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有人发现这里了?

    门外的男人声音有些犹豫,似乎在考虑贸然闯入女厕是否得体。

    “就是这!定位就是这!你把门打开!不然我报警了!”紧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尖叫。

    定位?

    林一万眼神一冷,眼光横扫而过。刚盯住林占红的小男友,小帅哥就连忙摇头,还没等人问便全盘托出。

    “不是我!不是我!是她!”他指着还蹲在坑上的林占红:“是她叫了人,用的她的体内传感器,与我无关!”

    林星孩摸了摸裤兜里刚没收、还热乎着的林占红的表机,曹了一声:“你当自己总统呢?花这工时去安装个体内传感器?”

    话刚罢,身后的传来了一声“哐当——”的砸门声。

    随着林占红的脸色一喜,林星孩周身打了个颤,她转头:“怎么办?”

    她们现在是黑户,用了别人的身份证,带进警局就是一辈子。更别提林一万手里还捏着枪。

    非法持械的量罪刑标准当初印成小册子,人均一本。林星孩哪能想到自己有天捏着枪在厕所晃荡,所以根本没看那本刑法手册。

    鬼知道非法持械叛几辈子?

    林一万四周晃了一眼,看到了侧边的通风小窗。

    “你要是敢把我们俩的事情说出去…”林一万蹲在坑前,直视林占红:“不仅你的视频会传遍整个九龄城…我还会找到你,杀掉你。”

    想必是枪抵在林占红的脸颊上,带着火药特有的冷酷的灼热。饶是林一万这初生牛犊的姿态,尤让林占红心惊肉跳了几下。

    她咽了口口水,看向不远处地面上的弹孔。

    林一万也注意到了,她用枪把林占红的脸扳正:“枪的事情,也不能说漏嘴哦。”她舔了舔嘴唇,忽然露出邪恶的笑容:“你就说看见了一个拿着枪的封九岭。”

    她迅速地描述了封九憨的几个显眼特征,抬头又嘱咐完小白脸,便听到身后林星孩兴奋的大喊。

    “这有个窗口!”

    林一万最后一次把枪在林占红和小白脸的眼前晃了晃:“我能拿到枪,足以证明能杀掉你吧。”

    林占红艰难地点点头。

    二人随即推过隔间的清洁用具推车,蹬着车体一前一后翻过窗户。

    身体刚越过窗户,就听身后“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一阵脚步声隔着墙壁传来。女人的尖叫,哭泣声也随之响起。

    但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林一万和林星孩二人将其抛之身后。二人钻过灌木丛,在树林里飞奔到靶场的另一侧厕所。

    在黑夜里巨大的探照灯下,林星孩兴奋地攥着林一万的手,从厕所里奔向了靶场。

    “太爽了!你看没看到林占红录象时便秘的表情?叫她看不起我!”林星孩大笑一声,似回味无穷般咂了咂嘴:“到时我拿到枪,谁想喘个气都得先蹲个坑。”

    林一万捂额。

    “多谢你了!”林星孩又使大劲儿地往林一万肩上来了一下。

    二人趁着林占红等人没反应过来,匆忙地请教练结束练习,用假身份证去前台结了帐。

    在夜色的掩袭下,二人悄悄地来又悄悄地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待到二人到达林星孩的院子里时,靶场才如温水里的青蛙般开始热闹起来。

    伴随着枪孔的发现,本想大事化小的靶场不得不暂时封闭了场地。警察出警的速度比料想中的还要快。

    林占红被警察带走,她和小男友异口同声地咬定是一个封九岭拿的枪。录完口供后二人在警局呆了一夜便被放走了。

    二人的口供很快顺着警局中的小喽啰,传到了黑暗森林里。

    一群四处打听什么“枪”、“一万号”的社会人眼前一亮。了解清楚枪孔对应枪的型号后,一群人当即决定向上汇报,争取拿到调取监控的资格。

    然而天上的监控调取权限太高,这群人大费周折拿到了靶场的监控,却讶然地发现进出那个厕所的排除林占红和小男友,只有另外两个女人。

    也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阴差阳错——

    由于林占红的口供,黑暗森林的人坚信目前枪在封九憨身上,死死盯出入口监控排查所有封九岭。

    至于林一万和林星孩二人,他们只派了少许几人跟梢、去林占红处了解情况。

    等到情况真的完全了解,事情已经发展到黑暗森林、甚至她们上司不可把握的程度了。

    她们只能暗自悔恨,从一开始就搞错了那个四处祸害的对象。

    与此同时,在九龄城最东北的冰原上,一阵刺骨的寒风呼啸而过。只有最厚的黑熊的皮毛才能抵挡住这风的侵袭。

    在冰原的正中心,一个长发束成团、一身衬衫黑色包臀裙的林九龄,骤然出现。

    她并非凭空出现,她是乘着“光速”电梯,一层一层攀爬上来的。然而饶是以光速前进的电梯,从一层到达这一层,也花费了一年的时间。

    毕竟所有平行空间里的林九龄,一个九龄城可住不下。所有的九龄城像“丰”字一样一横一横地平行存在,而连结这些横行的就是这个电梯。

    这位林九龄最初坐上电梯的地方,还是一个组织森严的政府中心。

    “就是这层。”

