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现在是天宝几年?”

    听了谢直的问题,老爷子气得翻了个白眼,倒是老太太一如既往地宠溺说道“你这孩子,还说自己没事了?昏迷了三天,怎么连年号都弄错了,还天宝,咱大唐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年号了?”

    谢直顾不得别的,直接开问“那现在是……?”

    “现在是圣天子玄宗在位,年号开元,今年是开元二十二年。”

    谢直总算是轻轻送了一口气,还好,不是天宝年间……不过转念一想,卧槽,这有什么可高兴的啊?开元一共才二十九年!眼看着还有七年就到头了!安禄山天宝十四年冬十一月范阳起兵,就算今天是开元二十二年,仔细算下来,还有二十一年呗。

    自己今年十八,二十一年以后三十九,等安史叛军打到汜水县,四十……

    然后……

    卒。

    墓碑上怎么写?

    谢直,2019穿越大唐,吃喝玩乐二十年,死于安史之乱。

    真要是这么个结果,岂不是穿越者之耻!?

    可是该怎么办?

    谢直再一想到汜水县这个地理位置,差点哭出来。

    汜水县啊,古称成皋,还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名字,虎牢关!没错,就是刘备哥仨群殴吕布的那个地方,那是洛阳城的东大门啊。

    先不说汜水县,你知道洛阳城在整个安史之乱里面都经历了什么?天宝十五年,洛阳失陷,至德二年,朝廷反攻,攻占洛阳,随后大败于相州,洛阳再次失陷,宝应元年,朝廷再次反攻,再次光复洛阳,直至安史之乱平息,八年啊,整整八年,两度失陷,两度光复,洛阳城四度易手,城中住户十不存一,据说连洛阳城中的皇城都烧成白地了!

    家里被祸祸成这样,你觉得东大门汜水县能好到哪里去?

    一想到这里,谢直就不由得衷心地佩服谢家的老祖宗,这眼光,绝了,直接把家安在了战场的正中央!祖宗们,这就是传说中的立fg吧!?

    正堂之中的谢家人,一见谢直沉默不语,都惊了,这孩子这是怎么了,一会欲哭无泪,一会咬牙切齿的,不会是昏迷之后变成傻子了吧?

    老太太满心担忧,轻声说道“三郎,三郎,你要是不愿意去投军,咱就不去啊,什么前程不前程的,咱们家还能少了你一口饭吃吗?快别跟自己较劲了,咱不去了啊……”

    谢直听了,满心感动之余,深情地望着薛氏老太太。

    “回禀祖母大人,我刚才是在想……我想搬家……”

    老太太当时就震惊了,这孩子就是个傻子!

    谢老爷子不干了。

    “放屁!谢氏先祖几辈人筚路蓝缕、披荆斩棘,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才拳打脚踢下这么一份家业,你个小小的后辈子孙,说不要就不要喽?!别说你现在还什么都不是,就是你以后成了谢家的族长,也不得抛弃祖宗基业!”

    谢直脾气也上来了,斜着眼看着老爷子,老祖宗把家安在战场中间还有理了不成?我还没找他们算账呢,你还敢跟我提他们!?我这是要救你们的命好不好?你还跟我嚷嚷!?

    你不走,行,我自己走!

    他刚要开口,脑海中突然“叮”的一声响。

    《唐律疏议名例律》,十恶……七曰不孝……诸祖父母、父母在,而子孙别籍、异财……

    《唐律疏议户婚律》,诸祖父母、父母在,而子孙别籍、异财者,徒三年!

    文字的意思很简单,只要爷爷奶奶、或者爸爸妈妈还健在,谁要想自己搬家到别的地方,或者建立小金库,没别的说的,直接三年有期徒刑!

    还要带上一个“不孝”的名头,连皇帝大赦天下都不带你玩!

    因为啥?

    十恶,不赦!

    谢直一看,恨不得仰天嘶吼,还他么让不让人活了!?

