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误仙记 > 第516章掠机石
    “罗某怎敢窥视道友的宝物,我与家兄不过是来借用传送阵,得了灵符必立刻离开!”罗原连连摆手。

    三百年前争夺掠机石之时,他只有结丹中期,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也有所耳闻,观荣真君的名头就是自那时传出来的。

    以元中之境再一众元婴中夺得掠机石,随后便彻底消失,任凭谁都找不到一点踪迹,直到百年后再现身,已是元后大修。

    三百年的时间,便从元处修至元后,这等速度当真举世罕见,更让人震撼的是,自他回归没多久,他那个从小便不学无术,进阶缓慢的儿子,便以五百岁高龄结成元婴。

    诚然王家的确以突破境界的淬脉升修丹闻名,但那也只限于突破筑基期,以及结丹初中期小境界,连结丹都无能为力,绝不可能突破元婴期。

    若真有这等威力,王家早就成东洲第一大家族了,哪里还会屈居中下游,观荣真君归来,也不过是上升到了十大家族前列,头顶还稳稳的压着一个齐家。

    很显然其子能突破,原因就在于那枚掠机石,于是当观荣出手将此修仙镇夺下赐给其子后,众修士以此为借口,顶着正义的面具,前来制裁观荣真君。

    结果显而易见,从此再也没有人敢打掠机石的主意,连带着此修仙镇,也成为了众人心中‘绝对不能动’的禁忌。

    安稳了百年,观荣真君的威名也渐渐淡去,终于又有人按耐不住了么?罗原看了眼前面不远处,神色泰若仿佛胸有成竹的两人。

    心里想的却是赶紧离开这里,诚然他对掠机石也很有兴趣,但他更清楚,没有这个实力,上去就是送死,更何况兄长惹了那等麻烦。

    必须抓紧离开东洲,否则一旦被抓住,别说他和兄长性命堪忧,整个罗家都会遭受灭顶之灾,罗原心中焦急,目光诚恳的看着观荣真君。

    “既然罗道友并无此意,那就赶紧离开吧,至于传送阵的费用,稍后本座自会去罗家讨要。”

    观荣半警告半威胁的说完后,取出一枚金灿灿的灵符,超罗原的方向一扔,便不再搭理,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他还不放在眼里。

    罗原大喜他巴不得所有人都无视他,然而就在这时一道黑芒极速射来,眼看就要到手的灵符瞬间消失。

    “这就是开启传送阵的灵符?”乾石摩擦两下点点头,不客气的说道

    “既然如此,本座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好了灵符已经有了,小子就差你身上的那件宝贝,赶紧拿出来,本座没时间跟你墨迹。”

    “这……”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罗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刚开口说了个字,便被观荣打断。

    “灵符本座身上只有一张,罗道友是选择立刻消失,还是让本座送你们一程。”

    “罗某,罗某告辞,几位道友后会有期,兄长我们走。”说罢直接化作两道遁光消失在原地。

    “现在不想干的人也走了,小子你也不用不好意思,再墨迹别怪本座自己动手取。”

    “不知道友与妖为伍之事,令尊是否清楚,齐家众长老又知不知道?”观荣看了眼蛇赤,若有所指的说道。

    “你小子说什么呢?”乾石皱眉,不是在说宝贝的事么,怎么又扯到这上面了,这个人修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

    “呵呵,没什么,本座只不过是在担心……”

    说到一半,观荣突然抬手打出一道蓝光,直冲乾石面门而去,后者轻蔑的笑了笑,愚蠢的人类,以为这样就能伤到他么?呵呵。

    然而正当乾石决定给这贯会偷袭的人修‘上一课’时,蓝光飞至一半突然调转方向,朝着向天赐飞去,乾石笑容僵在嘴角。

    一股浓浓的侮辱感自心底升起,极怒之下直接朝观荣甩出一道妖气,就在这时观荣突然勾了勾嘴角,接着五指并拢猛然一收。

    向天赐暗道一声‘不好’赶紧运转体内元气,抵挡周身上下的强大吸力,然而元后大修的力量,岂是结丹修士能抗衡的。

    即便向天赐用了全部力气,二者之间的距离依旧不断缩小,一股浓浓的无力感自心底升起,而向天赐并不知道,这幅画面看在其他人眼里,却是满满的不可思议。

    “咦?”观荣惊疑出声,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结丹修士,竟然能抵住他的攻击,虽然他并没有用全力,但这也足以让人震撼了。

    王齐两家结怨已深,现在表面上的平静,不可能永远维持,迟早会有一战,此女明显是齐家之人,不过结丹初期便已如此不凡,绝对不能留着!

    观荣眼底杀意一闪而过,不过现在不是时候,此女还有用处,观荣加大力度,右手向前一伸,赶在乾石攻击到来的那一刻,抓住向天赐,挡在自己面前。

    乾石见状瞳孔一缩赶紧收手,却忘了这具肉身太过脆弱,强行释放半步化神境界的力量已是极限,再将这股力量收回,前后两次冲击,肉身根本承受不住,连神魂都会受到影响!

    “卑鄙的人修!贯会这种可耻的伎俩!”乾石喘了几口气,忍着浑身仿佛撕裂般的苦痛,咽下喉头腥甜,抚平体内躁动的妖气,咬牙切齿狠狠的骂道。

    “呵呵,所谓兵不厌诈,本座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观荣冷笑道,右手宛若一条冰冷的毒蛇般,爬上向天赐的脖颈猛然收手。

    ‘嘎吱’

    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向天赐皱眉,这点程度的疼痛对她来说不值一提,但这种身不由己,任人鱼肉的感觉当真不好受,奈何对方是元后大修。

    别说反抗了,对方只这么轻轻的捏着,她就已动弹不得,好在此人并不知道她肉身坚韧远超同阶修士,一击过后便松开了手,向天赐垂下头,表现出一副重伤无力的样子。

    观荣见状冷笑一声,将手上预料之中‘半死不活’的结丹修士扔到脚下,挥手简单下了两道禁制,便不再搭理,目光移到蛇赤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