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假如我有读心术 > 第二十九章中心开花,四周合围

第二十九章中心开花,四周合围

    慕容鞅仗着手中有“含光”在手,行上就下,行左就右,上下翻飞,如同柳叶丝绦,片片夺人眼,剑剑伤人心

    还有那伏、隐、鹄三兄弟,背靠背,环环相扣,竟然使出江湖上失传已久打狗阵法。

    而李家的几名剑客,则是选择了,隔岸观火,可身虽未动,杀气已至,左手持剑鞘,大拇指轻拨剑挡,微微露出的剑刃在阳光照射下闪出耀眼的波光嶙峋,直教人胆寒。可他们却无心再给苦苦支撑的这些紫衫大军予以重击,而是密切的关注着隐匿在人群之中的高手,一来就是所谓的紫衫男子,二来就是这人群之中仍在隐匿的剑客剑侠。

    高明的剑客大多不屑于过多的刀兵相见,而是隐而待发,击一发而溃敌千里。

    正所谓是“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这夺魁杀敌的首要目标自然是李家的族长李骁

    李骁只觉得眼前一道寒光袭来,巨大的斗气徒然而生,刚一愣神的功夫,剑锋就到了切近,只取他的眉心

    于此同时,李家的众剑客足下生风,宝剑出鞘高高跃去,转瞬直接剑锋交错,李骁长长的哀叹是两世为人若是自家的剑客,晚动手那么一步,恐怕自己真的应了那句“一腔热血洒征袍”,可他这血到底是红的还是黑的,可就众说纷纭了,最起码这些个赤袍剑客们认定了他罪大恶极,此时此刻就当卒于此处

    而为首的李家黑袍剑客见对方并不恋战,剑剑只取李骁的要害,心中暗自决策,当先杀一人搓一搓他们的锐气当下手中的剑一沉,一招“仙人指路”使出,斗气凝结在剑锋的一点,只刺向一名赤袍人的胸口,这一招凝结了他十二分的斗气,刚一使出,就现了成就

    之间那人立刻被洞穿了身体,连哼都没有哼一声,脸色苍白,全身的血液像是被榨干一般,立时倒了下去,如同枯骨

    而原本银光闪闪的剑刃此刻竟然变成了红光涌现

    “这饮血剑”赤袍的众剑客就是一阵心惊胆战,这短短的十几分钟的时间,他李家就出了两柄绝世神兵,上古圣剑能驾驭这等级别的兵刃的少说也得是“剑圣”级别的人物这李家果然是四大家族级别的势力果然高手如云

    “卢家的众位英雄且听我言”

    黑袍剑客见局势得以控制,喝住了众人,得意洋洋的说道“想我李家,与你关东卢家,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何必为了一个伙叶家余孽、丧家之犬而横生枝节,挑起家族战争来呢”

    “哼,徐长云,想你前日做那徐家的护法,昨日又做上官家的门客,到如今居然做起了李家的狗来了。你这三姓家奴,有什么资格窜上跳下,咄咄逼人今日你杀了我卢家的门客,就是与我卢家结了生死大仇你不就仗着自己手中饮血剑为祸一方吗来来来,你看看我手里的五色如何”

    “什么”

    “这五色剑居然落到了他卢家手里”

    “看来这次卢家是下了血本与我们开战啊”

    “”

    一时间,偌大的李家庄园变得议论纷纷,就连那徐长云和慕容鞅都各自后退一步

    这“五色”宝剑,乃南朝宋少帝刘义符于景平元年所造就的利器,后来少帝被废,宝刀落在了权臣徐羡之的手里,作为徐家的镇宅之宝,经过上千年异能修真者的斗气磨砺,已经俨然成为一柄神兵圣刃,他徐长云曾无数次觊觎这柄利器,可这柄剑早在20年前的一场风波中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如今居然出现在他卢家剑客的手里。

    而更关键的是,持剑的这人可是他东北卢家大大有名的俊才,卢韦之要知道,这卢家的卢韦之,在异能一门中大有威望,曾多次以弱胜强,甚至一时间能和“剑仙”级别的高丽国费科剑士五五开异能人士大多佩服他坚韧不拔的精神和为求胜利不择手段的残忍,给了他一个威名远播的外号“五五开。”

