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木盒子里面有什么?为什么师父会这么震惊,我也很是好奇。

    可是看王妇人抓得紧紧的模样,就知道这个东西对于师父是很重要的。

    师父并没有想夺,他只是看着。

    “该有的时候就会有。”王妇人突然将木槿盒子移到师父手中,“这是我来的第二件事,将这个盒子亲手交给你。”

    这是她来的第二件事?她不是一直都住在这里的吗?

    “谢谢。”师父也不客气,直接将盒子收纳于掌心,像刚刚王妇人那样,木槿盒子转眼不见。

    “无需客气,我要走了。”王妇人拿完盒子后,望了望门外,又望了望胶凝,最后望了望师父,“不过我有个要求,作为盒子的交换,把胶凝留下,这不难吧?”

    王妇人想把胶凝留下?

    做什么鬼?

    让我们医治吗?

    看着地上奄奄一息差不多半条命的胶凝,留下来估计也成不了什么气候的。

    师父却望向我,眼底有询问的目光。

    我竟然闪了闪。

    “她不会有事吧?”看着受伤挺重的样子。

    “只要阿祖肯出手,自然没事。”师父还没回答我,王妇人就先他一步说道。

    既然是师父将她重伤的,由师父医治自然是应该的,可是我还是觉得膈应,所以还是有些着“那王,嫂子应该也能治的。”

    “我不能。”王妇人似乎有些失落,“她的心在这里,我虽然治得了她的皮外伤,可是治不了她的心伤。”

    治心伤?解铃还须系铃人,胶凝的这心伤跟师父怕是脱不了干系吧。不知道为什么听着王妇人的话,我这无实形的心就是很排斥多一个人。

    “我不会治心伤,只会让人死心。”我正在纠结要不要留下胶凝的时候,师父反而很自然地答应王妇人,“你看,还要留她下来吗?”

    “阿祖,人都是慈悲为怀的。”王妇人也很无奈,“罢了罢了,木槿盒子给你了,我也奈何你们不了,你伤她治她,究竟后果如何,也是她坚持的命,随你们去吧。”

    王妇人的意思,就是要将胶凝留下了,说完这些话,她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后,头也没回地扬起衣袖让自己隔空消失了。

    王妇人消失的很快,连空气中原本属于她的气味,也都消失殆尽。

    “师父,这个小女孩是王妇人的什么人?”待王妇人走后,我思考着问师父。

    “王妇人?”师父明显对这个称谓更感兴趣。

    “是的,就是刚刚说的那个嫂子。”除了别扭,我没有觉得不妥,“你未进门前叫她王,我自以为是姓王的姓,我看着她是个妇人打扮,就此称呼了。”

    “你这称呼倒也通俗。”师父不褒不贬地说了一句,还是交待道,“不过以后你还是叫王姐或嫂子就好,她这人心高气傲得很,容不得半点对她的轻视,尤其是外貌上的。”

    “噢,看起来是很大家闺秀,也是我的称呼匹配不上的,还好刚刚没有叫唤出来。”我拍了拍胸口,不自觉地为自己庆幸,没有踩到别人的雷区。

    “没事。”师父顺势摸了摸我的头,眼角瞄到了还倒在一旁的胶凝,突然回答我道,“胶凝是刚刚那女子的义女,也是颇受她疼爱,不然也不至于拿这盒子出来与我交换了。”

    “义女。”果然,她们是一路的,这可是比直系以外的关系更好了,“对了,师父,刚刚那个木槿盒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我才突然想起来,那个盒子里面应该是顶重要的东西的。

    师父见我发问的好奇,突然有些踟躇。

    “是有关于你的,但是为夫建议暂时先不要给你知道,日后时间一到你自然知晓。”师父还卖了个关子给我。

    是什么东西这么神神秘秘的?

    师父也有师父的**,既然师父不愿意多说,那我就不过多追问了,拧了拧鼻子换了话题,指着胶凝,问道“那她怎么办?”

    “她没有大碍,就是受了点内伤。”师父难得看着胶凝寻思着,“阿期,我好像没有教过你治愈之术对吧,刚好,眼前有个实用的小白鼠,你去治她,我将方法和口诀教授于你。”

    让我去治?

    “师父,不行吧。”我对自己当真没信心,虽然之前在金榭山师父一招一式地教我,极其详尽,可也免不了要经常在自己身上下刀子,有时候我的三魂七魄被师父一魄一魂地全部抽出来自己跟自己对打练习提升能力,那种被实验的酸爽也只有当事人我自己知道。

    如今要作用在别人身上,一个不小心下个重手疼痛加倍,我是于心不忍的。

    “为什么不行?”师父不能理解我的慈悲啊,可说打底也是为我着想,“我不曾让你受过重伤,也逮不着好的机会教你,你若能治愈她,法术万通,以后如有个万一,你就能自疗与己身,何乐不为?”

    额。。。师父想得可真远。

    “可是。”

    “没有可是,相信为夫,她现在这样半生不死的也很痛苦,只要她元神不灭,你随便整,明天她又会是生龙活虎的小妖兽了。”师父胸有成竹地说着,为我打气。

    但是我却是对胶凝的身份好奇“小妖兽?师父,她的元神是什么?”

    “你等会自己看吧。”师父已不容我再拒绝,直接在厅堂里下了一个坚实的结界,以防止有人在我疗伤的时候干扰。

    一切打点完毕,我将胶凝扶平,运用着师父所教的运疗心法,手心漫过她的脚底直至头顶,我手心所到之处,皆出现淡蓝治愈色系的蒙雾,笼罩着胶凝。

    胶凝原本深皱的眉头,终于有所缓和。

    我心头一喜,望向师父,他朝我点点头。

    “**的治愈是最简单的,他的内伤在元神,现在需要你引出自己的元神进到她的身体里去治愈她,这期间,你还是要保持高度的注意力,毕竟她的法力比你高。”

    “啊?”听师父这么一说,我有点怯步了,“元神离开**法力更不济,还要进入她的体内,她会不会趁机把我的元神吞噬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