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划水小侯爷 > 第49章穿越者?
    青楼二字对于秦翰来说可是绝对的诱惑,古诗有云“罗襦宝带为君解,燕歌赵舞为君开”,对秦翰这种连女朋友都没有交过几个的小男生来说,代表了无限的幻想。

    还未入夜,凝香阁前便已经挂满了红灯笼,敞开的大门口已经站着几位浓妆艳抹的姑娘,在门口招揽着客人,本就不多的布料随着动作偶尔乍出一片春光。

    “大爷来玩啊!”

    秦翰擦了擦嘴角,回头便看见已经将眼睛瞪得直直的恭子颂。

    秦翰一把手敲在了恭子颂头上,恭子颂这才回过神来,同样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咱们不是来找会唱曲的嘛?怎么来青楼了,难道就没有什么别的地方有唱曲的?再说了,咱们把她们请过去是开酒楼还是开青楼啊。”

    恭子颂揉了揉被秦翰敲痛的脑袋,埋怨道。“你又在瞎说什么啊,不去青楼去哪里找?再说了,人家青楼里可不少都是清倌人,干净的很,不要看不起人家嘛。”

    秦翰仔细打量了一番恭子颂,饶有兴趣道。“老颂,听这意思你挺了解这种地方啊,怎么,没少来啊?”

    恭子颂撇了撇嘴,满脸看不起秦翰的样子,嘲讽道。“看看你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到底去不去?”

    秦翰看了看凝香阁耀眼的招牌,嘭的一下展开了早就准备好的折扇。“去,为什么不去?”

    ……

    两人一进门口便被里边的热闹的情景震住,套着红色灯罩的烛火将整个大厅映出几分暧昧的氛围,整个大厅比有家酒楼的要大上两三倍,虽未到晚上,但是桌子上已经做了不少的客人。

    两人未走几步,便被几个莺莺燕燕围了起来,两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哪里受得了这种热情,顿时感觉一股血气直冲脑门,就连这些莺莺燕燕叽叽喳喳说了什么都忽略掉了。

    好在窘境没有持续太久,两个小白也松了口气。

    一个体态丰腴,妆容精致的女子推开了围在两人身边的莺莺燕燕,只是再精致的妆容也掩盖不了眼角的细纹。

    女子一个眼神便让围着两人的姑娘们停止了小动作,给女子让出一条路来,纷纷对着女子作揖,开口道。

    “兰妈妈!”

    女子收回在众姑娘身上的目光,转身打量一下秦翰二人,掩面笑道。“看二位公子有些面生,想来是头一次来我们凝香阁吧。”

    秦翰摸了摸鼻子,刚刚的表现实在有些尴尬。“额,在下确实是第一次来贵店。”

    兰姨看着秦翰笑了笑,用手指了指远处一个空桌。

    “公子,这边请,来人,给二位公子上酒。”

    秦翰两人迷迷糊糊的就跟着兰姨坐了下来,又看着店里的伙计飞快地端来酒壶还有好几样小菜,果盘。

    秦翰和恭子颂对视一眼,摸了摸鼓鼓囊囊的肚子,这才刚吃完。

    兰姨看了看围着的几个姑娘,思考了一下,冲着几人说道。“依依,梦梦,留下来陪两位公子,其他人都散了吧。”

    “是,兰妈妈。”

    几个女子依兰姨的话,散了开去,只留下两个女子,笑盈盈地朝着秦翰二人靠了过去。

    看着靠的越来越近的身影,秦翰身子一紧,赶忙冲着兰姨拒绝道。“这位妈妈,我们自己喝点酒就好,不用姑娘陪,不用。”

    兰姨诧异地看了秦翰一眼,愣了愣神,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二位公子自便,依依,梦梦,下去吧。我还有事,也就不陪二位了。”

    秦翰二人不叫姑娘,凝香阁哪里还能从二人身上挣得到多少银子,兰姨也不想在二人身上浪费多少时间。

    依依临走前撇了撇二人,有些不满地对着兰姨抱怨道。“兰妈妈,哪里有人来青楼不叫姑娘,他是不是不行啊。”

    秦翰头上闪过一丝黑线,这已经是第二次被人家质疑能力问题。秦翰很想冲上去让她知道到底行不行,可想到家中已经有了楚洛凝,便打住了给她上一课的念头。

    恭子颂看着离开的二人,有些不舍,对着秦翰抱怨道。“怎么让人家走了,你不能叫姑娘陪,我可以啊,让人家走干嘛。”

    “还是不是兄弟,你忍心看着我自己一个人坐在你身边?”

