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小竹沉默以对,倒是让谢直有点意外,这小丫头还有那么点忠心的意思啊,不过,小朋友你有点不老实啊,说好的做牛做马呢?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啊,你就算是装牲口,也得“哞”一声吧?

    谢直的脸就沉下来了。

    “怎么?以为不说话我就拿你没办法了?”

    谢直脸一黑,小竹就吓得跪倒在地。

    “小竹不敢!只是……只是小竹本是杨府奴婢,虽说看不得主人家的丑事这才私自逃脱,却也不敢忘却杨府对小竹的恩德,吃穿住用等事说来平常,不过要是没有杨府,小竹一个豆蔻少女也难免在这世上飘零,故此……”

    谢直点头,小丫头有份感恩的心,知道感谢有你,也不算是个白眼狼,不过这因为如此,才让谢直对她为何私逃杨府更加感兴趣了,要知道这种知道感恩的人,要不是真给逼急了,断然不会冒着被打死的风险脱离杨府的,想了想,他再次开口

    “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今天早晨,杨府将你的身契送到了我的手上,刚才我在县衙之中已然将各种手续办妥,也就是说,从今以后,你就是我谢府的奴婢,和杨府再无牵连了……”

    小竹听了,不由得泣不成声,多日来担惊受怕,最终有了一个结果,心中积累的各种负面情绪集中爆发,伴着眼泪喷薄而出。

    谢直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哭,结果看了一会就看不下去了,无它,小丫头哭得差不多了,就从嚎啕大哭改为抽泣,一声接一声的,还挺有节奏,谢直一想,孤男寡女同处一室,门外还有俩壮汉守门,小姑娘还一声接一声的……卧槽,这不是逼着人误会我吗!?

    “行了,别哭了。还有,站起来,以后到了谢府,除了老爷子老夫人,不用叩拜任何人。”

    “是,三少爷,小竹失礼了,嗯……多谢三少爷救命之恩……”小姑娘也是个聪明人,她知道一旦回了杨府,就以她逃奴的身份,肯定非死即残,现在谢直把她要到谢府,这才算是真正地救了她一命。

    “现在能说了吧,到底是什么丑事?”

    “请三少爷恕小竹无理,小竹想问问,三少爷问这丑事,是想……”

    “好奇,打听打听……”

    “不告官?”

    谢直愣了,小竹这话问的……信息量可就有点大了,杨龟年那小子都干了什么操蛋事,都能闹到惊动官府的程度了?不过谢直也不由得心中暗喜,他向柳三姨讨要小竹,就是受了大嫂的提示,准备好好收拾一下杨龟年这小子,绝了他拜师王昌龄的希望,如果能通过小竹掌握他的把柄,岂不是正中下怀?那小子要是敢不听话,放小竹,衙门见!

    结果,他刚美滋滋地想到这,脑海中就是“叮”的一声响。

    《唐律疏议斗讼律》诸部曲、奴婢告主,非谋反、逆、叛者,皆绞……

    谢直一看就吓了一跳,这也太狠了,怪不得小竹迟迟不敢说,原来唐朝这么不拿奴婢当人看啊,除非是谋逆这种大案,只要是奴婢状告主人,直接弄死没商量!

    他看着小竹一阵无语,这事儿咋弄啊?为了收拾杨龟寿,让小竹去送死?这种事,他还真干不出来!

    想了想,暗中一叹,算了,想别的办法吧,犯不上因为这点事儿搭进一条人命去。

    “不让你去告杨龟寿,放心吧!我谢三郎说到做到!现在,能说了吧?”

    小竹听了,感激涕零,狠狠一个头磕在地上,这才欲言又止,小脸憋得通红。

    谢直也有点烦了,还有完没完啊?到底说不说啊!?怒气一上涌,双眼就眯了起来。

    小竹一见,吓得膝盖发软,差点又跪下,她可是清楚地记得,当初三少爷反告杨龟寿的时候,就是双眼微微一眯,这才开口,这几天她的小脑袋里就没想别的,就琢磨那天发生的一切了,对谢直的这个微眯双眼的表情印象极其深刻,如今一见,一番惊恐又重新涌上心头,也顾不得其他了,直接开口。

    “回禀三少爷,那杨龟寿他……他……他通奸,还是有夫之妇!”

    谢直听了,一阵泄气,这算个屁事啊!?就他么裤裆里面那点事,后世哪天没有啊?这也值得大惊小怪的?再说杨龟寿勾引有妇之夫,连个婚内出轨都算不上,也就是能在道德层面谴责一下,有个屁用?

    结果……

    叮。

    《唐律疏议杂律》诸奸者,徒一年半。有夫者,徒两年……强者,各加一等……

    谢直见了就是一震,我去,大唐律法管得挺宽啊,通奸,一年半有期徒刑,强奸,加一等,就是两年有期徒刑,要是女方是婚内出轨,也是两年有期!这要是放在后世,娱乐圈得关进去一半!

    谢直的兴趣一下子就来了,这要是放在后世,在微博上刷出来,还得点进去看看八卦呢,更何况这事儿还能收拾到杨龟寿,他的兴趣就更浓郁了。

    “杨龟寿那小子平常看着人模狗样的,原来是这么个货色……说说,他和谁啊?”

    小竹满脸通红地看着他,一双大眼睛仿佛在说“你平常也看着人模狗样的,但是我也没想到你这样的三少爷,您嘞的眉毛都快飞到脑门子了……”

    谢直一见,不由得脸色暗红,他这才想起来,小竹毕竟是个十六岁的少女,自己这么眉飞色舞地问她这事儿……好像是有点不老合适的。

    等等!

    谢直突然意识到不对,人家两人玩人家自己的,就算不被法律和道德接受,也碍不着你个小小婢女的事儿吧?你说你没事跑个什么劲!?

    “小竹,此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就算他们通奸被你撞破,你也用不着跑啊?

    你刚才也说了,杨家其实与你有恩,撞破了杨龟寿的丑事,守口如瓶不就行了,还不是照样过你自己的日子?难道他杨龟寿还怕你个小小婢女去告发他不成?”

    小竹听了之后,一张小脸顿时红得跟一块大红布一样。

    谢直一愣,难道这里面还有其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