除了我跟安子的学费,留一份备用,至于柳霞姐那里,以后我会还给他们的。”

    “嗯,你心里有谱就成,丰丰,那钱太多了,平时带在身上不安全,留家里,你用的时候再取……你放心,奶不动你一分钱。”

    “奶,你说什么呢,我还能信不过你?存折一直在你装户口本那个匣子里,从拿到手我就装进去了,开学之前我去镇上取一回钱,回来还放那里。”

    “哎……”孙女这么听话,是她的福气,就是儿子儿媳妇没享受到。

    中考结束,祝丰丰每天除了回家操练臭弟弟,就是跟柳霞去周边村子走访,看看去年干活儿的地方什么时候可以收割。

    附近几个村子还不行,倒是有远一些的两个村子,说好了找人帮忙割麦子的,没有现钱,不过那家人种沙地西瓜,祝丰丰说好了用西瓜抵工钱。

    “这倒好,今年还能有吃不完的西瓜……”

    工钱什么的柳霞无所谓,就是她爸说的,丰丰脑子好,让她啥事都跟着丰丰一起。

    反正她力气大,割麦子还能挣钱挣西瓜,柳霞自然高高兴兴的。

    “吃不完……吃不完就浪费了,到时候看,多了可以粮食换西瓜,西瓜太大,又不经砸,不好拿。”

    不能辛辛苦苦一天,走半路摔了就亏了。

    “那也行,不过,你忘了?换西瓜的粮食,一般都是铡头剩下的,回家只能喂鸡喂猪……”

    这种事情他们又不是没干活,以前条件不好,孩子们嘴馋了,就拿粮食换西瓜吃。

    至于换西瓜的粮食,大多都是孩子们自己去收完麦子的地里捡剩下的麦穗,回来搓出来的粮食。

    更多时候,则是二道头,就是没长熟的麦子,就算处理干净了,也是干瘪的,属于那种很难磨出面粉的,也就卖西瓜的人看着孩子们可怜,才收下的。

    “喂鸡喂猪也不错啊,你看不起鸡猪啊?我觉得还不错啊,反正你看,我们每年麦麸都不够用……只要价格公道,其他的都好说。”

    “那行吧,你做事,我放心。”然后,柳霞又开始了跟着祝丰丰东奔西跑的日子。

    柳霞体格比祝丰丰大,再加上家里还有一辆柳木匠的破自行车,来去也方便。

    所以,趁着祝安还没放假,她们俩已经赚了两袋粮食回来,就连西瓜,也抬回来一口袋,各个溜圆,老太太看了都乐的合不拢嘴。

    “我估计成绩出来之前,咱们俩还能挣两口袋粮食。”

    之前还没那么深的感触,现在看着这么多粮食,都是自己辛辛苦苦割麦子挣回来的,果然很有成就感。

    “嗯,去年去过的那几家,今年还要人,我已经算好了,总共还有二十几亩地,加上安子,我们也还要割好些天。”

    “安子真可怜,怎么就摊上了你这么个周扒皮一样的老姐呢?”

    “那没办法,谁让我妈先生了我呢?”

    祝丰丰没有注意到,她说这话的时候,老太太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端着水去喂兔子了。

    倒是柳霞,注意到了老太太那短暂的停顿,多看了一眼。

    “你有没有觉得,祝奶,对你跟安子,其实还是有差别的?”

    “这有什么,安子是男娃,安子是她眼珠子、命根子吗?”

    只不过是,这命根子可怜一点罢了,总是被她欺负,哈哈。

    “那倒也是,一般像你们家这种情况,老太太没早早给你说门亲事,拿彩礼给安子铺路就不错了。”

    柳霞本事就不是心思细腻的人,这不轻而易举就被祝丰丰给饶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