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游戏竞技 >唯玉归一 > 15“治香”师
    其实不放心是一回事儿,不想挖粪坑是占了大头的。

    三人带着车夫和四辆马车,进了城。马车上,丹煦与希尔商议。

    “不知在我来之前,病人们用过的东西和排泄物是怎么处理的?”丹煦道。

    希尔没想到丹煦会这么问,掩饰了尴尬的神色道:“用物是烧掉的,另外的则是找了专人处理……运到沙漠中掩埋的。”

    丹煦心道:怪不得没有粪坑。

    她幼时在海边的村子里生活过,当时日子过得困窘,她曾与阿娘一起干过倒泔水、挑粪的活计营生:“希尔医生有所不知,咱们所鄙夷的这些污秽物什,在农家可都是宝贝东西。”

    希尔出生贵族,从没接触过这种知识。

    丹煦又道:“农人用粪水浇菜,这样土地才会肥沃,长出的菜才好,所以在城里有专门做粪水生意的人。咱们可以趁此次机会去找一个熟知此道的人帮咱们去处理这些粪便,毕竟一直放着也不是个事儿。”

    商貉在一旁听着,忍不住捂着嘴笑。

    丹煦白了他一眼:“笑什么?”

    “熟……知此道的人……你说的跟找个一代宗师似的。不就是找个挑粪的嘛。”商貉道。

    丹煦转念一想:“对了,二哥你在外面生活的比我还久,你在做猎户的时候,是怎么处理这些的?”

    商貉道:“别问我,大人您说的对,人家是村口一枝花,您是咱天圣教一枝花儿。”

    “什么一枝花啊?”丹煦道:“我说正事儿呢。”

    全靠粪当家啊。

    商貉忍着没说出来,却又道:“你怎知这些病人的粪便不会传染福禄病?”

    丹煦做事想的非常周全:“山谷四周都是荒地,夏天沙漠上的太阳能把人晒死,先找些挑粪的给铺开晒干,筛一遍,我就不信什么东西,这么大太阳都晒不死。到时都是好肥料,拿去买了换些药草、被褥还是可以的。

    商貉不住赞叹:真不愧是一枝花儿,这都知道。

    希尔在一旁听的不是很明白,却也觉得可行:“原先来挑粪的工人,并没有染上瘟疫,此病主要是皮肤溃烂,最后五脏衰竭而亡,对排泄这块,影响不大。”

    三人到了城中时已经过了正午了,找了间小店正吃午饭,丹煦观察着四周,毕竟是漠西壑国都,城中人声鼎沸,有普通百姓,叫卖的商人,还有无处不在的天圣教徒。

    丹煦撕了块饼:“真热闹,倒看不出有瘟疫。”

    希尔摇头:“患病者多被家人藏在家中,救治所中的病人多是逃难来皇城的,或是街头流浪无人认领的。那些亲人尚在的,是不舍得把病人房去救治所的。”

    “他们的家人不会被传染吗?”丹煦道。

    按之前他们的说法,与丹煦看到的景象,这福禄病如洪水猛兽一般。

    “这点也很奇怪。”希尔道:“在皇城外其他绿洲和村子里,福禄病蔓延速度极快,数千人的村庄,不过半月寸草不生的都有。可到了皇城,蔓延速度却变慢了。我家世代行医,城中最大的医馆便是我家产业,对城中福禄病患者们的情况,还算清楚,只有不到一半的人,将这病传染给了别人,病人们吃了我研制的药方以后,病情控制得还算平稳,在册记录的病人总共有五百余人,目前死亡者不足百人,有二十三人已经治愈了。可在皇城外,因病而亡者,早就破了几十万数。”

    丹煦道:“这太奇怪了。”

    除非是特意操纵,可瘟疫如何能操纵呢?将周边蚕食殆尽,只留下都城中繁华的假象。槐筠真的是幕后操纵者吗?他为何要这样自毁长城?

    “漠西壑总共也没多少百姓,竟然死了这么多……”绿洲小国,漠西壑百姓总数也不过数百万,目前死亡者还在增加:“咱们救治所里的病人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希尔点头:“可以这么说,但很多地方已无一幸免了。没有受到感染的绿洲,目前都处在圈地自封的状态,不接受任何难民,只饮用地下水,自给自足。”

    “有效果吗?”

    “能减缓一些。”

    丹煦道:“所以,咱们下一步的目标,就是将救治所开满漠西壑的绿洲。”

    希尔不可置信:“可以……吗?”

    “当然。”丹煦道:“每个绿洲都有官员治理,只要咱们这里摸索到方法,再将方法传播开来不是问题,教中的那些传教士的嘴皮子可溜了。”

    希尔一笑:“希望这一天早些到来,这样公主殿下也可以安心。”

    吃完饭后,工作进行的还算顺利,找到的裁缝也保证了三天之内,能交货一百件外衫,三百顶帽子和一百双鞋。之后七天,还可交付五百件外衫,和全部的鞋、帽。

    希尔招到了十名体格还算健硕的男性短工,给了他们三倍的工钱,才答应去救治所干活。这比丹煦想象中花了更多的钱,不过总比没人要好些。

    再有值得欣喜的便是找到了丹煦所说的治粪专家,丹煦奇思妙想反称他们为‘治香师’,连商貉都忍不住道:你这是对真的制香师多大的侮辱啊。

    煦笑道:“此言差矣,此‘制’非彼‘治’,此‘香’非彼香嘛。”

    丹煦的这些治香师是与商貉一道去贫民区找来的,都是些无家可归之人,有被大户人家赶出的、有自小民区长大的、还有家道中落只能寻个窝棚安生的,丹煦一口气找了三十个,再加上希尔找的工人们,四辆马车塞得满满当当。

    可她并非是人就要,她凡人问个究竟,四肢健全自是不必说,还得为人踏实肯干,最好是有从业经验。这三十人中有五人就做过挑粪的事儿,这些人都没读过书,出去干活也都是寻些价格低廉的短工,还有一半是女人,带着半大的孩子不愿去卖皮肉,找些工都十分不易。

    这让丹煦想到了自己小的时候,便承诺她们孩子可以带上,一并包食宿,反正山谷里地方大,至于工钱方面也不克扣,与照顾病人的工人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