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同人动漫 >爱波超能力 > 第二百零四章试图逃离黑暗

第二百零四章试图逃离黑暗

    看见晓瑶的样子,希睿觉得十分的心痛,这种状态对于他来说,甚至觉得之前的事情自己做的不对,但是他明白这一切做错的最大的事情就是给潘增那些消息,这种情况对于他来说十分难堪,给晓瑶那样东西的时候,他根本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

    这种情况对于晓瑶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想法能够想象到这一切竟然会变成这样,潘增竟然会说有新欢就立刻有新欢,这种情况对于他来说简直是最坏的结果了。

    希睿安慰着晓瑶,告诉她谁也不能让她做这些极端的事情,因为自己的性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根本不能够就把这一切惩罚在晓瑶自己的身上。

    晓瑶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却不能够做到完全接受,这个男人就是这样明显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为什么就让他如此的难堪

    这个新和潘增在一起的女人无论是什么样子的,也让晓瑶觉得这是对他的一种侮辱,而且觉得潘增就算失去了对自己的记忆,但是至少应该做些什么改变,至少审美标准得往上提升,可是看见的人却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的。

    希睿的安慰根本不见效,晓瑶的伤心还是那样的透彻,根本没有丝毫的转变,这种心情让晓瑶心灰意冷,自己曾经的爱情持续了那么久,已经烙入心底,可是现在竟然非得把这一切改变,简直上让他特别难过的事情。

    “你为什么要救我”晓瑶苦苦地问希睿,为什么要救自己,因为这么长时间来说,晓瑶已经看透了太多的东西,她甚至觉得这一切事物的本质都是残忍的。

    带着这样的想法,好不容易下了必死的决心却就被这样的磨灭了,晓瑶自然是难以接受。

    希睿任凭晓瑶去吵去闹,这一切他都无所谓,只是希睿希望晓瑶的身体和心情都能够很快的好起来。但是毕竟还有超能空间要管理,就派手下的超能者倒班对于他们进行看护,这样希睿还能够放心些。

    但是晓瑶却一直那样的顾及这一切,她感觉自己吃不下也睡不着,仿佛已经丧失了这些能力,每天脑海里总是回荡着那些想法,晓瑶觉得这些一切的情况都是对于他的讽刺,所以用各种方式不配合治疗,既不吃药也不吃饭,让伺候他的超能者们十分难办。

    刚开始伺候这晓瑶的超能者们总是觉得这一切十分难做,想要告诉这些人们,应该怎样的去做才行,经过深思熟虑这些超能者们觉得如果要是把这一切弄清楚,是要他们的身上摊很大的责任的,不知道为什么要去这么做,所以他们决定不为难自己,看这希睿也不是总来到这里看他们,就想着侥幸躲过就好了,这个人不死几乎没有什么大事,而且久而久之他们就形成了默契,彼此能够为彼此放风。

    晓瑶对于他们的看管显然十分的满意,正好能够给她更多的放松的时间,借着这些时间他正好能够做些相应的事情,晓瑶找寻着机会去把这一切终结,她顿时再也不想看见潘增,只想着这一切能够立刻结束,早点彻底的了结自己。

    终于有一天晓瑶觉得这一切就这样正是落下帷幕的时候了,经过交流和观察发现这里面的一个看护的人,是特别的慵懒,而且并不是能够详细看管她的那种人,有的时候让已经绝望的晓瑶也不断的在思考,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连看护自己的人都心不在焉囫囵吞枣的样子,晓瑶觉得自己的人生真的是特别的可悲。

    晓瑶趁着这人在门外睡着,寻找着自尽的方式,试探的推了推门,这门竟然是那样的牢靠,竟然一点也推不开,这屋子里开着空调,但是竟然为了晓瑶的着想却没有窗户,这让晓瑶十分为难,自己想的方法仿佛这一瞬间就都没有践行的可能性了。

