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我家夫君谁敢惹 > 第122章你究竟是谁
    “我省的了。”上官弦淡声说道,他抬起头,探究的目光落在了王冀身上。

    “这位兄弟,听口音不似咱们这里的人吧?”王冀问道。

    不待上官弦开口,曲东就已经出声帮他回答了,“这位兄弟是我在后山上救得,他说他是京城里来的!”

    “京城来的?”王冀微不可察地蹙了一下,呢喃着。

    “曲东兄弟,不知你能不能为我去抓些药来?”说完,上官弦便又咳嗽了两声。

    “行,我就去给你抓。”曲东说完,便看向了王紫苑,“紫苑妹妹,方子可是写好了?”

    “嗯!”

    王紫苑点了头,搁下了手中的笔,便拿着方子走在前头,“走吧,我给你们配药。”

    “好。”曲东又朝上官弦叮嘱了句,“上官兄弟你先休息一下。”

    上官弦颔首。

    等到王紫苑带着曲东去了药房里抓药,上官弦这才抬头盯着正在捣药的王冀看了好一会儿,随即才开口说道“听说王先生会算命。”

    “不过是在镇上换口饭吃罢了。”

    上官弦抬手在王冀的眼前晃了晃,他倒是要看看这个人是真的瞎了还是假的?

    “方才那个小姑娘,是你的女儿?”见他没有任何的反应,上官弦这才放下了手,刚才那个小姑娘瞧着该有十岁了,而且还喊他爹……

    “她是我的女儿!”

    王冀依旧捣着药,但是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个人仿佛是在试探他的眼睛……

    “所以,她是你和雪苓的女儿?那么雪苓她如今人在哪里?”上官弦冷声问道,当年那个女人当真是狠心,不仅利用了他,还欺骗了他!

    雪苓……

    王冀手中的动作一顿,这个名字如同平地一声惊雷,又像是一块大石激起的涟漪在他的心里无法恢复到原有的平静,遂是抬起了脑袋,‘看’向上官弦的方向,“你究竟是何人?又是如何知道雪苓的?”

    “当年你从悬崖跳下去,人人都当你已经死了,没有想到你竟然还能活到现在,还是在这种地方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呵呵。”上官弦并未回答他的话,只是冷笑了一声说道。

    “你究竟是谁?”当初知道他跳崖的除了魔教之人,根本不可能还有其他人知道,那么就只能说明他是魔教之人,可他究竟是谁?

    他仔细分辨着上官弦的声音,只觉得这声音很熟悉,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我是谁,已经不重要了!”于情于理,他都该恨这个男人,可是过了这么多年,当初的股子怨恨好似也没有那么深了。

    “你……”

    “上官兄弟,药已经抓好了,我们该回去了。”曲东拎着两副从药房里走出来,就对上官弦说道。

    “好。”上官弦起了身,略微苍白的脸,看着王冀,“那么,王先生,告辞。”

    “王叔,我们先回去了。”曲东道。

    “嗯……”尽管他还想问些什么,罢了……

    院子里再一次恢复了平静,可王冀的心里却是再也平静不起来,上官兄弟……

    姓上官吗?

    他的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一张满是稚气的脸来,也想起来了这个人。

    他低声呢喃着,“上官……弦……”

    ……

    而这时候,新的门板也已经按上了,曲景之结了钱给人家后,也就差不多能开饭了。

    一大碗鲫鱼白菜汤,一大盘的清蒸鱼,一盘清炒白菜和一盘蒜蓉秋葵,还有一盘热过的酱饼子,虽然算不得多丰盛,但是却是色香味俱全,足够他们三个人吃了。

    “这饭菜都做好了,你们都来尝尝吧。”

    楚桐站起身给曲景之和周氏,还有自己各盛了一碗鲫鱼汤。

    “谢谢。”曲景之客气地道了谢,端起碗浅尝了一口鱼汤,他的表情都亮了。

    “好喝,这鱼汤,真是鲜美的很。”

    周氏闻言,便也忙尝了一口,也十分赞成的点了点头,“儿媳妇,你的厨艺真是好,我们在这生活了这么些年还是头一回吃到这么精致的饭菜了。”

    这汤比她记忆中的味道更加鲜美好喝。

    “既然好喝,你们就多喝几碗吧。”楚桐笑了笑道,确实,她婆婆的厨艺和她的相比的确把她的厨艺衬托了精致了,她一手喝着碗里的汤,十分的享受。

    天天吃青菜喝鱼汤,对她而言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这清蒸鱼也好吃,而且没有半点腥臭味。”

    周氏尝了一口清蒸鱼,这道菜真的十分好吃,都能与酒楼的菜色有得一比了。

    说起来,这段日子她和儿子的生活不仅改善了些多,能吃到这么好吃的饭菜让她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要不是当年发生的那些事情,如今老爷就还会在他们母子的身边,她也不会带着景儿来到这个村子里过了那么久的苦日子……

    周氏抬眸看向正喝着鱼汤的楚桐,如今儿子的病不仅有好的兆头,还有这么能干的儿媳妇,他们一家能这么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她就心满意足了,若是楚桐能为他们家早日开枝散叶,生个大胖孙子那就更好了!

    曲景之将桌上的菜,几乎都尝了一遍,唯独是……

    “这是那秋葵夹?”他抬起略带疑惑的目光凝视着楚桐,问道。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秋葵夹也算是野菜的一种,但是它的味道奇怪,还有黏糊糊的口感,这条村子里只有少数的人喜欢用这东西煮粥。

    “是啊,我在后山的二层找到的,那里有一小片的秋葵夹,我便摘了一些回来。”

    “村子里的人,只有少数的人会有这个煮粥,是因为它的口感黏糊煮粥正好合适。你这么做出来只怕这个口感会……”

    “你先尝尝吧!”话音刚落,楚桐就夹了一块满是蒜蓉的秋葵放到了曲景之,面前的碗里。

    他咬了一口,很是意外,竟然没有那黏糊的口感,而且也没了苦涩的味道。

    “味道怎么样?”楚桐有些期待的问道,这道菜她只是依稀记得是这么做的,也不知这味道合不合他们的胃口?

    “怎么味道不苦了?”曲景之有些疑惑。

    这个,周氏倒是清楚的,“这秋葵夹,儿媳妇焯过水,说是去苦涩的。”

    而且还放了一点粗盐呢!

    “原来是这样!”

    按说这个时节的野菜比夏天的还要苦涩许多,没想到楚桐这么一焯水,那苦涩味的口感去了大半,就连秋葵夹那黏不垃圾的口感也去掉了,配上蒜蓉倒是好吃了不少。

    “这要是再加点香油,醋啊什么的调味料,会更加好吃。”楚桐淡淡的说道。

    她也夹了一块,尝了尝滋味,果然还是缺了那么一点意思。

    “你知道的倒还挺多的。”更况且,他们家也不是什么有钱的人,自然是买不着那么多的做菜的调味料。据他所知,楚桐的家里也不是什么有钱的人家,她怎么知道那么多?

    要说醋倒是还行,但是那香油便是只有有钱的人家才吃得起。

    “我还知道许多你不知道的呢!”楚桐撇了撇嘴,心里盘算着日后她得买些粗和香油回来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