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极品小郎中 > 第四百八十五章未来打算

第四百八十五章未来打算

    明雨卿和简诗琳两人很快被抬上了救护车。

    陈墨也跟了过去。一是他担心明雨卿和简诗琳两人的伤势,二是安清雅强烈要求让他去检查检查身体。

    到了医院,陈墨就被医务人员带着去做各项检查了。

    折腾完毕时,陈墨又配合警方做了笔录。

    等一切弄好,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小时。

    “小雅,你看看你看看,都说了我没事,你非让我检查,好几千块钱啊!”陈墨有些肉疼地数着那些检查项目收费单。

    “身体最重要,钱都是身外之物,陈哥你心疼什么。”安清雅撇撇嘴,“何况这些钱都是我付的,我也不会跟你要钱,只要你身体没事就好。”

    “你的钱难道不是钱咩?”陈墨汗了一下,又砸吧着嘴道“果然是有什么都不能有病啊!这医院就不是我这种穷人来的地方。”

    安清雅看着他道“陈哥,你这思想有问题啊!”

    陈墨问道“有什么问题?”

    “被车撞了,不上医院检查,难不成还在家里躺着等自动痊愈不成?就算你现在感觉身体没什么事,可如果不做个全面的检查,那万一有什么潜藏在身体里的内伤怎么办?”

    安清雅顿了顿,又道前阵子我看新闻里说,有个男子被车撞了,可感觉自己没什么大碍,就没去医院检查,后来你猜他怎么了吗?”

    陈墨好奇道“怎么了?”

    安清雅回答“死了。”

    陈墨“……”

    “那个男子是內腑损伤造成的死亡。因为当时他的伤势较轻,就觉得只是普通的跌打疼痛,所以并没有在意。后来情况一下子恶化,在送往医院的路上人就没了。”安清雅道。

    “你说的倒也在理。”陈墨点点头,认同安清雅的话,随即话锋一转,“不过我跟那男人最大的不同是,他不知道自己身体出了问题,我却知道自己身体没毛病。”

    安清雅嘴一撅,“反正该检查的都检查完了,你说再多也没用。”

    陈墨只能叹了口气,将单据给收起来了,“对了小雅,你知道明雨卿和简诗琳怎么样了吗?”

    “你说的是那两个中枪的女人吗,她们还在抢救。”

    陈墨就道“那你先回去,我在这里等等。”

    安清雅疑问道“陈哥,你认识她们吗?”

    “嗯。”陈墨点点头,却并没有多说。

    “那我陪你在这里等吧,反正我回家也没什么事。”

    陈墨也没有拦着安清雅,和她一起到了手术室门前的长椅上等待。

    约莫半个小时,手术室的门打开了。

    两个带着口罩,穿着手术服的中年女医生走了出来。

    陈墨忙迎上去,“医生,请问里面的两人情况怎样了?”

    “你是伤者的什么人?”

    “我是她们的朋友。”

    其中一个中年女医生这才道“她们的情况基本稳定下来了,不过得留院观察几天。”

    说话的时候,明雨卿和简诗琳就被几个护士推出来了。

    两人都是趴在病床,伤口已经包扎好了,此刻麻醉还没有褪去,正昏睡着。

    陈墨一直跟着来到病房,然后直接坐到了明雨卿床边,查看她的状况。

    本想看看能不能给她做个针灸,却发现明雨卿刚刚做完手术,身子极其虚弱,不适宜用针灸这种比较刚猛的疗法。

    简诗琳的情况也差不多。

    两人虽然说只中了一颗子弹,但打中的都是后心,还伤到了內腑,算是很严重的伤害,差点就把命丢了。

    上次银行劫案,陈墨就发现那些歹徒有意的想要杀害明雨卿。

    没想到这次竟然直接出动了职业杀手,并且相比上次更加肆无忌惮,要夺明雨卿的性命。

    商场如战场,这话陈墨以前无法体会,但现在看到明雨卿这模样,还真不得不相信,这好好的做生意,有时候也会丢掉性命啊!

    查看完两个女人的情况之后,陈墨就打算留下来守着她们了。

    “小雅,要不你还是先回去吧!这边也没人守着,我想等她们醒过来。”陈墨看向了身旁的安清雅道。

    “她们的家人呢?怎么没过来?”安清雅疑惑道。

    “明雨卿的父母好像过世了,简诗琳……她的家人不提也罢。”陈墨摆了摆手,“我就在这里守着吧!等她们醒来,也可以顺带给她们治疗治疗。”

    “我……”安清雅还想多说,陈墨就打断了她,“回家去吧,在这里你也帮不上什么忙。再说了,你明天还有早课,早点休息。”

    “现在才晚上七点多……”

    “你不是有作业么,还要准备考试,赶紧回家。”陈墨朝她挥挥手,“到家之后给我发个短信。”

    安清雅拗不过陈墨,只能无奈的点头答应。

    等安清雅离开之后,陈墨就拉了把椅子,守在明雨卿床边。

    这一等,就直接等到了深夜。

    明雨卿睁开了眼睛,身子只是稍微一动弹,后背就传来火辣辣的痛,让她精致的五官都不禁皱到了一起,俏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等她缓过气来的时候,这才发现了坐在床边打瞌睡的陈墨。

    “陈墨。”明雨卿的声音嘶哑且低微,但此刻已是深夜,病房安静的落针可闻,陈墨一下子就清醒过来。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想喝水。”明雨卿看着陈墨,小声说道。

    “嗯,马上给你倒。”

    这病房里就有饮水机和一次性杯子,陈墨立即给她倒了一杯温水,然后拿到她面前,喂着她喝下去。

    喝了水,明雨卿这才感觉好受了一些,但整个人还是趴在病床,没法坐起来。

    “你这次伤得比较严重,估计得好好修养了。”陈墨说到这里,不禁有些唏嘘,“之前银行劫案你受的伤还没有全好,这次又重伤了。伤上加伤,得再养好几个月。”

    明雨卿叹了口气,又忙问“琳琳怎么样了?”

    陈墨道“她的情况跟你差不多,没有生命危险。”

    明雨卿这才彻底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话说回来,你到底招惹了什么人?上次银行劫案那些歹徒分明就想害你,这次也一样是针对你来的,就没查出是什么人要害你吗?”陈墨好奇的问道。

    &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