    所谓五五开,遇强则强,越弱还强,与豪门剑客五五开,更是能和神佛五五开

    而就在这卢家剑客之中甚至还有气盛更凶者,即便是斗阵在前,也感受不到对方的任何一丝斗气变化

    “少废话,先吃老夫两剑”那慕容鞅是老一辈的异能者,早不沾染江湖恩怨已久,被尊成“体修界的天花板”自然不把这些小辈放在眼里,舞动“含光”就冲了上去这“含光”宝剑可是名副其实的上古神兵,就连他慕容鞅都不能发挥这武器的全部实力,只仗着这柄圣剑有着制造剑气的天然优势,急于将对方压制

    双方顿时打作一团

    而得以解脱的叶家军可算是得到了喘息,神仙打架他们参与不了,这身穿黑色礼服的“李康”立即就成了众矢之的在他们眼里就是这个人破坏了“雪主”的计划竟联合慕容家将叶家一门灭了族这等天大的仇恨此时不报更待何时

    “李贼看刀”一紫脸大汉手持大刀一刀劈向了“李康”

    常言道偷鸡不成常蚀把米,这所谓的“李康”可不就是那个阴谋家“雪主”吗事到如今连自己雪龙阁的兄弟都被骗过了,只能说是他的演技过关可现如今看到自己昔日的棋子跟自己真玩命,雪主也只能暗暗地叫苦,这时候用上等的手段制服对方吧恐怕身份就暴露了干等着爱砍呢自己才刚结婚,连洞房都没入呢

    情急之下,那雪主居然一把抓过身边的大小姐来帮自己挡刀子

    大小姐虽然也练过几天的把式,可都是家族的武学,斗气都只修炼出黄豆粒那么大,打打普通人还行,面对这样的武士是在只能闭眼等死。

    她哀怨的看了自己眼前的这个“李康”一眼,不由觉得悲从心来,就是这个自己如今要托付终身的人居然拿自己来当挡箭牌

    如果是上次自己主动替他来挡剑,他能力不足,无法左右还情有可原。

    可这次他是摆明了要自己替死

    大小姐只觉得心头从来没感觉到的一股委屈感袭来,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流,这个时候刀峰已至

    就在大小姐觉得万念俱灰的时候,

    耳朵边就听见“当啷”一声巨响,一股巨大的冲击波扑面而来,把她整个人击飞了起来。

    紧跟着就觉得身体一暖,像是被什么人抱了起来,刚想问话,只觉得胸口发闷,“噗”的一声鲜血吐了出来。

    在她闭着眼调息的片刻,大小姐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了安全感和舒适感袭来,几乎让她忘记了疼痛而这种温馨的感觉中,似乎又夹杂着某种熟悉感,而能给她带来这种感觉的就只有那个人而已自己的心上人李康他果然还是爱惜我的生命,不肯自己苟且偷生刚刚喊怨恨到极点的大小姐此刻突然变得极度的幸福感袭来

    等等,如果是他救下了自己,那一定会受伤的甚至

    大小姐想到这里,再也不敢继续想下去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自己的爱人身上,再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痛,睁开了大大的眼睛,盯着怀抱着自己的男人。

    只见一年青衫男子正将自己环保在怀里,虽然脸上沾满了血污,但她仍然感受到了男人目光中的心疼和关切。

    一股暖流便游遍了她全身的每一个角落,那一刻

    “傻瓜疼不疼”大小姐从怀中掏出一方手帕擦拭着男人的脸,那是她为自己的新婚之夜准备的,但现在也殊途同归的沾满了鲜血。

    “那是你的血,傻瓜快把体内的淤积的血吐出来,免得堵塞了静脉”男人心疼的说。

    可大小姐擦拭男人脸的手却戛然而止了,原本擦掉血污露出的一半的脸,让她春心荡漾的快要盈出了,那就是她心上人“李康”的脸可随着手帕的一路向下,却露出了那尚未被擦拭干净的“伏先生”的面容状的浮妆大小姐立刻清醒了起来,整个人一颤,如同凉水浇头、怀里抱着冰

    眼前的这人分明就是多年前伤害自己“夫君”、伤害自己爷爷和家人,如今又假扮成伏先生图谋不轨的“雪主”

