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天蒙蒙亮,付家大宅便乱了起来。不停地有人从宅子里出去,去往各家医馆。

    “付伯父,出什么事了?”

    付老爷看向罗子琛,重重叹息一声,道:“我昨夜做了个梦,梦到玲珑出事了,就想着来看看她,也好让我放心些。哪知,哪知,紫鹃说她怎么都叫不醒玲珑。”

    “你伯母去看了看,也没有叫醒玲珑,气急攻心,她就晕了过去。”说道这里,他捂着双眼,道:“你说,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出事了,该怎么办啊?”

    罗子琛面带忧色,眼中满满都是担忧。

    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付伯父,我能去看看……玲珑吗?”

    “我知你担心玲珑,可你也不是大夫,你就是去看了,又能如何?灵均已经去找大夫了,还是等大夫来吧。”他叹息一声,道:“玲珑到底还是个待字闺中的女孩儿。”

    罗子琛本想再说些什么,但听了这话,他终于清醒过来,这里不是吴府,面前的房间不是他能随意进出的,至少现在还不能。

    “伯父,是我逾距了。”

    付老爷摆手道:“我知道你是紧张玲珑,不怪你。”

    罗子琛想了想,道:“雪……表妹与玲珑关系极好,她一定会想知道玲珑的情况的,我马上就去吴府与她说一下。”

    这付老爷自是求之不得的,但他还是假意推辞了一番,“吴姑娘身子不好,前些日子玲珑受伤她也病倒了。如今,还是不要告诉她这些吧。”

    罗子琛义正言辞道:“伯父,雪表妹与玲珑的关系您也是知道的,若是不告诉她这件事情,那才是真真让她伤心呢。”

    “子琛,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便去吧。只是,记得,千万要好好跟她说,一定不要让她太激动。玲珑出事了,可千万不能再让她出事了。”

    付老爷说的话,罗子琛一一应了下来。

    临州之前,他深深看了眼付玲珑的房间。

    付老爷在心里默念了好几句要忍住,他这才没有冲上去揍他一顿。他果然也与吴家人是一伙的,亏的他还以为他是真心待他们家玲珑的。

    付大公子带大夫回府时刚好看到了罗子琛骑马离开。

    “爹,子琛要去哪儿?”

    “去吴府。”付老爷没好气回道。

    听了这话,付大公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时候他不在这里守着玲珑,去吴府做什么,是去看吴雪吗?”

    听他这口气,付老爷有些意外,昨夜的事情他并没有告诉他啊。

    付灵均也发现自己好像说多了,但是想到罗子琛放着病重的妹妹不管,反而去看吴雪,他便决定不再替他瞒着了。

    “上次,玲珑去吴家,我去接她的时候,在吴家下人那里听说他与吴雪关系极好。”付灵均看了看付玲珑的房间,道:“事后,我也问过玲珑。他说他们两个就只是兄妹之情,并无其他,让我不要误会他们。”接着,他义愤填膺道:“今日,玲珑病成这样,他竟还想着要去看吴雪。爹,吴家下人的话未必不是真的啊。玲珑的性子,你我也都清楚,说不准,他是被他们两个骗了。”

    付灵均眯了眯眼睛,道:“幸亏玲珑如今还未嫁给罗子琛。爹,玲珑与罗子琛的婚事,我们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付老爷点点头,道:“这件事情确实该从长计议。”

    付灵均有些意外的看向了付老爷,当初他爹可是很爽快就答应了下来的,而且他就不担心玲珑会不乐意吗?

    “爹,您……”

    “你跟我来,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

    付灵均满脸疑惑的跟着付老爷走了。

    “这位是离姑娘。”

    付灵均皱眉看着离言,他们家来了客人,他怎么不知道呢?

    离言对他点头示意了一下。

    “离姑娘好。”

    估算着吴家到付家的距离,离言决定长话短说。

    听完离言的话,付灵均整个人都有些不大好。

    看着一本正经的离言,还有一脸担忧的父亲,付灵均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睡醒,现在正在做梦呢。

    不过,他觉得就算是做梦,自己也未必能做出怎么曲折离奇的梦。

    “你妹妹的生魂,如今就在我们房间里,你娘正陪着她呢。”

    付灵均下意识点了点头,这倒是解释了他娘为什么没在这里。

    “我能见一见玲珑吗?”

    “不能。”离言解释道:“若是被那人察觉到付姑娘的生魂已经离开吴家,他们恐怕会会毁掉那东西。”

    见离言说的认真,付灵均忍住没有问那是什么东西。

    在解答完付灵均的疑惑后,离言便又回到了付玲珑的院子里蹲守。

    吴夫人看着面带忧色的罗子琛,心也跟着紧了起来。

    “子琛,你不在付家好好守着雪儿,来这里做什么?”

    待呼吸平稳后,罗子琛道:“姑姑,出事了。雪儿,今早没有醒过来,付家人已经找大夫去了。”

    听了这话,吴夫人忙差人去请来了一位姓周的先生。

    那人肤色偏黑,长髯很是引人注目。

    罗子琛忙将付玲珑昏迷的事情告诉了他。

    周先生听后,立刻表示要先去看看吴雪。

    到了吴雪的房间,他一脸诧异的看着被切断的丝线,付玲珑的生魂竟是已经离开了。

    “先生,怎么样了?”

    周先生沉吟片刻,道:“许是那身体的主人回去了,二魂挣抢身体,这才导致昏迷。”

    吴夫人也顾不得埋怨他为何没有将付玲珑的魂魄关好了,她忙道:“先生可是有解决的办法?”

    周先生还在想,付玲珑到底是为什么能够挣脱这些丝线。她不过是一个生魂,怎么会有这般强大的力量呢。不过,那人也确实说过,有些生魂确实会有些力量。许是……

    “周先生,周先生……”吴夫人着急的叫了他几声。

    他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她,点了点头,“有是有,不过,我们得去付家一趟。等我将那付玲珑的魂魄带走,那具身体就永远都属于吴姑娘了。”

    罗子琛道:“付家正在找大夫,周先生就委屈您一下,扮一回神医。”

    “好。”

    罗子琛拜别罗氏后,便带着周先生一同赶往了付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