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游戏竞技 >诸天普渡 > 第130章小破剑成精了?

第130章小破剑成精了?

    “我毁伤了他的部分脑域。”陈亦随口道。

    这一“部分”,就是控制着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的脑域,全被他点伤。

    如果这都能撑过来,陈亦只能俯首认输。

    “”

    苏茗觉得很受打击。

    上次不知不觉地被耍,起码还能推断出陈亦的手段。

    现在她从头到尾都亲眼目睹,陈亦也明着告诉她,她竟然完全无法理解他的手段。

    差距有这么大吗?

    “嗷!!”

    “野人”全身筋肉突起,浮现了一层浑浊的血色光芒,挣扎得十分猛烈,缠绕在他身上的光锁上,一颗颗符文旋转不休。

    陶景南皱了皱眉,仰头对着天花说了一句:“加大输出。”

    就见束缚着的“野人”的光锁愈发明亮,甚至渐渐变得凝实有如实质一般。

    几人就这么看着,陈亦不说话,他们也不好出声。

    一直持续三十多分钟,才见“野人”渐渐安分应该说,是渐渐虚弱下来。

    “哈!”

    此时“野人”七窍都沁出一丝黑红的血迹,浑浊血光已经散去。

    被光锁捆缚着,垂在空中,张大着嘴,无力地喘息着。

    “阿弥陀佛!”

    此时陈亦突然喧起一声佛号,众人感觉到一股暖洋洋的力量的同时,竟然看到“野人”眼中的凶光渐渐地散去。

    除了虚弱之外,竟然还露出一丝丝依赖?!

    见了鬼了!

    这是此时几个黄外套的想法。

    陈亦轻呼一口气,转身道:“你们现在可以问他了,以她的能力,应该很容易。”

    指了指小眼圆睁的苏茗。

    “就这样?”苏茗有点难以置信。

    “就这样。”

    陈亦偷眼瞥了下裴松茂,看到他两眼发光,一脸炽热,心里顿时一抽。

    咽了口口水:“他这样的状态,大概只会维持三十分钟时间左右,过去了还能不能问出我就不确定了。那么,我任务完成了,接下来也用不上我了,告辞了啊。”

    “对了,这次的费用我会寄账单给你们的,雷达,你送我出去!”

    这就叫因果循环啊。

    陈亦说着,扯起一旁面露崇拜的雷达,拔腿就溜。

    “”

    剩下的人一脸猝不及防。

    你画风能不能别转变这么快?

    还寄账单,说好的高僧呢?

    “哎?臭小子!”裴松茂一把抓空,气得脸上皱纹都平了。

    陈亦摆脱了小迷弟雷达,就直接插上了竹蜻蜓。

    心中一阵惆怅。

    唉,如果大老板知道他把佛门神通用在这种事上,会不会直接让他见识见识一招正版的从天而降的掌法?

    思绪往奇怪的方向偏了一下,又回到了那个“野人”身上。

    那“野人”身上有一种很奇特的强大力量,和他的真气,觉醒者的能量,都完全不一样。

    可能就是所谓的“神州”中的修行体系。

    他对那个什么“神州”很好奇,但是知道黄沙不会轻易告诉他。

    还不如干脆躲远点。

    他不想因为这点好奇,再把自己搭进去,自找麻烦。

    这世道真是越来越乱了,先是觉醒种,现在又跑出了个什么“神州”。

    而且看样子很早就开始和这个异界建立了某种不怎么友好的“外交”关系了。

    再这么下去,他那理想中,每天喝喝茶,看看病,练练功的滋润小日子还能过得多久吗?

    想着想着,没多久就到家了。

    陈亦才从阳台扎进家里,就听到外面安隆又在吊着嗓子叫他:“陈亦!你小子快递到了!”

    “嗯?”

    陈亦双眼一亮。

    是他在网上订的那些漫画小说之类。

    “来了!”回了一嗓子,便一溜烟跑了出去。

    就见到安隆店门堆着好几个在纸箱子,安隆正围着箱子嘀咕着,看见他过来,就皱眉道:“你这买的什么东西这么多?”

    “不告诉你!”

    陈亦将箱子高高地叠在一起,抱起就跑。

    “这小子,什么时候力气变得这么大了?”

    安隆也顾不上骂人,两眼发直地看着他抱着比人还高的箱子一溜烟跑回家。

    事实证明,不论是对男人还是女人来说,拆快递都是一种快乐。

    那种满足感,真的很快乐啊!

    陈亦快乐地拆开一件件快递,但是很快他就抑郁了。

    铺了满地都是的漫画小说假秘籍,没有一本能引起灰幕的反应的。

    “唉,到底是什么原理?”陈亦抑郁地看着一地狼籍。

    难不成还真是完全随机、看脸的?

    那可真的完了。

    他虽然脸长得白,可在这方面真的很黑啊。

    陈亦正垂头丧气的,忽然神情一愣。

    因为他听到不,应该是“感觉”到了一个声音。

    “血”

    “血”

    又来?

    陈亦第一反应就是那个什么劳什子的蛊门又来找他的麻烦。

    心情正十分抑郁的情况下,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想把那个烦了他几次的苍蝇揪出来,好好出出气。

    不过等他仔细地去查看那“声音”的来源后,神情就是一阵古怪

    陈亦抬头看了看楼顶。

    “声音”的来源就在他楼上。

    “血”

    “杀”

    “杀”

    陈亦循着诡异的“声音”,来到了三楼。

    然后他就看到了“声音”的来源。

    那柄金蛇剑此刻正在散发着刺目的金光。

    通体金黄的蛇形剑身不住地震颤,却被龙木金藤死死地镇压着。

    陈亦又看了眼旁边的天魔琴,并没有什么动静。

    造反啊?

    难道是因为快到满月了?

    陈亦看了下日期,又看了眼窗外。

    快到月中了,月亮被一层薄薄的云遮了一半,却还能看出一个大脸盘子的轮廓。

    他只能想到这个原因。

    要不然都是一样的待遇,这小破剑怎么就这么不安分?

    “血”

    “血”

    金蛇剑好像能“看”到陈亦到来一样,震动得更加剧烈。

    不停地散发着一阵阵强烈的精神波动,就是陈亦所听到的诡异“声音”

    “杀”

    “杀”

    我去!

    陈亦瞪着眼睛。

    这怎么还真的成精了呀?

    虽然来来回回就这么两个声音,但陈亦却很神奇地明白了金蛇剑在向他表达着一个完整的意思:放它出去,它要杀人,它要喝血!

    虽然表达的意思很血腥,但陈亦却能感觉到这股意识很稚嫩,就像一个刚刚出生、刚刚学会说话的婴儿。

    一个刚出生,就学会说话,就想着要杀人,要喝血的婴儿?

    知道你邪,可你邪得太过分了吧?

    “孩子,杀人是不对的,还是让佛爷来拯救你吧。”

    陈亦脸皮抽动了几下,走了过去,移开龙木金藤。

    “嗡!”

    金蛇剑上金光大盛,魔意如潮。

    陈亦一探手,便将它握在掌中,剧烈的颤鸣着。

    “如是我闻”

    三楼房间中响起陈亦的诵经声,和金蛇剑不甘的颤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