    老太太一看他眼珠子都憋红了,生怕这孩子憋出个好歹来,再次毫无底线的劝解,不过即便是燥得厉害的老太太也不敢支持谢直搬家的提议。

    “乖孙子,好好和你祖父说话啊……

    你说你这孩子也是,怎么好好的想起搬家来了?

    你是不是觉得汜水县太小了,没什么好玩的啊?”

    谢直还没说话呢,旁边的柳氏直接插了一嘴,“我看啊,就是前两天去石淙山把心给玩野了,这回可好,不光自己玩,还想带着一家子一起玩去……”

    老太太狠狠瞪了她一眼,自古以来,只有宠孙子的奶奶,可没听说宠儿媳妇的婆婆,柳氏一见老太太的大白眼珠子,可就不敢说话了。

    老太太继续轻声细语地对谢直说道“乖孙子啊,你要是想玩,那还不容易,带着谢孝、谢义他们,再带上你牛家那两个表弟,想去哪去哪,玩呗,也用不着搬家啊?

    要是你觉得玩不够,也好办,学你二叔,当官去,反正朝廷的官山南海北的哪都去,一去还好几年,还不够你玩的?”

    谢直一听,顿时心花怒放,对啊,我搬不了家,我当官!我当了官,上哪不行?只要躲开安史之乱,你们人脑袋打出狗脑子来,关我屁事!

    一想到这里,谢直乐了,也不管别的,几步到了老太太身边,狠狠一抱。

    好家伙,给老太太吓了一跳。

    “你这孩子,多大了,还没给正形!你这个三叔怎么给你大侄子做榜样啊?”

    话虽是这么说,老太太却由衷的高兴,看看,我孙子,和我这感情!

    谢直不管大侄子谢文都看傻了那劲头,对着谢老爷子说道

    “行,祖父大人,我当官……不是……我谋前程去!

    不过,幽州我可不去!”

    废话,幽州乃是安史之乱的大本营,跑那当官,不是一头杵进贼窝子了么?

    谢老爷子看着自家的三孙子,想弄死他的心都有了,最后还是在老太太温(yan)柔(li)的目光中冷哼一声。

    “不去幽州,也行,去陇右吧,正好跟你大哥作伴去……”

    “不去!”

    谢直直接摇头,平灭安史之乱的主力部队就是陇右大军,上那,干嘛?折腾一圈不还得上战场?

    老爷子一听他斩钉截铁的拒绝,脑门子上的青筋连着蹦了一蹦,又看了看自家夫人更加温(yan)柔(li)的目光,强忍着问道“那你想去哪?”

    “西蜀。”

    西蜀可是好地方,玄宗避难都往那跑,绝对安全。

    “西蜀没熟人。”老爷子也懒得废话,青筋,蹦。

    “岭南。”

    岭南也是好地方,祖国的最南端,累死安史叛军都到不了。

    “你会游泳吗?咱家和水军没来往。”老爷子生生给气笑了,青筋,再蹦。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最后一个了啊,江南,或者淮南也行。”

    这也是好地方,虽然受到了一些影响,终究没有遭受兵灾。

    结果……

    老爷子的青筋,蹦蹦蹦!

    直接开骂

    “我是折冲府果毅校尉,不是他娘的兵部尚书!

    淮南、江南那是什么地方?

    繁华之地的肥缺能落在你头上!”

    说完之后还不解气,直接冲着老太太说道

    “你不是要给你大哥写信吗,写吧,让他给安排,我看看堂堂大唐国公爷能不能给安排喽!?”

    老太太也是一脸为难,最后对谢直说道

    “乖孙啊,你说的这几个地方,实在是力有不逮啊,就算以你大舅爷在军中的势力,恐怕也安排不下去啊,不行……你再想想?”

    谢直也是无语,这可怎么好啊?能去的不安全,安全的不能去,这从军一途,这不是断了吗?既然武道一途不成……

    突然,他灵机一动,脱口而出。

    “要不……我读书考进士吧……”

    结果……

    “不行!”

    看热闹看了半天的柳氏,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下子就蹦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