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是么?”顾老二尴尬地捏了捏鼻子。

    又凑上去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泡药浴的顾清越,并没有发现那里不妥。

    “老三他怎么睡着了?”

    “药浴有固本培元的作用,会让身体得到滋养,所以秀才才这样。”徐老三压根没提秀才累晕了的事。

    “原来如此!”顾老二多少有点见识,虽然不知道徐老三说的是真是假,但看到自家三弟没什么不妥,也没揪着不放。

    得知顾清越并没有受徐家虐待后,顾老二也不在徐家浪费时间了。

    “已经看完了我家老三,我就先回去了,我家老三就麻烦你们了,如果有事,你们可以到杂货铺找我。”

    顾老二说完,寒暄一凡后就离开了徐家。

    “当家的,娇娇,吃早饭了!”刚送完顾老二,徐夫人就来叫人吃饭。

    听到徐夫人的声音,一群人乌拉拉的向后院走去。

    吃完早饭,徐家的男人们照例出门赚钱养家,整个大院除了小孩子就只有顾清越这个男子。

    “娘,今天要做什么?”徐娇颜问旁边的徐夫人。

    徐夫人想了想开口,“过几天小石头和小木头要去学堂读书,要给他们做一个装纸笔的书包,家里的大米也快吃完了,还要磨点大米出来,豆腐也没有了,需要再做点,另外,苞谷面也要磨点,好久没吃苞谷面的饼子了,扭扭她们的衣服也该做了”

    “怎么这么多事!”听徐夫人说完,徐娇娇感觉头都要大了。

    徐夫人听后,柔柔一笑,“咱们家人多,事情自然多,忘了说了,你爹穿的鞋子破了,还要再做一双。”

    “以前也没有发现咱们家有这么多琐事要做啊!”徐娇颜不解地问。

    “以前你又没嫁人,还是个小姑娘,跟你说这些干嘛,现在嫁人了,也该知道这些琐事了,你做姑娘可以甩手等着我安排事给你做,娘是你亲娘,不会欺负你,你做人媳妇这样不行,做什么事心里都要有数,留点心眼。”徐夫人语重心长地劝解。

    “也没看嫂嫂们跟你耍心眼啊!”徐娇颜不满地嘀咕。

    徐夫人咚一下敲了徐娇颜的头,“那是因为你嫂嫂们命好,遇到我这个好婆婆,人跟人不一样,你出去打听打听,整个杨安县还有比我更好的婆婆没?”

    “我就是觉得一家人也要斗心眼太累了,像咱们家这样多好啊。”徐娇颜捂着额头抱怨。

    “所以啊,当人媳妇儿难啊!”徐夫人听后感叹。

    一句话说的徐娇颜沉默了下来,不到两天的经历告诉她,当人媳妇难,当顾家媳妇更难。

    心烦意乱,徐娇颜干脆不想了,“娘,我去磨房把谷子磨了!”

    “去吧,多磨点,上次磨了一斗谷子,吃了三天都不到。”

    “嗯!”

    徐娇颜应声后,就走到仓房,拎出一代谷子,想了想,又拎出了一代小麦和一代苞谷。拎到磨房后,用水清洗一下磨盘就开始磨谷子了。

    徐家的磨盘,并不比外面磨坊的磨盘小,徐娇颜力气很大,磨谷子这种比较费力的事情一般都是她在做,她不在的时候徐夫人会接受,推磨对于别人来说是个苦差事,对于她来说很轻松,只是有点无聊而已。

    不紧不慢地推着磨盘,徐娇颜开始思索以后的事情。

    照现在看来,自己是没办法摆脱徐家了,自家娘亲今天有意无意地敲打自己,恐怕也是希望自己能够跟顾家人好好相处。

    这么说来,真要好好思考怎么跟顾家人相处了。

    受顾老太婆欺压,不可能!受委屈,更不可能!

    不知道能不能分家。

    徐娇颜依稀记得律法记载父母俱在不能分家的,这样看来,分家也行不通了。

    分产析居,或者像徐家现在这样?

    这些倒是不错的办法。

    顾家人可能不会同意,可事在人为,她就不相信自己奈何不了顾家这群人。

    有了思绪后,徐娇颜对以后的生活有了规划,顿时轻松了很多,推磨的脚步情不自禁的加快了很多。

    在磨房中的徐娇颜不知道,药浴中的顾清越已经清醒。

    随着时间推移,浴桶的药效逐渐被顾清越吸收,身体得到修复的顾清越醒了过来。

    顾清越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待在一个盛满绿水的浴桶里。

    往四周打量,就看到房间的桌子上放着一套干净的衣衫,旁边,还有一个擦水的毛巾。

    起身,擦水,穿衣后,顾清越走出房门。

    徐三嫂感觉顾清越的药浴差不多结束了,把孩子交给徐夫人看后连忙赶到浴室,恰好,看到迎面走来的顾清越,立刻笑着开口。

    “妹夫出来了,感觉怎么样?”

    “嫂嫂好,清越现在感觉很好,前所未有的好,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像是枯木逢春一般。”

    “看来这药浴的效果不错。”说着,徐三嫂就拿起顾清越的手腕把脉。

    “确实有点效果,看来药浴的治疗方法可行!”把完脉后,徐三嫂满意的点点头。

    “多谢嫂嫂,劳烦嫂嫂费心了!”顾清越从徐三嫂娴熟的把脉中,推测到了治疗自己的人,连忙道谢。

    “自家人,无须客套,你还没吃早饭,锅里给你留了食物,你先去正堂,我这就给你拿。”

    徐三嫂说完,就风风火火地去了厨房。

    顾清越看了看她的背影,暗叹徐家的不凡后,转身去了正堂。

    片刻后,徐三嫂端着食物回来了。

    “这些都是给你留的,你身子骨太弱了,需要多吃点饭才行。”

    说着,徐三嫂把一碗排骨粥,两个肉包,还有一碟咸菜,放在桌子上。

    顾清越哑然地看着桌子上的食物,为难地开口,“嫂嫂,我吃不完这么多,只要一碗粥就行了。”

    顾清越以前在家大多是一碗粥填肚子,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

    徐三嫂摇摇头,“不会多,你今天又跑步又药浴,消耗比较大,要比平常多吃点,这点东西不算多,妞妞都能吃完,你以前吃的太少了,那样对身体并不好。”

    顾清越听到徐三嫂这么说,不敢再推脱,低着头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