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春秋异想之江湖缘起 > 第二十六章“拜师”

第二十六章“拜师”

    孟凡晨看着欧礼儒递过来的鸡腿,上面油腻腻还沾着师傅的唾液,心里有些嫌弃,于是看着夏虹宇开口道“师傅,不妥吧!首先这位小兄弟受伤未愈,其次弟子武功已有时日,这样对他似乎不公平。”

    “也对,那你不要使用内力跟轻功身法就可以!”欧礼儒想也没想回答道。

    “…”

    “怎么怕了吗?害怕啦?”欧礼儒看着无语的徒弟,笑着说。

    孟凡晨闻言就知师傅在用激将法,可是偏偏就是明白了圈套,还要往下掉,毕竟其年纪不大,而且能达到今日境界,那个不是天纵之才,心里多少拥有傲气。

    “小兄弟,不好意思了,毕竟师傅发话了,你就试试吧!”孟凡晨带着歉意说完,便一脸嫌弃,用两只手指捻起鸡腿。

    夏虹宇这时也有些欲欲预试的样子,毕竟其也想知道自己跟孟凡晨的差距。于是连忙站起来点头道“那就得罪了!”

    夏虹宇双腿用力,身体下倾,内力从丹田然涌出,在双腿流转。心中暗喜毕竟刚刚欧礼儒只说孟凡晨不能动用内力,没说自己不可以呀,于是果断使用内力强化双腿。

    “嘭!”

    双腿发力,如同离弦的箭朝着目标直射而出,孟凡晨看着对方率先发出的动作,神情不紧不慢,淡然一笑然后微微侧身便躲了过去。

    夏虹宇直线冲出,一击未中,便要撞上墙壁,不过其心却心如止水,双腿在墙上一蹬,反向转身朝着孟凡晨扑过去。

    孟凡晨依然不改一脸笑意,看着越来越近的夏虹宇,双手更是背在身后,显得毫无难度,双脚踮起,脚尖用力身形一转,再次将对方进攻化解。

    夏虹宇这次没有扑中目标,强大惯性让其在地上滚了一圈,然后重新爬起,整理好姿势,看向对方,瞬间震惊不已。只因对方收到自己两次进攻,没有显得吃力,而且还用十分轻巧方式化解,最可怕使其身形最后更是回到原地,就像从开始至今,就没有动过一样。

    “嘀嗒!”

    夏虹宇额头流下的细汗滴落在地面,内心十分苦楚,不禁想道“考验真难!为什么对方化解自己进攻是如此简单,而且像未卜先知,两次行动后,还回到原点。难道他知道自己出招顺序?”

    夏虹宇看着两旁家具,不禁想道“也没说不可以借用道具,那就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身形一闪,绕到对方身后,举起一个花瓶向对方丢出。

    孟凡晨看着对方既然将门派内公共财产的砸向自己,也不敢躲,伸出空闲的手一把接住。

    夏虹宇看着对方动作,咧嘴一笑,然后一脚把身前凳子踢起,飞向对方,然后侧身从左边包抄。

    “砰!”

    孟凡晨如同闪电出腿,踢中凳子,一环一抛卸除其中的冲击力,凳子平稳落在地上,然后一脚踩在凳子上,朝着冲过来夏虹宇使出一记头锤。

    “啊!”

    夏虹宇吃痛倒退,摸着头抱怨道“你怎么打人!”

    “你小子倒是有些小聪明,可是你既然砸我那我也只能还击,别忘了可没禁止我揍你哟!”孟凡晨带着微笑有些温怒道。

    “!”

    夏虹宇尴尬的笑笑,看来对方对自己乱丢东西生气了,不由老实过去,抢夺鸡腿。

    两炷香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夏虹宇依旧一无所获,看着气定神闲的孟凡晨,自己已经有些气喘吁吁,形成鲜明对比。可是内心也越来越奇怪,为什么自己的动作总能被对方轻描淡写躲过,看着其上下打量,仔细思考这个问题。

    孟凡晨也已经恢复情绪,开着玩笑提醒道“你还来不来?小兄弟,我可没时间一直陪你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哟!你这老鹰动作那么大,怎么抓有防备的小动物?”

    夏虹宇回过神,皱着眉头,看着对方一言不发,思考片刻再次冲出,可这次不再无脑的进攻,而是注视着对方动作,一番缠斗终于发现对方动作十分简单,而且往往都是自己即将靠近,触碰到对方时才躲开。应该他是靠着过人视力,观察自己动作,当自己冲到他附近时,动作与眼睛还有身体重心都预示着进攻的方向。

    “呼~”

    夏虹宇长呼一口,后退一步,跟对方拉开距离,双手如同对方先前背在身后,然后双目如炬看着其的眼睛。再发力靠近对方。

    孟凡晨一愣,看来对方终于察觉自己多余的动作太多,让其行动十分容易遭到预判。所以现在开始隐藏自己出手时机,心里露出少许宽慰,却又不想放水,便故意把抓着鸡腿背在身后的手露出,吸引对方进攻方向。

    “唔!”

