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许玫本是火云邪神的小婢女,与王修宏,王玄哲三人一起长大。后来火云邪神感觉手下无人可用,就将她收为弟子,传了她一门蚀月阴经。

    她虽然功力浅薄,但凭着蚀月阴经的神异效果,容颜不老,依旧是一副花信少妇的模样。

    今夜天上没有星星,一轮弦月挂在天空之中,许玫在湖边一处偏僻的亭子里来回踱步。火云邪神在大弟子王修宏的求取之下,同意了二人的婚事,她瞒着丈夫王修宏出来,却是为了等另一个人。

    一道身影如同夜蝠一般横飞入凉亭之中,双手环在了许玫的腰上。

    “哲哥”

    许玫先是吓了一跳,然后才不依不饶的轻锤着来者的胸膛。

    “师妹,我们今晚就走”

    王玄哲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带了中饱私囊下来的一箱美金,还有十几根金条。有了这笔财富,他们二人不管在哪里,都能过上纸醉金迷的日子。

    最关键的是,他将星宿劫这柄魔兵也一同带走了。

    许玫有些吃惊

    “哲哥,这么急么,我我还什么都没有准备”

    王玄哲拉住许玫的手,运气轻功,悄无声息的向着谷外纵去。

    “火云邪神这老匹夫已经没什么好日子过了,中土的高手已经找上门来,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如果我们不赶紧逃命,那过不了多久,就得陪着他一起丢掉性命。”

    他贴身服侍火云邪神,知道许多其它师兄弟不知道的隐秘。

    火云邪神在传授给他们的武功之中留有破绽与后门,根本无法修炼圆满。从那时起,他的心中便升起了反心。

    许玫一惊,登时不再反抗,任由王玄哲带着自己离开。

    “玄哲,为师不知是哪里做错了,你竟要背叛师门,还要带着你的大嫂离开”

    一道身影幽幽自耳边传来,好似火云邪神就在他们二人的边上一般。

    “不好”

    王玄哲的心猛的一跳,好像要从胸腔之中跳出来一般,掌心出汗一身寒毛炸起。要论天底下谁最清楚火云邪神的可怕,自然要数他们这些弟子。

    山谷的出口,灯光突然亮起,露出了火云邪神与大师兄王修宏的身影。

    火云邪神脸上波谲云诡,王修宏却是咬牙切齿的看着二人。他的阎罗夺命功催谷到了极限,紫色的内力在灯光下泛着绿意。

    王玄哲正想说些什么,腰侧突然传来了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一股阴寒内力被轰入体内,几乎要冻僵他的半边身体。

    他不敢置信的转过头,发现师妹许玫正收掌疾退。

    “师父,师哥,王玄哲这奸贼仗着武功强夺了我的身子,还逼着我不要将他做出的丑事宣扬出去。”许玫哭的梨花带雨,一脸哀怨之色。

    王玄哲望着师妹的身影,如坠冰窖,往日里乖巧可人的师妹在此时竟然是如此的陌生。

    “畜生给我死来”

    王修宏对师弟已经是恨之入骨,双爪之上内气外放,在黑夜之中有如鬼火,抓向王玄哲的要害。

    爪芒透指而出,只要被他抓中,便能硬生生的挖下一块肉来。

    “喝”

    许玫功力浅薄,王玄哲运起玄冰劲,登时将侵入体内的阴寒内力轰出。

    “哈哈,师兄你修炼阎罗夺命功,伤了元阳不能人事,分明是这贱妇勾引于我,要杀,你也应该去杀她才对”

    王玄哲狂笑着,以玄冰指劲硬接了这两爪,然后将行李扔至一旁,取下背上剑匣放在地上。

    剑下之上的墨线被内力一激,登时崩断开来。星宿劫重见天日,立即迫不及待的释放出冲天魔气,汹涌魔气仿佛猛兽,直欲择人而噬。

    王玄哲痴迷的看着星宿劫魔兵,仿佛在看最心爱的情人,然后缓缓的将剑握在手中。

    汹汹魔气顿时沿着手上的经络,涌入他的丹田之中,六十年苦修而来的玄冰劲,在面对魔气之时一触即溃。

    “不好”

    王修宏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星宿劫腰斩,热血染红了黄沙。武者生机强大,他还未死,惊诧不解的看向师父火云邪神,他在疑惑师父为何还不出手。

    若师父出手,湿地怎么可能还有拔剑的机会。

    “贱妇”

    王玄哲大喝一声,持剑向着许玫斩去,还未等许玫喊出求饶话语,就被一剑削下了脑袋。

    “啊啊啊”

    连杀二人,汲取了他们身上的内力与生机,星宿劫剑身之上的魔气更盛。丝丝缕缕的附在王玄哲的身上。

    “孽徒,你居然偷偷修炼了圣灵剑法,果然狼子野心,早就准备着反我。现在又杀了师兄师妹,我今日便来收你性命”

    火云邪神大喝一声,右手三指吞吐三色罡气,向着王玄哲一指。

    三道指劲电射而至,分别攻向王玄哲的三处要害。

    星宿劫异力发动,王玄哲周身三尺的时光流动登时放缓。王玄哲舞动魔兵,将这三道指劲尽截住。

    “当当当”

    三声巨响,王玄哲功力太弱,纵使在星宿劫的加持之下,依旧无法摧毁这三道指劲,只能将其击偏。

    魔兵之上的魔气被指劲一震,越加汹涌,魔焰腾腾。

    但王玄哲却收到了魔兵的示警,星宿劫被封禁了太久,所剩魔气已经不多,急需屠戮更多的生命恢复魔气。

    星宿劫拥有灵智,它自知无法控制内力雄厚的火云邪神,若是落入其手中,唯一的结果就是再次被封禁在暗无天日的剑匣之中,因此全力相助王玄哲,只为了再次拥有自由。

    “撒手”

    晃神间,火云邪神已经近至身前,一掌拍向王玄哲持剑之手。

    王玄哲挥剑反刺,长剑在转瞬之间,织出一道绵密剑网,将火云邪神困在其中。

    剑十八,三三不尽,六六无穷。

    王玄哲因资质所限,虽然偷看了圣灵剑法的剑谱,但穷尽二十年苦功,依旧只练到剑十八为止。其后的剑十九至剑廿二,纵使苦苦思索修炼,依旧无法掌握。

    星宿劫激发的剑气锋锐异常,刺破了火云邪神的护体罡气,令他狼狈异常。王玄哲急忙趁这机会,运起轻功,纵身向着山谷之外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