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穿越架空 >高冷悍妻请罩我 > 第一百零一章除非死而复活

第一百零一章除非死而复活

    燕炎了然地点点头,也不知他从哪变出了两根烟,丢给刘晓程一根,自己嘴上叼一根。

    两阴魂就这么安静又沉闷地抽起烟。

    “在我第一眼看见她时,我就知道自己沦陷了!”

    燕炎的面容隐在烟雾后,淡淡地叙说,“我会想她想到辗转难眠,也会因她多看我一眼而傻乐呵一整天。是不是很没出息?”

    “嘁,你从小到大就没出息过。”刘晓程完全不给面子地踩上一脚。

    燕炎也不以为意,继续道,“为了她,我舍下父母,成了不孝子,可我却在她接受我时胆怯了,怀疑她对我的爱,我是不是很傻?”

    刘晓程狠狠抽上一口烟,一脸不爽地回道,“你不是傻,我看你就是在炫耀!”

    “哈,被你看穿了!”燕炎笑得一脸欠揍,而刘晓程却郁闷得真的很想与他畅快淋漓地打一架,可他心里也知道如今的他们,实力相差太悬殊了。

    突然,燕炎收起笑容,无比正经地看着刘晓程,“她是我的!”

    刘晓程与燕炎对视,从他眼里看到了隐含危险的警告。

    他苦涩一笑,自己心里深藏的那点小九九还是瞒不过他的眼睛啊。

    “她心里没我!”刘晓程黯然苦笑,若是。。。哪怕她心里有那么一点点他的位置,他也绝不退缩。

    “嗯!”燕炎认同,唇角忍不住向上翘出一个邪魅的弧度。

    “我不喜欢你抽烟!”

    没有任何声息预兆,一道刚睡醒的软糯糯声附在他耳边轻喃,燕炎嘴角的弧度更加放大,手指轻弹间,剩下的烟卷化为乌有。

    “怎么不多睡一会?”燕炎的手向后一扯,将身后的她拉到自己怀里。

    “你俩叽歪个没完,我要怎么睡啊?”

    两个大男人坐在她房里吞云吐雾,怎的,给她弄个结界套着,就当她不存在了呀。

    燕炎歉意地笑了笑,“那我们出去,你再睡一会。”

    “不啦!再睡晚上就睡不着了。”燕雨妃摇头。

    刘晓程看着燕雨妃完全小女人似地安然半躺在燕炎怀里,心里酸涩间也明白事情本该如此。

    想想燕炎为燕雨妃所做的牺牲,他自问那个时候的自己绝对做不到为燕雨妃豁命,可燕炎却全然不顾地只为她一人。

    如今他能抱她在怀,也是他应得的!

    “姐?”秦有爱和杨桐搜了一圈无果后回来,看到燕雨妃腻歪在燕炎怀里时,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哪位好心人能来给他们解释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他姐会坐在那个妖邪魔头怀里?而且他姐看起来心情不错的说。

    “有爱,怎么你们都过来了?”燕雨妃笑问。

    燕炎一声轻咳,附在她耳边轻语几句,燕雨妃的嘴角顿时抽了抽。

    暗中瞪了一眼满脸赔笑的燕炎后,也没想责备他,毕竟他也是想让她睡个好觉才会布下结界来着。

    秦香知道是一场误会后,又被燕炎就在自家女儿房里头的事实而震惊到怒火中烧。

    “燕炎,婶子就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我。”

    这会儿,所有人和鬼都在燕家大厅里齐聚,当然很大一部分是抱着幸灾乐祸看好戏的心态去围观的。

    “是!”燕炎在长辈秦香面前,自然是正襟危坐,神色肃穆。

    秦香看一眼自家如花似玉的女儿,气愤地问道,“你是不是已经对我家妃儿。。。。”

    “妈!”燕雨妃急声打断秦香,小脸更是羞得绯红一片,她还以为她妈会问一些诸如今后怎么打算之类的委婉问题呢,谁知会这么直接,她妈这是要满足这帮吃瓜群众的好奇心吗?

    而令燕雨妃更想直接晕过去的是燕炎更加耿直的回答,“是!”

    燕雨妃微合眼,一脸的欲哭无泪。

    “好你个燕炎,婶子看你以前挺老实的一个孩子,怎么现在对我家妃儿就这么不老实呢。你这样子对待我家妃儿,你让她以后怎么出去见人?”

    秦香气得一拍桌子,指着燕炎的鼻子骂。

    燕雨妃内心哀嚎,妈!女儿已经被您嚷得无法见人了!

    燕炎很老实地坐着任由秦香对他劈头盖脸一阵骂,等她骂得差不多了,再认真地补上一句,“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噗!

    这话回得好像她妈要棒打鸳鸯似的!

    “真心相爱也不许你占我女儿便宜!”秦香越说越生气。

    事情实在是太出乎她意料了,居然会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占她女儿便宜。

    “我会娶她!”燕炎又淡定地补上一句。

    秦香听后直接气炸,“你怎么娶她?你已经死了!死了!你难道想让我家妃儿为你一个鬼魂活在见不得人的婚姻中吗?”

    “妈!”燕雨妃不悦地叫了一声秦香,觉得她妈这句话说得有点过了。

    燕炎到底是怎么死的,在座的心里都非常清楚,如今却反过来指责他的死,不觉得很过分吗?

    “你给我闭嘴!”秦香恼怒地瞪了一眼燕雨妃。

    她现在这么生气到底是为了谁啊?

    这孩子平时挺聪明机灵的,怎么就不明白女孩子要是早早被男人骗到手是要吃大亏的。

    秦香非常直接的那一句‘你死了’令燕炎静默下来,他低垂着头,眉头皱了又松,松了又皱,似是在思考一个很难做的决定。

    “燕炎,我们家很感谢你为妃儿所做的付出,但是想让我同意你们在一起,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你能死而复活。”

    这话说的。。。。言外之意就是绝无可能了呗!

    吃瓜群众皆对燕炎露出同情之色。

    秦海亦神色凝重地蠕动了一下嘴唇,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甚是惋惜地轻叹一声。

    虽然他早在燕雨妃遭音蛊门暗害时就知道燕雨妃和燕炎之间有了实质关系,当时他也没觉得什么,因为这事会发生是因为人家想救自家外孙女,相比起性命,其他的失去也就没什么大不了了。

    可他身为舅舅,还是很能理解自家妹子的顾虑的。

    燕炎毕竟是一鬼魂,所谓人鬼殊途,岂能在一起生活?

    况且他们秦家家大业大,燕雨妃作为天之骄女的存在,自然少不了成为话题的中心,这其中也包括了她的婚姻。

    燕雨妃听到她妈的绝情之话后,心里甚觉难受,而且她现在也终于明白为何燕炎生前死后在对待感情方面会判若两人了。

    他之所以会患得患失,会敏感别人评价她对他的感情是否真实,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在这段感情上的自卑。

    而这自卑感来自于他死了的事实,他做不到像个普通人一样许她一段太阳底下的婚姻。

    燕雨妃心疼地看了一眼始终低着头保持沉默的燕炎,她能感觉到他在极力压制自己体内强大的邪气,也能感觉到他心底深处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