    意料不到的事发生了,夏虹宇既然没有被自己放的饵吸引,而是猛的靠近自己后,先不急着动手,而是直挺挺盯着自己,再暗自蓄势待发,等内力凝聚咽喉后,发出暴喝一声。

    “哈!”

    孟凡晨也被突如其来的暴喝声吓了一跳,然后愣神瞬间,其手中露出的诱饵瞬间成了破绽。等其回过神,对方的手已经快触碰到鸡腿。

    “水中月步”

    内心暗道不妙,不由自主的使出轻功身法,等其反应过来,自己后背已经贴着墙,而前方留下一脸懵逼状态的夏虹宇,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夏虹宇当时正以为胜券在握,脸上都露出笑容,就见对方双腿如神,一步就暴退至墙边,只留下指尖鸡腿油腻的手感。

    “你输了!”

    目睹一切的昇月派掌门欧礼儒,看着孟凡晨说道。

    孟凡晨闻言,十分尴尬,露出苦楚的笑容对师傅躬身道“是!”

    “你虽然放水,但还是太小看别人,你吃亏了吧!以后你要记住,江湖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不是只有你自己才有脑子。一些看上去呆头呆脑的傻小子有时也有大智慧。”欧礼儒对孟凡晨分析说道。

    欧礼儒回过头对夏虹宇招手道“过来吧!”

    夏虹宇闻言虽然心里有些不爽,但是大喜上前,跪在地上朝着欧礼儒拜道“拜见师傅!”

    “无需大礼!虽然你没抢到鸡腿,不过既然能逼迫小凡使出武功,确实也不错,只其中也有多少取巧成分。你的资质预估只能算中上,毕竟小凡也没用全力,你被戏耍两炷香才靠着提醒领悟自己不足,以后要多努力了。”欧礼儒笑道。

    “弟子愚钝,定勤勉弥补之!”夏虹宇躬身道。

    “罢了,既然你通过了考验,那就是天意,我就收你作为我昇月派九代掌门欧礼儒的关门弟子,现在你就是我第五个徒弟。”

    “拜见师傅!”

    “拜见师兄!”

    “我们门派没有那么多礼俗,只望你们对长辈尊师重道,对同门情同手足。”欧礼儒笑道。

    “谨遵师命!”

    “师傅!弟子现有一事,想要咨询。”夏虹宇说道

    “你说吧。”欧礼儒早已经熟读拜师收徒快问快答精选集,于是自信的说道。

    “师傅!弟子有一胞妹,多年前在张家村外遇一老者,他犹如乞丐一般坐在河边树荫下,那日我与妹妹正好也在河边测试其内力属性,被老者发现,硬说是她是爆属性内力与其一致,用武力掳走我妹妹,强迫她拜其为师。师傅可知那人身份?”

    “想不到,你还遇到那么多怪事,只是想不到你妹妹既然被那魔头带走了。那人我是知道,他的身份却连我都要忌惮三分。”欧礼儒闻言一愣,意料不到对方的问题与自己无关,不过还是很快回答道。

    “他是什么人?我不怕,请问师傅怎么能找到他?”夏虹宇连忙追问道。

    “他是魔教二长老龚龙,但是这人独来独往,为师也找不到他,只是你想救回妹妹难如登天啊!”

    “为什么?”夏虹宇不解道。

    “因为你天资不是最好,而且就算你武功大成,也不一定是他对手。他内力是火属性特异系本身就克制我们金属性,五行内力相生相克,加上特异系能力更是诡异。”

    “火属性特异系?”一旁的孟凡晨同样不解,低声喃喃道。

    “那今日为师就跟你们详细说说吧!”欧礼儒喝了一口酒说道。

    “谢师傅,劳心!”夏虹宇连忙道。

    “自古内力便分为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相生相克,而内力属性传承就是遗传祖辈。属性的多样性往往带来了却是差异,在人族社会因为属性产生派系争斗,过去人们为了保持属性的纯度都是联婚。可是爱情这种东西,最容易产生在分歧中,越来越多的斗争者出现让社会发生改变。进而变成现在自由婚姻的时代,可是大情况下我们还是一样,五个属性依然不太待见对方,当然同属性的门派中也依然会有争端。不过这都是后话,主要讲的是联婚中不同的属性联合,正常两个不一样属性内力的结合,孩子会继承其中体内遗传基因最强大的属性,可是有亿分之一机会两者结合,内力遗传基因达到一个平衡,就此诞生出特异系!”欧礼儒解释道。

    “特异系?”夏虹宇低喃道。

    “对!比如你说的老者就是特异系爆系,简单来说就是火属性加木属性融合诞生的,它的特点就是爆炎之种。能将火属性内力如同木系一样打进敌人体内然后操纵其在体内燃烧或者爆炸,让人成为炸成一朵血气的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