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春秋异想之江湖缘起 > 第九章“神医吕茂楠”

第九章“神医吕茂楠”

    夏虹宇看着穆霓霞渐行渐远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直到看不见,仍不肯进屋,最后还是张荣过来将他抱回屋内。

    “你很喜欢这姐姐吗?”张荣打趣道。

    夏虹宇羞着脸说道“嗯!我想成为姐姐那些武功高强的大侠!”

    张荣闻言一愣,苦笑一声,并不认同江湖,可一时间不知如何劝解。

    “别吹了,我们只是普通人,不如跟我学种地吧!”张农明一旁闻言,打击道。

    “哼我会成为大侠的!”夏虹宇嘟着嘴,气鼓鼓道。

    张农明严肃点点头道“我信你,才有鬼!”

    两人打闹一会便被孙红制止,并将两个小孩带回房中,哄两个孩子午睡。待入睡后才离开房间,轻轻关上房门。

    夏虹宇在孙红出门后,便爬起来,原来先前只是装睡,看着身边熟睡的妹妹,其慢慢坐在一旁,按照穆霓霞所授的方式调整呼吸,可是等待一段时间都没感觉有变化,这时想起穆霓霞说过,呼吸法需要配合锻炼身体,便下床维持着呼吸法在房间小跑,

    房间不大,平时夏虹宇在房内跑一天都不会觉得累,可现在只是轻手轻脚跑了五圈,既然觉得十分疲惫,再跑三圈下来,已经无法维持呼吸法,双腿一软直接坐在地上粗喘着气。

    夏虹宇想起穆霓霞有用呼吸回复身体精神,于是席地盘腿打坐,运行呼吸法,疲劳感确实有明显降低,看来开启丹田需要长时间的锻练,精神稍稍好转,便起身伸展手脚,正准备再次小跑,就想到房间那么小,即使再努力也有限度。于是偷偷爬出窗外,趁着太阳正盛跑到空无一人的树林中训练身体,从基础的俯卧撑,仰卧起坐,蛙跳,举重,跑步等开始。

    调整呼吸锻炼身体,累了就坐下休息,日复一日的为梦想努力,就这样坚持一个月,期间累过也想过放弃,可每次想起爷爷奶奶遭受的屈辱,自己无能为力的弱小,又再次挺了下来。

    这日城中父母来信,表示城内危险已经解除,即将接两个孩子回城中居住,并安排私塾,妹妹显得十分高兴,可是夏虹宇有些困扰,城中并不像村里那么清净,可以偷偷锻炼身体,而且母亲不愿意让其习武,因为太过危险。

    夏虹宇苦思冥想,怎么才能瞒着所有人,通过呼吸法锻炼丹田。这时灵光一闪,想到可以尝试十二个时辰均开启呼吸法,这样做什么虽然都是负担,但是坚持不管做什么都是锻炼,就这样趁着父母没有来的接其时候,开始尝试维持长时间呼吸法锻炼。

    穆霓霞自告别张荣一家便踏上求医的道路,靠着临行前孙红给的干粮,不到半日便来到最近驿站,其通过店家抵押母亲遗留的金饰耳环换到了一匹快马。

    穆霓霞打开记录地图的缣帛,庆幸此处离桂林谷有近路,直接通过小路横跨,大约明日清晨便可到达目的地。

    “驾!”

    穆霓霞一跃稳稳坐在马背上大喊道。

    月色朦胧,阴云密布,今夜光暗淡,伸手不见五指,可就在这样的时刻,官道上既然还驰骋这一匹快马。

    原先埋伏附近的山贼已经没有希望今夜可以有收获,这时领头的山贼发现官道有人骑马疾驰而来,于是果断吹响口哨,从道路两旁跳出四人,同伙拉起一根粗绳,横伸在官道上,想要将对方摔下马。

    “吁~”

    马背上人影听到口哨声,便心生警觉,待看见一旁闪出数道黑影,手中拉扯麻绳,想要将其连人带马摔下,立马长吁一声,并提起勒紧缰绳,双腿夹紧马鞍,硬生生在麻绳前停了下来。

    山贼看来人没有中招,不过目标也停了下来,于是提起武器上前说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马背上真是穆霓霞,看着眼前五人腰间挂着五柄朴刀,也不惧怕,懒洋洋问道“如果我拒绝呢?”

