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春秋异想之江湖缘起 > 第十四章“漏网之鱼”

第十四章“漏网之鱼”

    夏虹宇思维开始崩溃,这时苏醒的父亲,看着妻子恐惧眼神,与遍地尸体而自己的儿子抱着头,一脸茫然,眼泪止不住的跪在地上无声哭泣,便猜到大致情况,也不顾伤势,伸出没有受伤的手臂一把将他搂过来,抱在怀里说道“没事啦不用怕,爹在呢!”

    闻言夏虹宇终于哭出声来,偎依在父亲怀里,呼吸着父亲的气味感到安全感,让其精神开始放松,就越发感到疲惫,最后直接在夏永昙怀里睡着了。

    “你没事吧!”张梅婧关切问道。

    夏永昙摇摇头,问道“我没事,你呢?”

    “爸爸!”夏樱看着恢复意识的父亲,一下从后背抱住其说道。

    “樱子,不要怕哈!”夏永昙安慰道。

    夏樱低声说道“嗯!”

    夏永昙看看遍地尸体,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转过头对张梅婧问道“真是虹宇干的吗?”

    “嗯!刚刚虹宇看你倒在地上,样子变得十分可怕,动作也很犀利,面对山贼的围攻显得游刃有余,最后更是直接将他们杀了。”张梅婧回想刚刚发生事情,声音有些颤抖说道。

    夏虹宇回想起什么,最后无奈道“看来五年前,你爸妈说他救的江湖人士确实传授了他武功!”

    “你怎么那么肯定?”张梅婧问道。

    夏永昙白了一眼说道“你就没在意?这些年他经常早出晚归,回来都是一身大汗,肯定是去锻炼身体了,胃口很大,但三年前整个人变得十分奇怪,完全没有小时候力量感,食欲剧增身子反而瘦小了。”

    “我还以为他只是发育期,营养不够。还担心几晚睡不着觉啊。”张梅婧回想道。

    “这不是营养不良的症状,我早说过不用在意。现在看来推测没有错。”夏永昙自信道。

    “你怎么那么了解?”张梅婧皱着眉问道。

    夏永昙闻言一愣,然后笑道“毕竟我也出过城,还是有点世面的。”

    “知道你了不起了!现在你怎么样?”张梅婧闻言有些好笑,然后看着丈夫手上被自己包扎的伤口问道。

    夏永昙苦笑一声,说道“暂时还是死不了,好在离张家村不远了,现在多亏你先前包扎了伤口,我暂时没多大问题,你去村里找人帮忙。两个孩子我会看着。”

    闻言张梅婧担忧摇摇头。

    夏永昙继续说道“没关系,我一开始就奇觉得奇怪,已经靠近村子还没有行人,应该就是因为这伙山贼,现在没人知道山贼已除,你现在回村告诉大伙我们遇险,幸得赶路的无名侠士帮助才逃过一劫,但是我却受伤,他们知道没有危险应该回来帮忙。”

    “你干嘛要隐藏真相,我们除了山贼应该有奖赏。”张梅婧不解道。

    夏永昙说道“你可想过这一路上,是不是都没其他行人,所以这伙山贼应该占据这里有一段时间,但是没有人来清剿,说明背后可能有人扶持,如果我们到处宣扬,是不是会遭到报复?”

    “那怎么办?”张梅婧闻言害怕道。

    夏永昙回答道“就说是路过的侠士救了我们一家,毕竟很少人会相信一个十三岁男孩力量杀死一伙山贼,你快去村里找人帮忙吧。”

    “好吧,樱子,你不要乱跑,照顾好爹爹。”张梅婧思虑片刻后对其女儿说道。

    “嗯!”

    张梅婧说完便朝着张家村跑去,看着妻子远去的背影,回过身一脸慈祥看着怯怯的夏樱说道“妹妹,别怕,爹没事呢!”

    “那哥哥呢?”夏樱看着熟睡的哥哥,还是害怕的说道。

    夏永昙低头看了看熟睡的儿子,这张睡脸是那样的恬静,根本不像杀人如麻的样子,伸手在其头上抚摸一下,抬起头对着夏樱说道“没事,哥哥是保护我们,所以樱子你不要怕,哥哥不会伤害你。”

    “嗯!”

    “来!你也累了,休息下吧!”夏永昙对夏樱说道。

    夏永昙伸出手也将夏樱抱紧,嘴边细细吟唱安眠歌曲,夏樱也很快在歌声中入睡。

    张梅婧带着帮忙村民赶回来,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事情,众人看着尸体,决定让张三去府衙报案,然后剩余的人将夏永昙三人一起扛回张荣家中,便一哄而散,张农明赶紧请村中唯一的郎中到家中为三人疗伤。

    午时已过,孙红先去做饭给三人食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不好了!”

    一个黝黑消瘦的小伙冲进房内说道,房间内众人吓了一跳,张荣出门稳住来人问道“张三你回来啦,怎么了?你不是去城里找府衙处理尸体吗?”

    “刚刚我去府衙报案后,太守就派人过来查看,他们有快马,我的驴子追不上,等我到了才发现尸体少了一个。”张三喘着气说道。

    “!”

    “难道还有没死的?”张荣考虑道。

    “不知道,然后衙役他们就走了。”张三说道。

    张荣对张三说道“那赶紧告诉村长,这段时间戒严吧,防止山贼报复!”

    “好。”

    张三说完直接夺门而出,火急火燎的往村长家中奔去。

    张荣看着来的快去得快的张三,笑骂道“这小子就是太急躁了!”

    关上大门,进到房内问道“先生,我女婿身子怎么样?”

    “没事,所幸未伤到骨头,我开服药,早晚各一次敷在伤口,保证一个月内痊愈。”郎中说道。

    “多谢,先生!”张荣躬身道谢。

    “不客气,好好休息。”郎中摆摆手说道。

    夏永昙从床上爬起,对郎中说道“谢!”

    张荣拿出银子给了郎中,将他送出门后,果断回到房中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爸,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张梅婧一旁说道。

    “哼!我自己女儿还不知道,你是不是说谎?”张荣直接说道。

    “……”

    “爹,等我说吧。”夏永昙对张荣说道。

    夏永昙将其知道事情原原本本告诉张荣,闻言张荣露出一丝苦笑,摇摇头想起五年前在家中做客的女人,看了看熟睡的两个孩子,轻轻叹息一声然后对他们说道“听报官的张三说,有个山贼没死,等他带官兵回来时只看到六具尸体。”

    “!”

    闻言两人一惊,然后夏永昙对老丈人说道“爹,还请你帮我们保密。”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现在官兵也登记了信息了,这段时间村内也会戒严,你们先住一段时间吧。”张荣说道。

    “嗯,麻烦爹了。”夏永昙道谢道。

    张荣摆摆手说道“说啥话?都是一家人。”

    幸存的山贼躲在树林内,其实他刚苏醒就因为倒在地上,耳朵听见地上传来一阵整齐的马蹄声往自己方向走,于是咬牙忍痛先爬到一旁,躲起来。等看清来人才吓了一跳,这是一对府衙,万万没想到对方也没有过多搜查,虽然发现尸体数量不正确,不过却没有仔细搜查,很快就带着尸体收队回程。

    看着来去匆匆的衙役,山贼长吁一口气,想起被少年给自己羞辱,咬着牙道“这个仇我一定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