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春秋异想之江湖缘起 > 第二十一章“黑暗”

第二十一章“黑暗”

    “噗!”

    “咳咳~”

    昏迷的夏虹宇感觉脸上被一股凉水浇过,顺着鼻子,水流呛到鼻腔里,猛的张开双眼,咳嗽几声,发现自己身体被铁链捆绑,倒挂在水缸上,四周十分漆黑,靠着微弱的烛光,可以看出身处密室中,而正前方一个身材矮小肥胖,满脸横肉恶形恶像的寸头大汉,手里提着一个水桶,凶神恶煞看着自己。

    “你是谁?”夏虹宇问道。

    “呵,这也是我要问你的!”胖子反问道。

    夏虹宇看着胖子狞笑的模样,回想起自己昏迷前是在茶亭中,难道现在落入他们同伙手中,不由自主尝试摆动身体,却发现铁链十分牢固,无法挣脱,随着身体倒吊血流下涌,大脑开始晕眩,咬着牙强撑精神。而矮小的胖子看着夏虹宇的模样,饶有兴趣的围着其走上一圈,然后拿起一根皮鞭。

    皮鞭在胖子手中十分灵动,似乎长时间锻炼出来,可是在矮小胖子手中依然显得十分滑稽。

    “咻~啪!”

    “唔!”

    胖子挥舞皮鞭抽打在夏虹宇身上,顿时夏虹宇身体传来一阵火辣辣疼痛感,忍不住叫出声来。

    胖子听到声音,显得十分兴奋,挥舞皮鞭的力度再次加重,也不说话,开始疯狂抽在倒挂的夏虹宇身上,也不在乎对方是否要招供。只是宣泄自己的情绪,将对方当做一个沙包不停的抽打。

    夏虹宇身上虽有内力护体,可也耐不住这样疯狂的抽打,内力耗尽痛晕过去,看着昏迷的犯人,胖子呼出一口气,心情显得愉快轻松,然后拿起水桶,在水缸装满水,再次泼在对方身上。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夏虹宇虚弱问道。

    “不想干嘛?只是让你配合我的兴趣!”胖子狞笑道。

    言罢挥舞皮鞭,对准目标脸颊抽出。

    “啪!”

    夏虹宇还算俊俏的脸庞瞬间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吃痛不已,不过却咬着牙坚持不让自己发声,因为夏虹宇已经发现眼前胖子与过去欺凌自己的官二代一样,喜欢把自己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如果稍微表现软弱,对方就会越发兴奋,手段更会变本加厉。

    胖子看着脸部已经破相,眼神却依然带着杀气看着自己犯人,不由轻笑道“你小子,挺有骨气的,难道你还奢望,得罪了我们斧头帮有活路?你说你是什么人?武功卑微,身上却身怀一柄神兵利器,而且还在这时候打伤我们帮派埋伏在茶亭的三人,你究竟有何目的?”

    “呵呵~如果我说是一场意外,你信吗?”夏虹宇闻言,无奈笑道。

    “哼!我信你个鬼!意外能打废我们帮内三人?”胖子骂道。

    “那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夏虹宇无奈道。

    胖子闻言火气上涨,握着皮鞭的手不禁加大力度,这次动了真怒,挥出皮鞭发出一道破空声。

    “啪~嘭!”

    皮鞭如猛龙出海,直接打在夏虹宇腹部,顿时丹田如同翻江倒海,一口鲜血吐出,直接昏迷不醒。

    胖子看着鲜血淋漓昏迷的夏虹宇说道“切~真不禁打。”

    夏虹宇重新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被放了下来,躺在一个密不透风,漆黑的密室中,而自己一丝不挂,全身**,仅有一根铁链捆身。

    “呼~”

    夏虹宇闭上眼睛,先调整呼吸,屏除杂念,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重新唤起丹田内力巩固身体,让自己站起来。活动活动手脚,这才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十平方密室,四周没有窗户,只有一扇紧闭的铁门。

    “你醒啦!”

    夏虹宇随即朝声音方向看过去,只见铁门开了一道口,胖子那眼睛从外面看过来,顶着夏虹宇道。

    “不要紧张!来,吃饭了。”胖子笑道。

    随即铁门下方打开一个四方形,仅人头大小的口子,然后地上多了一些干巴巴发馊的锅巴。

    “你快来吃吧,跟畜生一样伸出头吃吧!哈哈哈!”胖子嘲讽道。

    夏虹宇闻言怒不可解,却又无计可施,所幸闭上双眼不在搭理对方,而胖子也没停留,很快就走了。只剩下一个坐在黑暗中的夏虹宇。

    时间在黑暗中是没有概念的,夏虹宇也不知道过来多久,门再次打开,胖子走了进来,看了看着其说道“看来你还挺硬气的,今天的玩乐时间到了。”

    胖子言罢上前一把拽着夏虹宇,一前一后走出房间,门外是一条长长走廊,尽头的房间就是昨日鞭刑的房间,这次胖子将房间四处都点上蜡烛,这才看清原来这是一个拷问室,室内放满了各式各样的工具,夏虹宇不自觉吞了吞口水。

    “现在怕,已经晚了!”胖子在烛光熏陶下,笑容狰狞道。

    漆黑的密室内,已经不成人形的夏虹宇躲在角落瑟瑟发抖,每天拷问已经成了必修课,每日重复拳打脚踢,扯指甲,拔头发,现在头发都已经掉光,而且接下来还有针刑,水刑,刀刑,自己的身体已经伤痕累累,而最近更是间断性不给饭食,已经饿了七天。最可怕是每天关押在漆黑的环境中。孤独蚕食着其的意志,刚开始还能保持意志,可随着时间夏虹宇开始逃避现实,幻想出一个人格与自己相伴,再慢慢开始幻想童年一家人幸福的生活。

    “我受不了了!”夏虹宇哭道。

    “别哭,他们就是想要这样摧毁你!坚强点。”夏虹宇换了语气,坚强道。

    “我做不到!”

    “做不到也要做!我们必须咬牙坚持下去。我就不信他们关得住我们一辈子!”

    “为什么是我,我只想找回樱子,练成绝世武功,闯荡江湖。”

    “就是为了樱子你才不能放弃,你别忘了我们父母还在等我们回去!”

    夏虹宇想起父母信中最后一句话,顿时心生明媚,两个人格达成共识,在如此状态中决定重新锻炼自己丹田。

    金属性的内力,特征就是强化系,虽然夏虹宇没有内功心法增强内力,但是让人意料不到是长时间的折磨,让其内力在不断消耗与催生中得到提炼。这段时间内力的使用胜过十年苦修,而自身不得知。

    夏虹宇回想起茶楼内说书先生所讲,人体十分玄妙,其中身体内有七经八脉,在丹田未启的情况下是没有作用的,但是当丹田开启后,就可以冲击堵塞的经脉,可是冲击经脉十分危险,所以常人都会选择拜师,按照每个门派传承千年形成的独特的内功心法,让内力运行在经脉中,从而打通七经八脉,变成绝世高手。可现在落难的原因,无法拜得师门,只能在这样情况自己摸索内力运行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