    为首的山贼看清对方相貌,既然是一位美丽女子,顿时心生邪念,奸笑道“那你人留下,让几位爷舒服舒服,我拦路虎也可以放你一马!”

    “可惜你们都不是我理想的类型。”穆霓霞闻言被气笑,打趣道。

    拦路虎看对方还想讨价还价,心中不慎愉快,大喝道“那由不得你,下来!”

    “呵,你是不是男人,既然要女人主动?”穆霓霞讥讽道。

    拦路虎生气上前一步道“嘿!那是你自找的!”

    “切切~”

    拦路虎见眼前女子继续挑衅,十分生气猛的冲上来,往穆霓霞双腿伸出双手,想要往下拉。

    穆霓霞也不急,待其靠前,脚跟用力踢马侧,身下马匹吃痛受惊,胡乱动起来,前蹄抬起吓了拦路虎一跳,一时间不敢上前。这时穆霓霞抓住机会飞身下马,右掌流转集中内力凝聚,拍中拦路虎胸膛。

    拦路虎根本没看清穆霓霞身影,直至中招,胸口内陷,七孔流血才发现惹了不该的人。

    穆霓霞快速在其倒下前,再用力拍出一掌,将其尸体打飞,拦路虎尸体倒飞出去,穆霓霞紧跟其后,用其隐藏身影。

    其余山贼只看见拦路虎的背影,不知其已身亡,还以为只是被眼前女人打飞,于是靠近的两人上前想要接住其,等众人接住,才发现拦路虎胸口内陷,双目圆睁,七孔流血而死,赶紧扔下其尸体,才发现穆霓霞已到跟前。

    “月环掌”

    穆霓霞虽然主用剑招,因以刺击为主,但浪迹江湖多年,对于一些手脚功夫也多少涉猎,而现在使用乃昇月派武功,是那脾气古怪的掌门赌输给其,传授的一流掌法。这门掌法仅此一式,出掌前按照独特运行方式凝聚内力,击中目标后便会再其伤口造成一环接一环的内伤。

    两人中掌后噗一声,齐齐口吐鲜血向后倒下,连抽出武器反应时间都没有。其余两名山贼见到这个情况哪敢停留,四散而去。

    穆霓霞看着逃跑的山贼,显得镇定自若,也不搭理牵过马匹重新骑上去,待看不见人影,方才拆下伪装,脸色变得苍白,口中更是咳出一口鲜血,染红了马背。原来先前在张荣家使用的秘法是将内力散布身体何处,让身受重伤的人如同正常人一般,如果这时候动武需要使用内力,调动内力会造成伤口位置内力不足,不足以维持身体行动的力量。

    “看来要快点到达桂林谷才行。”穆霓霞看着远方喃喃自语。

    “驾!”

    乌云笼罩,明月遮霾,穆霓霞也顾不得黑夜,是否看不清路,加快速度尽快赶往桂林谷。

    桂林谷,位于越国东北部,其山水秀丽名扬七国,其中越国民间流传的神医吕茂楠,就定居其深处的碧池旁。

    这日早晨,吕茂楠正在池边晒草药,忽然耳边传来一阵马蹄声,放下手中药草,出门查看,来人正是曾经拒绝自己的穆霓霞,难道对方回心转意?于是赶紧迎上去。

    吕茂楠待穆霓霞走进,连忙搭讪说道“穆姑娘,今日风中散发花香,我正想哪里鲜花盛开,原来不是花开,而是你身上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

    “噗!”

    吕茂楠因为害羞不敢看对方脸,并未发现对方脸色异常苍白,猝不及防被穆霓霞鲜血喷了一脸,惊呼道“你受伤了!”

    “嗯!”穆霓霞虚弱的说道。

    言罢身体一软,就要跌落地上,吕茂楠赶紧上去接住掉下马的穆霓霞,将他抱入医馆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