    环绕这屋子的周围,晓瑶的眼神最终落在了那些每天晓瑶都被迫吃的那些药物上,剩下还有好几种不同的药物,晓瑶平时都恨不得把这些药都扔掉,心想着每天被迫吃这些药品,想死的心都有了,但是到了现在她真的想死的时候,才知道这是真正有用的东西。

    因为害怕吃了药以后,不能够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晓瑶就把这几瓶药一口气都用水冲了进去,吃到了嘴里。

    果然,没过多久晓瑶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内部在燃烧,然后就感觉身体变得很沉,很快便没有了任何的知觉。

    在晓瑶身体异常的时候,希睿早就安放在晓瑶身上的身体监测仪就这样响了出声,听到这声以后,希睿便知道了晓瑶一定是处于危险之中了。

    来到晓瑶的房间门口,希睿便看见了正在睡觉的那个超能者,气急败坏的希睿直接吸收了这人所有的超能力,然后带了几个超能者冲了进去。

    看见这晓瑶的状态,已经彻底的昏迷了,希睿试了试她的鼻息,感觉到也十分的微弱,便十分担忧,立刻带着这几个超能者们一起去把晓瑶送到了急救室。

    “你们说,你们到底还能干些什么就让你们保证一个人的健康,真的就是这样的困难吗”这种局面希睿十分激动,他觉得自己欠晓瑶的已经太多了,这样的事情却又在这个自己想通过照顾她来赎罪的时候,就这样发生了。

    希睿知道,无论自己怎样的发疯这一切都是已经发生了的事情,他们现在只能够期待晓瑶能够被抢救过来,否则这才会成为希睿一辈子的梦魇。

    一群人祈祷了好久,医生终于从那重症室里出来了,希睿觉得一定是结果出来了,就连忙带着希望的就冲了上去。

    可是这医生比他还要焦急“病人吃了太多的药,需要洗胃,谁来签字”

    希睿立刻说“我是亲人,我来签字”然后靠近了这个医生问他“里面的病人怎么样了”

    医生把希睿带到了一边,对他说“这病人吃了太多的药物,已经胃部形成了溃疡还有黏膜,已经出现了胃出血的现象,如果不进行及时有效的洗胃,那后果不堪设想”医生说完这话以后,就急忙去出急诊了,希睿签完字的手颤抖的根本停不下来。

    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好几个小时,希睿他们一直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坐立不安更是滴水未进。

    终于,急诊室的灯光就这样灭了,希睿他们知道晓瑶暂时脱离了危险期,才松了一口气,希睿看着跟自己一起来到这医院的超能者们,他们也跟着熬了好久,看着这状态也是虚弱无力,而且有希睿之前的那些行动,他们知道这的确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根本不会顾惜一切,就丝毫不敢离开,希睿觉得这样大家都待在这里,不仅影响晓瑶的休息,更加浪费所有人的体力,就还是轮流制,让多余的超能者们回去休息了。

    晓瑶这两天处于不能够与外界相处的时候了,希睿只能够继续在门口等待着,这种感受如坐针毡,每每沉睡过去,也总是能够轻而易举的被莫名惊醒,他总是在想这里面的晓瑶到底现在面对着怎样的生活每一天的生活到底又是怎样的煎熬是不是特别的痛苦如果自己要是一直在晓瑶的身边,而不是靠这些超能者们,会不会就没有了这样的事情

    这种情况对于晓瑶来说是最煎熬的事情,自己明明已经尝试过两次离开这个世界,但是这两次的经历,让他悲哀的发现自己竟然如此的脆弱无力,甚至连死去的决定她都做不好。

    这一切都是因为潘增对于晓瑶的刺激,希睿觉得自己就应该知道这到底有没有方式能够让潘增重新想起来关于晓瑶和他之间的那些事情。

    希睿留下来亲自照顾晓瑶,过了这两天以后,这照顾对于希睿来说可是初出茅庐的事情,尽管他一心想把这事情做好,也依然做不到能够达到这样的目的。

    “你当时为什么做了这种让自己现在要死要活的决定”希睿见晓瑶好了一些,便问她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

