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二十年后,天宫在人间正是端午节的那天举行天后娘娘的万年寿诞,各路神仙云集,每位神仙脸上都喜气洋洋,神清气爽。仙气索绕的大殿上,各种琼汁玉液装满了玉壶,各种蟠桃仙果把玉盘挤满,成群的各路仙友们,正进行着愉快的交流。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天宫已经许久没有像今天这么热闹,天后娘娘坐在高位,看着各路神仙开心的样子,心里确实欣喜万分。突然,她发现了一个孤独的身影。那人独自一人坐在四角仙桌的最后一个位置,一个人在埋头苦喝,将摆在他身前的一壶桃花玉酿喝得一点不剩。在他的眼里,看不见这一切热闹的情景,看不见挂在这些人脸上的笑容,那双空洞的眼睛里,填满了孤寂,仿佛天地之间只有他一人,其他的人和事,都入不了他的眼,进不了他的心。

    天后转头向正笑呵呵看着大殿众神仙的天王,指着那人悄悄问了一句“天王,那莫不就是刚从凡间回来的运财童子?”

    天王看向她所指之处,又是呵呵一笑答道“正是。天后怎么问起他来?”

    “天王,他,一直是如今这般模样?”

    “哦?何种模样?”

    “看上去是生无可恋,万年孤寂的样子。本宫怎么看也觉得他更像年纪大的那个,你看看,他身边明明有那么多人,怎么就没有一个可以上去说说话的呢?”

    “这个,这个确实是奇怪。待我问问,看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如果真有,那今天是个好日子,本王也就成全他。”天王说完就清清嗓子,直直地对着那位正在自顾喝酒而不理旁人的运财童子说道“运财童子,你心中在为何事烦恼啊?在大殿上不与众同乐,就一个人在喝着闷酒,你且说说,今日有本王来为你作主。”

    那个正在喝得欢的人一听,手中倒酒的动作一停,抬头望向那位高高在上的人。他神情恍惚,好像根本就没听清楚那位所说的话,轻轻摇了摇头,也不答话,径自再给自己倒满一杯酒,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见他如此态度,众仙一片哗然,天王更是脸色大变。只见坐在旁边的天后娘娘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天王的手,把他想说的话暂时给压了下去。

    “这个运财童子还真是大胆啊,他不是刚从凡间历完劫回天宫的吗?怎么就不怕再得罪天王呢?真是搞不懂他。”

    “对啊,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从凡间回来,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见谁也不理,与从前相比,真是天壤之别。他以前可是个爱玩爱闹还爱恶作剧的人,不然也不会被罚下凡间饱受磨难。不知道在凡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他一回来就像变了一个人。”

    “莫不是下凡太久,连脑子都变傻了吧?”

    “看这次他还会不会又被罚!”

    刚才还在愉快交流的神仙们,纷纷停止了交谈,个个摆正脸色,正襟危坐,生怕自己的言行一个不小心就会惹到天王。只有个别离得远的,悄悄地在交头接耳,有人替他担心,有人幸灾乐祸,有人等着看好戏,一时间众仙思绪万千,偌大的正殿,瞬间安静了下来。

    运财童子把手中的空杯重重地往桌上一放,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先是向着天王天后的方向深深作了一揖,然后才慢吞吞地说道“天王天后仁慈。小仙确有一事想请天王天后成全。”

    天王自顾生气不答话,天后娘娘倒是心情好,笑着对他说道“运财童子有话直说。本宫自会为你出头。”

    “小仙想辞去运财童子一职,以后我的名字就叫秦昊,并非运财童子。恳求天王天后成全。小仙日后只想做一名散仙,请天王天后恩准。”他不卑不亢,把心里的话全部都说了出来。

    刚安静下来的众神仙,又是一片哗然。众神仙用一种看怪物的眼光望向他,谁不知道运财童子掌管天宫大小财路和一切开支,那可是天宫的财神啊,多少神仙求还求不来呢,他偏偏要请辞。难道他真的是在人间吃坏了脑子?

    “大胆!运财童子你怎可如此放肆。你,你,简直无可救药。”天王大怒,指着他气得连话都说不清楚。

    坐在天王身旁的天后马上抓住他的手,安慰他,让他先别急着发火。再三拍了几拍天王的手之后,顺便还拍了拍他起伏不定的胸口。等天王稍稍平静下来,她才转向那个毫无悔意的人“你可是去意已决?能不能告诉本宫,你这是为何?为何要作这样的决定?”

    “启禀天后,小仙自从凡间回到天宫,便夜夜做着一个同样的梦,梦中有一只黑猫,用它幽怨的眼神看着我,好像在控诉着什么。每当我想看清楚,它就已经消失不见。我想,在凡间的那些年,我应该是失去了一些对我来说最是珍贵的东西。我只是想去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再无心在此处,还望天后成全。”

    天王一听,他竟是动了情根,为情所困,为情而不顾自己的职责,更是气得头顶冒烟,头上的烟差点就要把那顶金冠给抛翻了。

    “天王,本宫觉得他倒是个性情中人。我们不如就成全他。”

    “天后,这如何能成全。这可是他的使命,他的宿命,不能说不干就不干的。”

    “天王,上天有好生之德,君子有成人之美,如果把他硬留下来,心不甘情不愿的,他能做好自己的事吗?何苦强人所难呢?这样吧,你的职位暂时由财神代替,本宫给你放个长假。等你哪天想回来了,再来跟本宫说。运财童子,你意下如何?”

    “天后,这……”

    不等天王再说话,运财童子就打断了他的话。“秦昊谢过天后大恩,请过天王大恩!祝天后娘娘与天地同寿,青春永驻。那完话,他便在气白了脸的天王的注视下走出了大殿,在众目睽睽之下扬长而去,留下那个在捶胸顿足却申诉无门的财神,死死地盯着他离开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