    可,可,可,那种熟悉的温暖感是不会错的难道

    “婉儿那个人就是雪主叶辰别被他再次掳去,再中了他的阴谋诡计”大小姐看见一旁边的新郎“李康”正气急败坏的大喊着,眼一闭,心一横,把藏在胸口的匕首掏了出来,不偏不倚的正正的刺中李康的胸口

    “你”青衫男人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像是被击碎一般的痛苦,三颤两颤的向后退去,他的心剧痛着,并非是因为刀伤的缘故,那刀刃不偏不倚的避过了他的要害。可他仍然觉得巨大的疼痛压的他直不起腰来

    “哼看你卢家,如此孤注一掷,也不过如此”李骁看了一眼残局,淡然的说道。

    这个时候的战局形势已经再明显不过了,这所谓的“雪主”被自己女儿捅了一刀,再也没有什么战斗能力而卢家的众剑客早已经在慕容鞅老爷子的剑气压制下已然毫无攻势,那所谓的“五五开”卢伟之,更是被徐长云的饮血剑所伤,此刻正面无血色的倒在地上。

    可还等李骁高兴太早,外面的败报就传了进来

    “报告外面敌人的声势浩大,咱们的李家子弟被消耗的差不多了,我们我们打不出去了”一名李家的“武生”闯进了庄园,一脸凄凉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五五开卢伟之听罢了是仰天的大笑,“我卢家的一所子午囚龙大阵已经形成了我们卢姥爷早就知道你们京城李家定是卧虎藏龙不容小觑,我们原本就没打算打赢你们,只是为了牵制住你们这些精英人物这就叫中心开花,四周合围等到我大军杀到你们都得死哈哈哈哈”

    “什么”在场的所有人又是一惊。

    “我早就侦查到了你们李家能够纠集四五个剑圣级别的人物可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两个伪剑仙是我卢某人疏忽了”五五开继续讲道,“可这囚龙阵已然形成,这阵势之牢靠绝无仅有若是你们两个伪剑仙级别的人物练手,打开阵眼,还能够突围出去,现在可好,你们是自掘坟墓哈哈哈”

    五五开说罢,继续扬天长笑,直笑道声音沙哑,只觉得血气向上涌,又要吐血,这才停下狂笑去调息自己身体里面的斗气,他卢伟之一世的英明,可不想毁在这种地方,让旁人笑话他什么“五五开凉了。”

    众人听罢了这话,目光皆转向脸色苍白的青衫李康

    没错,这就是五五开口中的“伪剑仙”的所在,刚刚这救下大小姐的那一剑可谓是剑气横生,只震得李家庄园里所有的玻璃都碎成了渣渣

    要知道此人手中提的可是一柄桃木剑而已

    和慕容鞅凭借神器“含光”强行达到“伪剑仙”的级别不同,这人的实力恐怕才是真正的恐怖

    可就在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在这真假李康身上的时候,耳轮中只听得“嗖嗖嗖”的作响,那是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众人暗叫不好,连忙缩颈藏头往后一躲,只见两颗斤镖插着慕容鞅和徐长云的脸就飞了过去,可还没等他二人回头看,立即又有第二轮的斤镖接踵而至,只取二人的胸口

    两人被头一只斤镖吸引重心后移,如今第二支斤镖飞过来,没有办,只能使了一个“卧鱼”下腰去躲闪,可刚刚让过第二支斤镖,这第三只镖又打了过来,这一次打的是二人的膝盖,那斤镖来得又快又急,这下可没得再躲,也幸亏是徐长生仗着年轻功夫硬,左手撑地,翻了一个跟头去躲避斤镖,饶是这样还被划破了皮肉。而那边的慕容鞅可没这么好运了,躲闪不及,被打中了大腿,立刻惨叫着晕厥过去

    “居然使用暗器偷袭”徐长云啊啊的咆哮大叫,正欲发难,可刚刚一运斗气,便觉得骨头酥软,当场瘫倒在地

    原来那斤镖上早就被涂了剧毒化学氰,见血封喉

    在这江湖上,使用这斤镖伤人,还是毒镖的,自然就是他卢家有着“龙城飞将在”的马雄飞

    “难受啊,马飞”五五开长叹一口气,无奈的说道,“你早用这招我也不会这么尴尬了”

    局势一下子就得到了彻底的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