    “如果让你去决定,和一个一辈子病怏怏的人生活在一起,还是选择来到一个空间,让对方只是忘了你,就彼此都健康快乐的生活着要是你,你会怎么选”晓瑶本以为这个问题会让希睿一下子就明白了晓瑶的决定,可是希睿却有截然不同的态度。

    “你爱他吗”希睿没头没脑的问了晓瑶一个问题,晓瑶不假思索的回答“当然爱,如果我不爱他的话,我当然不会做这样的决定了。”晓瑶说罢,希睿便说“我能够听的出来,你是为了他好,但是也不知道你有没有问问他,他想要做出怎样的选择”希睿觉得晓瑶应该去听取当事人的决定。

    晓瑶本来应该顶回去,可是自己心里一想,这潘增是失去了记忆,如果要是存在着这样的记忆,晓瑶不知道他们两个人是否会把这一切归咎于自己身上的错误,晓瑶不知道潘增会不会把所有的责任都放在自己的身上。

    两个人站在不同的角度上进行了讨论和思考,这一切都变得这样的真实,晓瑶因为有了思考的东西,就不再被那些无畏的东西冲昏了头脑,每一天都在思索着相应的事情。

    希睿终于让晓瑶有了相应的思想,与此同时希睿也想着帮着晓瑶弄清楚这一切事情,想着是否能够打破这潘增失去过去记忆的事情。

    希睿通过自己高超的能力将这自己空间和潘增所在空间的桥梁架了起来,能够和潘增直接对话。

    “潘增,你最近过的好吗”这很官方的寒暄话,希睿一说完就觉得十分的虚伪,自己明明借着晓瑶的光,能够知道这潘增的每一个举动。

    “你是谁”潘增根本没有以前的记忆,希睿并不纳闷,看来这潘增的确是有些不同寻常,对于之前的事情应该是真的全部都忘记了。

    希睿这段时间就开始了两边的奔波,一边照顾着晓瑶,另一边便给潘增灌输关于他和晓瑶两个人的记忆,各种触景生情的机会更是没有丝毫的放过。

    潘增的记忆并没有按照希睿想象的那样就好起来,可以说是根本没有丝毫的变化,这种情况让希睿觉得有些失望,这种失望感让希睿在照顾晓瑶的过程中经常无法集中注意力,这种情况对于希睿来说,是坚决不能够让晓瑶看出来的。

    “希睿你说,这超能空间到底有什么好的”晓瑶冷冷的盯着这头上的天花板,问这希睿。

    “这地方是为了让大家都生活的更好,贡献一些能量的地方,所有人都是有超凡能力的救世主,我们的存在能够让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变得更好”希睿显然成为爱神以后,更是填了一些骄傲。

    “救世主你可真是痴人说梦,这么久的经验告诉我,谁是谁的救世主啊你看我现在,我当了爱神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了,你说我真的拯救了谁吗还是说我能够拯救我自己呢”晓瑶的整个情绪都特别的悲伤,根本想不到自己一直以来的追求或者说价值到底是什么。

    作为一个有超能力的人,他不能够拥有铭心刻苦的爱情,一辈子都只能打着默默奉献的旗号做些自己可能做到又可能做不到的事情。

    但如果做一个没有超能力的人,他又保护不了自己爱的男人,这种事情为什么她怎么选择都是错的。

    希睿听了这话以后,也陷入了深思,他现在是爱神的位置,需要管的事情很多,可是哪一件事情是真的达到了自己刚刚说的那种程度了呢夸大其词的自己是否真的能够支撑起那么宏伟的说法,希睿决定带着超能空间彻底逃离黑暗的境地,晓瑶让他有了新的思路。

    可能是用脑过度,伴随着思索新思路,晓瑶就感觉到一股力量眩晕过去。

    等他醒过来,看见潘增望着她,管他叫妹妹,晓瑶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确又回到了刚刚穿越过来的地方,回到了家里,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都是一场虚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