    林九龄喃喃自语,她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没有犹豫或发出任何感叹,当机立断地将钥匙插入面前红色的孔锁。

    随着她转动孔锁的一瞬间,一声警报伴随这一个定位出现在此层政府的监控中心。更可怖的是,天空中的太阳闪了闪,全亮了——四个。

    这是何等的奇观,整个九龄城瞬间如同魔神降世。无论是谁,什么在做什么,只要是有意识的,都猛然抬头向天空看去。

    四个太阳均匀地分布在天空的四角,它们从来都是只醒来一个,代表着春夏秋冬的带来。如今却如临大敌般地醒来了四个!

    洪水般猛烈的惊恐袭向所有的九龄城居民。

    她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九龄城公约中最郑重其事的一句话:“所有的九龄城公民都是合法公民,所有的九龄城公民都拥有九龄权利,受到九龄法保护。但是…”

    “当四个太阳亮起时,所有九龄城公民都要奉献自己的责任。”

    太阳亮起的一瞬间,两个黑户正在偷花。

    她们被惊地浑身一抖,以为是半夜巡逻的黑社会照到她们了。二人抬头,更被唬了一跳——

    天空中四个太阳竟然全部都亮了!

    “抽风了?”林一万啐了一声,拉着林星孩弯腰藏在众多地狱花的中央,直担心二人被发现。

    她早知道这九龄城不靠谱,以前光从政治制度方面考量,没想到这基础设施也不咋地。

    还想营造正常的地球城市?哪个正常的地球城市太阳没几天闪两下,当维修呢?

    林星孩可不像林一万不当回事,她当初为了争取花园院这片地,可是仔细研究过宪法法律——尤其是少数种族法。

    可无论是少数种族法、证人法,还是各种杂七杂八、稀奇古怪的法律…所有法律条纹都最郑重地在背面印上了那么一句话,所有的公民都能熟背。

    “…当四个太阳亮起时,所有九龄城公民都要奉献自己的责任。”

    林星孩一屁股坐在地上,喃喃:“四个太阳竟然真的亮起了。”

    林一万一听觉得不对劲,连忙问了。她听林星孩说出这句话时,嗤笑了一声。

    “我们现在是九龄城公民吗?”

    林星孩这才缓过神,蹲在地上拍了拍屁股上的泥,摇头:“没有户口,不算吧…”

    “这就对了,关我们屁事。”林一万拍了拍书包里的地狱花:“继续,多摘点,现在搞枪要紧,没枪走哪不方便。”

    不过她还是许些担心:“也不知道林小队还会不会履行我们的诺言。”

    伴随着不远处几声惊呼,巡逻的几个黑社会喽啰似不敢在巡逻了。只听几声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杂乱的脚步声迅速远去了。

    “他们应该还会回来,我们趁着现在赶紧摘。”林一万掂量了下手中的塑料袋,显然是不够的。

    先前两书包的地狱花,二人就摘了近一亩地。现在想再装齐两个,一亩地是必须的。

    饶是凭借林星孩经验丰富,行动老道,走两步摘一朵,二人摘花之旅也心惊胆战,差点被逮住。

    现今守花的人都走了,这些地狱花岂不是如狗嘴边的肉、兔窝边的草,随手就来。

    “机会。”林星孩和林一万互相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

    二人四处探望后确信无人,开始辣手摧花起来,顺着花枝从下到上一撸而下,很快就一人一个装满了两个书包。

    伴随着二人翻墙而去,一大片土地直接空了,剩下干瘪瘪的枝干随风摇荡。

    由于太阳始终亮着,看不清白天黑夜。二人就把林星孩常年未戴的表机翻出来,数着时间等弹药送来。

    林小队终究没有辜负二人的信任,凌晨才两点过一些,一个穿着黄衣服的外卖林九龄就从街角一边出现了。

    她好像什么都知道,也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她淡然自若地举着手里十分重的“养生汤和两个酒瓶”,嗤笑了一声,心道现在的人可真是养生hay两不忘,随即便敲响了花园院的门。

    迎接她的是从门缝中露出了一只眼睛。

    “外卖。”

    林九龄例行公事。

    门缝中又伸出一只手,接过口袋、酒瓶。

    “吃个外卖像做贼似的。”黄衣林九龄挑挑眉,没有再继续关注。她把单子递进去,待签字完毕后,便骑着车离开了。

    而院子内的二人对视一眼,将外卖摊在地上。两个新买的书包随便搁在一边,几朵地狱花从书包中溢出来。

    林一万打开外卖,“养生汤”里装满了铜质的漆黑子弹,然而却远远没有所约定的数量。

    “有一百个?”林星孩问。

    林一万摇摇头,随即拿过酒瓶,猛地扒开酒塞——

    满瓶的子弹。

    “有一百个。”她笑着点头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