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遇见喵妖 > 第六十六章森罗殿
    “从年后到现在,老子连着加了三个月的班,三个月!老子叫苦叫累了吗!你要是放她走,老子就不干了!”

    “钟馗,你是想造反吗!”

    “呵,老子兢兢业业几千年,早他妈腻了,滚蛋!”

    “胡闹,你以为你能走出这幽冥界吗?”

    对面的人气息一滞。紧接着森罗殿的大门砰一声被甩在墙上,一个豹头环眼、黑面留须的男人,满身怒气、面色阴沉的走了出来。

    黑白无常站在门口,昂头挺胸面无表情。等那身影消失后,这才凑近旁边围观的小鬼,打听消息。

    “怎么回事儿?”

    “听说是老婆背着他,投胎人界了。”

    “又走了一个?”白无常笑道。

    “老钟也是可怜。”一个鬼差摇着头道。

    “四大判官,哪个不可怜,个个看起来凶神恶煞、阴险狡诈,但其实都是心地善良、秉性正直的好男人,那些女人啊,肤浅。”

    “老钟那脾气,活该,你见过他哄媳妇儿吗?听说这么多年,连个礼物都没送过,拿老婆当保姆的养着。”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白无常说了句,“最近,有没有听说上头有什么消息?”

    “上头?”鬼差疑惑道。

    白无常食指朝上一指,鬼差立刻会意,“哦,听说斗战胜佛和功德佛两个先后被贬人间,司命呕心沥血···”

    “算了,”黑无常推开森罗殿大门,冷声道,“他们能知道什么。”

    森罗殿内此刻一片灯火通明。

    百十个小鬼皆头顶悬灯,围坐在一张张圆桌前,埋头处理着桌上的一堆堆文件。每一份批示过的文件都被扔进圆桌中间的光柱之内,十几道光柱又将文件源源不断的送到大殿之上,四大判官的桌前。

    每份文件记载着魂魄的一世,若是十个鬼差对一世判决相似,判官便盖章签字;若有异同,便扔到一边,等着猴年马月再理睬。

    这里,每天要处理两万魂魄的投胎,一万魂魄的接引审判。春节期间,十殿阎罗给自己放了假,判官的工作量便成倍增加。

    连续加班三个月,罚恶司钟馗丢了老婆,其余三判官的脸色,更加阴沉。

    大殿内的鬼差皆埋着头,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出。

    黑白无常走到阎罗王的办公桌前,白无常惨白尖瘦的脸上微微一笑,“老大?”

    面黑微胖的阎罗王嘴里叼着根烟,眉头紧皱,听见声音,眼睛不离满桌的文件,心不在焉道:“啥事儿?”

    “最近,上头有没有什么人口走失的消息,或者听说,谁家的阿猫阿狗走丢了?”

    “怎么,”阎罗王这才抬起眼皮,透过袅袅的烟雾,看向黑白无常,“发现妖兽了?”

    “一只九命灵猫,通阴阳,最近发现还会变体。”

    “吃人不?”阎罗王深吸了口烟,吐了个烟圈。

    “目前没有。”

    “哪儿发现的?”

    “还记得那个坏了太上老君的仙丹,被堕入畜生道的苟日新吗?”

    “呦,”阎罗王扔了手中文件,皱眉看向黑白无常,“还有这造化呢?”

    黑白无常面色不变,只听白无常解释道:“司命为他写的七世凄惨,虽受尽凌辱,却都秉性刚直,无大邪大恶,魂魄修行有道,得了机缘。”

    “嘶,也没听说有丢宠物的,我看看啊。”阎罗王弹了弹烟灰,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手机,翻看最近的三界新闻。

    被弹落的烟灰浮在文件堆之上,一张大口突然从文件中探出来,张口吞了烟灰又迅速缩了回去。

    手机里弹出一条寻物启事,阎罗王刚点开,一张凶神恶煞的脸瞬间出现在半空中,唬的阎王急忙一个后撤。

    “老婆——”只见钟馗手拿一捧白玫瑰,嘶声裂肺的哭吼,“你在哪儿,你快回来,你可知道人间险恶,没吃没喝没钱花,冬天冻死夏天热死,你一个女人怎么受得了,阎王给了我一个月的假,我回来陪你了,你快回来呀!”说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干嚎起来,“我错了,老婆——”

    森罗殿上,众判官和鬼差齐齐看着电话里弹出的钟馗,眼里冒着兴奋和激动的曙光,一个月的假!果然会哭的孩子有奶喝!

    “放屁!”阎罗王一听,顿时勃然大怒,“谁给他一个月的假,做梦呢!”再看手下们瞬间晦败阴郁的脸色,他干咳一声,坐回了椅子,“那个,干完这个月,我和各殿领导件声,顿时高涨。

    “那个···”阎罗王被钟馗的鬼哭狼嚎扰了心神,犹豫道,“走失宠物是吧?”

    “九命灵猫。”白无常提醒道。

    “我让地臧王上去问问,有了信儿回你。”

    黑白无常对视一眼,躬身正要离去,桌上突然砸下来两份文件,惊得阎罗王一个激灵,手机翻飞出去,啪一声掉落在地。

    阎罗王顿时恼羞成怒,一拍桌子对着座下的三判官大喝:“干嘛!造反吗!”

    赏善司魏征看着眼前的文件,头也没抬,漫不经心的说道:“两个,阳寿已尽,后半生的生平一片空白。”

    黑白无常二人一愣,神色微动。白无常弯腰捡起阎罗王的手机,轻轻放在桌上,一张大口突然探出,猛地咬住了他的手腕,白无常拼命甩着手,却一时无法脱身。

    “娘的,”阎罗王坐下身,翻开两份文件微皱起眉,他磕了磕桌子,一双手瞬间从桌面伸出,捏着另一份文件,呈了过去。

    “这都三个了,还都在一个城市。”阎王低语道。

    黑无常微眯着眼,紧盯着阎罗王手中的文件。

    “老大,老大救我···”白无常捧着手腕,痛的呲牙咧嘴微微发抖。

    阎罗王磕了下桌子,那张大嘴松了口,呸的一声,瞬间缩了回去。

    “b市那块儿,有异常吗?”阎罗王抬头,看向黑白无常,眼神里闪着犀利的光。

    黑白无常顿时肃立,恭敬道:“没有。”

    “只是那九命灵猫,也出现在b市。”黑无常补充道。

    “不归我们管的,不要插手,”阎罗王将三份文件扔在桌上,神色间带着警告,“归我们的管的,别乱插手。”

    “属下不敢。”黑白无常诚惶诚恐道。

    “行了,把那钟馗给我叫回来,反了天了他。”

    “是。”

    两人退到门口,听到阎罗王突然又一声爆喝,判官魏征的声音幽幽的传来,“第四个,阳寿未尽,后半生空白。这是捅破谁圈养的鬼窝了?”

    黑白无常面色一紧,疾步走出了森罗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