    “我,诶,算了算了,谁叫你是我兄弟呢。喝酒喝酒,这酒闻起来挺香的。”

    恭子颂想想自己左拥右抱,秦翰却在那边孤零零的喝酒吃菜也是有些不忍心。

    美酒佳人,凝香阁的姑娘个顶个的美,又怎么能没有好酒呢。秦翰二人的注意力很快便从姑娘转到了酒上,相比于李存信,喝多了后世各种工业制成品的秦翰,对这种精心酿造的酒水更是喜欢的紧。

    天色渐晚,凝香阁里的客人却是越来越多,美酒伴着偶尔传来的丝竹之音,早已让二人感觉一阵飘飘然。

    “有请曲姑娘出场!”

    龟公的一声叫喊吸引了所有宾客的目光,秦翰二人也放下了酒杯,望了过去。

    凝香阁二楼,阁楼巨大的帷幔慢慢打开,里边是比大厅红色更重的烛光,朦朦胧胧的感觉激起人们的好奇心,宾客不断的伸头向里望去。

    “曲姑娘?怎么这么耳熟。”

    “噌”

    一声琴音稳住了场中的宾客,一瞬间所有声音都停了下来。

    顿了一会儿,阁楼便开始响起悦耳的古筝声,还伴着其他乐器的和声。听惯了各种电子音的秦翰,突然听到传统乐器发出的丝竹之音才体会到其中的韵味。流传了几千年的各种乐器,远远不是后世的一些东西所能比及。

    乐声响起,红色灯罩也被撤去,阁楼中也瞬间亮了起来。

    场中一位身着红衣,蒙着面纱的妩媚女子抚琴而坐,阵阵琴声便从此处传来,女子身后,几个姑娘正在随着乐声翩翩起舞。

    随着琴声入人心,一阵悦耳的歌声也传了出来。

    “一朝花开傍柳,寻香误觅亭侯

    纵饮朝霞半日晖风雨着不透。”

    琴声美妙,歌声动人,场中宾客无不沉醉于此。

    恭子颂早就忘了手中的酒杯,酒水淋了一身也没有唤回沉浸在歌声中的心思。

    秦翰却是瞪大了眼睛,右手紧紧抓住胸口,却依然抑制不住嘭嘭跳动的心脏。

    “怎么会这样?”

    秦翰压制住自己冲上阁楼的冲动,继续听下去,脑中却是乱了一团。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熟悉的声调,熟悉的歌词,秦翰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心跳,赶忙拿起桌上的茶水猛地灌了一口。

    茶水下肚,秦翰才感觉到自己心中静了下来。如梦令的词诗会那天已经被众人知晓,可是刚刚所唱前半部分的词却是张静怡写的啊,那可是现世的啊,却怎么从一个女子嘴里传了出来。而且这首曲的调子都像及了《知否,知否》,这个世界应该是除了秦翰和楚洛凝便再没有人知道才对,而且楚洛凝也只是听秦翰横过一遍。

    秦翰有些激动,虽然身边已经有了不少兄弟亲人的陪伴,可作为一个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人,总是有种孤单在夜深人静时萦绕心头。突然听见《知否》这首歌,秦翰便感觉一股温暖涌上心头,原来自己还有同类人。

    秦翰按耐住心中的激动,等待着表演的结束,我一定要见到她。

    表演虽然动人,却也结束的很快。

    一曲落罢,红衣女子起身走向前,朝着人群欠身施礼,秦翰极力望去,可是烛光照明度实在是有限,也只能是看个大概,脸上又蒙着纱巾,实在看不清到底长什么样子。

    红衣女子施礼过后,幕布重新落下,遮住了阁楼,厅中众宾客顿时像炸了锅一样。

    “诶,曲姑娘怎么走了啊?”

    “曲姑娘再唱一曲吧。”

    “是啊,就这一首还没看过瘾呢。”

    秦翰也本以为女子会多留一阵,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走了,秦翰四处望了望,终于在西南拐角看到通往二楼的楼梯,看样子一会儿要溜上去找她了。

    台下宾客越吵越欢,显然对刚刚的表演没有看够。

    “铛铛铛!”

    龟公敲着铜锣重新走上阁楼,看见众人看了过才放下铜锣,冲着众人喊道。

    “各位爷稍安勿躁,曲姑娘知道各位没有尽兴。现在,由楚姑娘出题,作答优秀,讨得曲姑娘钟意者,可至楼上雅阁,曲姑娘当面为其弹唱演奏。”

    龟公说完,便拿着铜锣走了下去。同时便有几个伙计,手中捧着卷轴走上了阁楼,腾地一下展开卷轴,挂在了阁楼上,好让整个大厅的人都能看见。

    秦翰扫过四幅卷轴,嘴角重新挂起来笑容,这下子不用想办法溜上去了,呵呵,曲姑娘,我见定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