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自从知心重新成为青桐的贴身侍女之后,燕平原又陆续添置了许多侍女小厮,燕宅的日常运行也逐渐步入了正轨。青桐持家才能过人,上下都打理的井井有条。她自己也很高兴,倒不是因为她喜欢这当家主母的身份,而是因为她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书房整理书卷。

    如此又过了两月有余,青桐和钟荀终于把全部书卷都理完了,不过两人都有些泄气,根据摘录出的资料,有用的线索十分少。

    “甄大,天成二年乞讨入都中,天成十三年内侍局收入宫中,净身,留用掖庭局。”

    “天成十五年,圣上为三皇子魏王置蹴鞠宴,甄大随侍。”

    “保德元年,甄大奉旨入御书房为掌事。次年为内侍总管。”

    “别看了,逃荒来的,连个祖籍出身都没有,能看出什么来?”钟荀帅气地用折扇一扫青桐前额,看着她飞起的刘海哈哈大笑。

    “刚刚开春,雪还没化干净呢,你倒用上扇子了!”青桐一躲,没好气地道。

    “你懂什么,此乃风雅之士必备之物,与天气何干。”钟荀说着,合起青桐面前的书页,“走吧,你都快成书呆子了,我带你出去逛逛。”

    “等等——”青桐忽然浑身一震,她刚才在看前朝宫中采购的账簿,在钟荀刚刚合上的瞬间,有个名字一晃而过,青桐忙抢过账簿,急速翻找了片刻,指着三个字对钟荀道,“你看!”

    “甄仲平?”钟荀皱着眉头念道。

    “宫中香烛火纸皆由皇室御用专供的店面提供,为何檀香每月要由瑞云阁特供一份?”

    钟荀细看时,果然发现檀香一项后面标注了一栏,由瑞云阁每月供货十斤,而交货人的签名就是甄仲平。

    “甄大,甄仲平,会不会有什么关系?”青桐歪着头思考。

    “一个内侍总管,一个民间小贩,不过五百年前都姓了甄,能有什么联系?”钟荀不耐烦地道。

    “你看!”青桐又翻了几本账簿,惊喜道,“你看,每月领走这十斤特供檀香的就是御书房和圣上寝宫,那甄大就在这两处当差啊!”

    “你可真是魔怔了,走吧,快走了。”钟荀不由分说,拽起青桐向外走去。

    “去哪儿啊!”青桐抗拒道。

    “去跑跑马,平原兄说你会骑马。”钟荀一招手,门上小厮牵过两匹马来。

    青桐不情愿的拉过自己的小红马,道,“会骑又怎样,我又不想现在骑。”

    “燕兄吩咐我,不能总让你在书房翻书,要拉你出来动动,兄弟相托,我能不照办嘛,坐好,走喽!”钟荀见青桐上马坐稳,率先轻轻抽了她的小红马一鞭,自己也紧随其后。

    两人跑马到草原上,此时草虽未长出来,但冬去春来,冰雪渐消,四处都弥漫着新生的气息,令人心神愉悦。

    “看,燕兄在那边练兵呢!”钟荀扬鞭一指。

    青桐遥遥一望,果然看见远处有几千军马齐齐列阵,阵前一位白衣银甲的将军,正是燕平原。

    “我还是第一次见他练兵呢,咱们去近些看罢?”青桐开心道。

    “盲目崇拜啊,我不去,我还要再跑几圈呢!”钟荀鞭子一抽,一溜烟跑远了。

    青桐只得自己提了缰绳,纵马跑上了一个小山丘,正好可以俯瞰练兵场。只见燕平原手提银枪,背负弓弩,骑一匹玉龙青骢马,往来驰骋,英姿勃勃。

    “着迷了吧,当年我也一样。”青桐正看得出神,冷不丁耳畔传来一位女子轻柔的声音,她惊得忙侧手去看。

    只见一侧停了一匹白色胡马,马上竟是一位窈窕女子,她身着粗布衣衫,长发随风扬起,发饰也极为朴素。

    “薛姨娘!”青桐惊喜地叫起来,乍见亲人,不胜欢喜。

    薛姨娘嘴角微扬,她今日不曾着妆,更是显得清丽脱俗,竟比往日更美了几分,她翻身下马,青桐也下马扑过来抱住她。

    虽然在家中时她二人并无深交情,但终归是一家人,青桐孤身一人在外漂泊半载,此时当真喜不自胜。

    “姨娘,你怎么来的,家里可还都好吗?”

    薛姨娘并不答言,只是用右手轻拍青桐后背,以示安慰。

    如此良久,青桐觉出了异常,她松开抱住薛姨娘的手,一脸疑惑地看着他,猛地拽过薛姨娘的左臂,只见袖口处空荡荡的,薛姨娘的左手被生生砍去了!

    “姨娘!”青桐花容失色。

    “不碍事,已经好了。”薛姨娘淡淡地道。

    “姨娘,到底怎么了?”青桐强忍眼泪问道。

    “我做错了事,这是师父对我的惩罚。”停了半刻,薛姨娘又道,“师父把我逐出九脊殿了,我要回漠北去了。”

    “漠北?”青桐下意识重复道。

    “嗯,当年我父母被流放的地方,如今他们不在了,但我还得回去。”

    “叔叔呢?他就这么让给你走了?”

    “他什么都不知道。遇见他,嫁给他,离开他,都是我一手设计的,是我利用了他。”薛姨娘忍不住向东望了一眼,道,“我对不住你叔叔。”

    青桐沉默了半晌,心中五味杂陈。

    “对了,离开之前师父放我回了一次家,咱们的家,我收拾了些你的旧物,都在这里了。”薛姨娘说罢,把搭在马身上的一个包袱取下来递给青桐。

    “家里怎么样了?”

    “你叔叔如今不比从前,徒有个襄国公的名号而已。平王斗不过盛王,还得再把你叔叔招至旗下,前儿个派人来商议娶青榕过府的事情了。”

    “真的?”青桐略有欣慰,“平王终于回头了,虽然是迫于无奈,但青榕得偿所愿,也不必与青灯古佛相伴一生了。”

    “嗯,”薛姨娘点点头,继续说道,“夫人身子一直不太好,如今开了春,或许能有所回转。你几个哥哥,圣上绝口不提入仕之事,你叔叔只得把他们都送入军中,自己争功名吧。哦,还有许姨娘,她整日忙着给你妹妹们攀个好人家,眼见得进不了皇室,又打起了辅军大将军的主意,要把青槿嫁与他家世子。”

    “吴允和?他不是个花花公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