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虞奶奶,我……”颜丸政自己现在也不清楚,一时间竟不知道作何回答。

    “傻孩子,也罢!老身不多揣测了。有些人,有些事需得你自己慢慢去体会和经历过方能更懂自己的内心深处是怎样的。”虞老夫人看着他为难的样子,以为他现在不想说出来而已,也就不强迫了。

    “但是啊……千泷是老身现在唯一的羁绊与牵挂,经此一遭,老身越发心绪不安了。”单手撑在桌上扶额无力的说着。

    “虞奶奶,晚辈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颜丸政双目盯着虞老夫人诚恳的说道。

    “颜小公子,你愿意做他的另一个守护者,与老身一起……”

    “我愿意!”说完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他完全是跟随自己内心而说的,在听见守护者的时候,他几乎是毫不迟疑的就脱口而出了。内心深处不希望今天这种事再发生在她身上,绝不可以!

    反应过来时见虞老夫人看着自己,顿觉失礼。可还是坚定的看着虞老夫人重复了一遍“晚辈愿意守护千泷公主!”

    似乎是希望虞老夫人完全信任自己,继续说道“虞奶奶,晚辈虽不知喜欢为何,更不知爱为何,但是晚辈愿意守护好她!”

    如果说刚听见他的话有些许迟疑,现在他铿锵有力的话语再次一字一句传入耳朵里,她深信不疑了。从与自己对座的颜丸政身上,他看到了笃定与坚毅!那一刻她完全不担心千泷的未来了,她知道未来会有人全心全意保护她!

    “好孩子!老身信你,相信你一定会说到做到,不会让我失望的……”浑浊的双眼此刻却带着精光端详和蔼地说道。

    注视了颜丸政许久,虞老夫人才开口说道“好了,老身的话说完了,你先回去吧,记得你今天说过的话,希望你会永远做到。老身再次感谢颜小公子对千泷的救命之恩!”说完起身微晃着身形朝内卧走去。

    “燕儿,送颜小公子出去吧,老身乏了,先歇下了。之后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虞老夫人回头嘱咐着燕儿道。

    颜丸政出了房间,房门立即关上,他在门口默默低头站立了许久,才转身离去。

    “这件事情的尾巴都处理干净了吗?”负手之人沉声问道地上的身形。

    “回禀宗主,一切已经处理完毕,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请宗主放心!”地上的身形小声恭敬的回答道。

    “嗯,那就好!下去吧!”

    “是!”转身弯腰退下。

    侍卫退出房门刚好遇到前来拜见的颜丸政,抬手请示后,两人擦身而过。

    “父亲,孩儿前来拜见!”

    “进来吧。”推开房门,颜淼正悠闲地坐在桌边饮茶。

    “政儿,你送千泷公主过去时虞老夫人可曾对你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就只是一些感激之词。不过她问了政儿一句话?”

    “哦?什么话?”

    “虞老夫人问孩儿是否喜欢千泷公主。”

    正欲端茶入口的颜淼听见此话楞了一下,不动声色的继续问道“呵呵……那你如何回答的?”

    “孩儿……并未回答”

    “是吗?那你对于此事是如何想的?”

    “孩儿……不知!但孩儿答应了虞老夫人以后会好好保护千泷公主!”

    “……”颜淼听后轻笑着喝茶并未说什么。

    “对了,最近弑魂殇修炼的如何了?”

    “孩儿有愧,刚刚突破第三层!”

    “无事,你先下去吧!”颜淼略带命令地说道,颜丸政迟疑下便退了出去。房内只剩颜淼一人饮茶独坐,嘴角微扬。

    经过虞千泷被抢这一事以后,虞老夫人已经不去观猎台赏猎了,几乎整天都与虞千泷寸步不离。

    一日后,冬日野猎大会延期而至。

    各宗亲眷子弟皆身穿统一猎服,排列整齐的等待着进入猎场。

    “诸位!前日冬日野猎大会因为突发事件延期至今,未能如期举行,是允某做事不周,实属惭愧。今日大家就各显身手将这冬日野猎大会演绎得更加精彩!勇争魁首!”允子臣豪迈的说完,在众人大声喝好的声音中退到座位上坐下。

    “开!猎!场!”台上一人高声喊着的同时猎场的大门缓慢的向两边展开!经过两日的大雪覆盖,雪地似乎更加厚实了。原先众人的脚印已完全消失,眼前的猎场显得更为空旷神秘,待人探索。

    “进!”各宗子弟们精神抖擞、气宇轩昂的走向猎场内部。

    与上次不同的是,颜丸政这次是与欧凌昱戴笠苼两人一起同行的。

    “政哥,你怎的愿意同我们一起走了?莫不是突然发现跟着凌昱哥会有大好处?”说完自己坏笑的看着颜丸政。

    知道他嘴碎话多,颜丸政当做没听见一样,拉弓试弦完全不理他。

    “凌昱哥,政哥不理我……”委屈的小模样朝着欧凌昱抱怨道。

    “笠笙,政兄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再开这种玩笑,当心政兄又要教训你了。”欧凌昱面不改色的好心提醒道。

    “别!我不说了……我们快走吧,不然等会猎物都没了!走走走……”心慌的拉着欧凌昱顺便拍着胸脯快步走开,他是真的怕颜丸政又“收拾”他。

    看着拉着自己的少年,欧凌昱知道他是怕颜丸政又收拾他,才只拉着自己的手走那么快的吧!嘴角微微上扬,脚步也跟着跑了起来。

    颜丸政在后面看着戴笠苼跑开那个样子,又好气又好笑,不紧不慢的跟上。

    一路无语。

    途中遇到了淳于彦一个人,戴笠苼也邀请他加入一起。但不知为何,在瞥见了三人中的颜丸政后,脸色一沉,直言拒绝了,转身快步离去。

    颜丸政全程都没有看淳于彦,只专注着自己手上的弓箭。

    “咦……彦哥这是怎么了?怎么见到我们之后就不高兴了!莫不是我们谁欠他钱?”一幅摸不着头脑的呆萌模样,摸着下巴认真地说道。

    一旁的欧凌昱知道淳于彦是在见到颜丸政后才拉下了脸的,但并没有说出来。有所了然般微笑提醒着两人“走吧。”

    三人这才转身齐齐朝着更深处走去,就连过了野猎范围地界都没有注意到。

    一路上三人收获颇丰,在颜丸政与欧凌昱两位神射手的同行下,戴笠苼的收纳袋中也是快要满载而归的样子,比赛时间不知不觉过了大半了。

    “好箭法!凌昱哥,我去捡!你们等我一下!”说完窜天猴一样蹦哒着过去,捡猎物这种事当然要他来做啦,他最擅长了!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又多一件!

    看着去捡被自己猎杀的麋鹿的戴笠苼背影,跟身旁站立的颜丸政互换神色,一幅你我都了然的表情。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