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职场短跑健将 > 第二十四章阴谋二
    不合乎常理的背后往往有阴谋,而阴谋的被后往往是目的。这个世界上,有些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常常不择手段。

    郭吕老婆来学校抓小三的闹剧成为很多人的话柄甚至是把柄。

    有人跑到王志仁校长办公室强烈建议,这件事不能就这么不了了之,一定要调查个清清楚楚,水落石出。江北市教育局纪检书记还收到了匿名举报信和照片。这张照片很明显是专门拍摄横幅和校门口的,看不到举横幅的人。

    尽管王志仁校长亲自去教育局做了详细的解释,还公开在全校大会上替郭吕“伸冤”。但是郭吕老婆来学校抓小三的闹剧还是成为了江北一中街谈巷议的火热话题。而且人们前一分钟聊得无比开心,一旦见到郭吕就立即停止了聊天。郭吕难以忍受这样的生活。每当他看到同事正热火朝天的聊天,不论人家聊什么,哪怕是开会的时候有人低声交头接耳,郭吕心里都会猜想,人家是不是在聊自己,是不是在笑话自己。日久天长,郭吕患上了轻度抑郁症。

    郭吕患上轻度抑郁症的表现是只要看到有人说话他就认为人家在骂他,甚至想害他。他对王校长说,金贵查出来给他老婆发短信的号码主人是黄水省一个小煤窑上的矿工。这件事那天只有陈昱明在场,陈昱明一定想谋害自己,将来陈昱明要把他骗到黄水老家,请他参观煤矿的时候,把他扔在矿井里,永远不让他出来。而同样的内容他给陈忠永校长讲的时候却是他做的一个噩梦。

    郭吕的讲话半真半假,但那个发短信的电话号码是黄水省一个小煤窑上的矿工的电话却是千真万确。

    王志仁虽然没有报警,不想把这件事的影响扩大。但是他还是托自己在黄水省的同学,朋友,调查了一下这个矿工的情况。调查结果是这个矿工半年前就去世了。

    线索断链了。王志仁校长开始对陈昱明变得冷淡起来。他不会相信郭吕的话,但也不能排除这件事和陈昱明没有关系,因为陈昱明也是黄水省人,而且是煤矿上长大的矿工子弟。

    其实,碧海高级中学的老板兼校长朱悟鼐就是靠在西北地区黄水省的小煤窑贩卖煤炭起家的。王志仁校长做梦也没想到这一点。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话绝对是一句天下通行的真理。也是郭吕老婆来学校抓小三当天,陈昱明看到横幅的第一反应。

    朱悟鼐有个表弟在江北市火车站附近开了一家快捷酒店。就在郭吕老婆来学校闹事的前不久,有一天晚上朱悟鼐应酬完路过火车站,顺便就溜达进了表弟的快捷酒店。在大堂里,朱悟鼐正和唐弟朱皖铭聊天,突然他看到一对年龄差距较大的男女一前一后进了酒店。而且这女子看起来非常眼熟。

    朱悟鼐学历不高,但记忆力相当惊人,他马上想起来,这女子曾经来碧海高级中学应聘过,而且都已经录用,但后来又毁约。说是应聘到了更好的学校—江北一中。对,就是她。

    朱悟鼐很好奇这女子怎么跟一个年龄像她父辈的人开房间,就让表弟查看了一下他们开房登记的身份证。结果她们开房只登记了一个人的身份证。朱悟鼐一看是尹丽丽,一拍大腿,说“没错,没错,就是她。”

    朱悟鼐表弟说,这两个人上周同一时间也来开过房,随即查看了记录,上周登记的是郭吕的身份证。朱皖铭说“表哥想知道这个郭吕吗?我一个电话就能查清。”

    朱悟鼐说“爱是谁是谁,跟我又没什么关系。只不过这女子曾经来我们学校应聘过工作。”

    朱皖铭一脸奸笑,说“表哥不会是也看上这个女人了吧。”于是他没经过朱悟鼐同意,就给自己在公安局的哥们打电话,查询了郭吕的情况。公安局的哥们说,现在管得严,只能告诉郭吕是江北一中的德育处主任,家庭住址等别的信息实在是不能多说,无法奉告了。

    朱皖铭说明了郭吕的身份后,朱悟鼐反而不好奇了。朱悟鼐现在虽然办学校,当校长,可他在生意场上的那份机灵始终没有改变,他沉思了片刻,自言自语说“天赐良机!”朱皖铭不明白表哥在说什么,问朱悟鼐什么天赐良机?可是朱悟鼐心里一直盘算着怎么把这个经验丰富的老德育主任弄到自己手下,让他来碧海高级中学效力。他连话都没说就匆匆离开了酒店。第二天,朱悟鼐又来到表弟酒店,对着表弟耳朵如此这般说了一通,两个人嘻嘻哈哈笑了起来。

    结果,当郭吕和尹丽丽再次来到这家酒店开房的时候,被针孔摄像头录了像。

    朱皖铭是个干脆人,他直接跑到江北一中约尹丽丽出来到门口辣天下的川辣包间谈话,如果不来,后果自负。吓得尹丽丽按时来到辣天下川辣包间里。

    朱皖铭单刀直入说“小妹,哥哥我求你办一件事,我哥哥开了个学校,你知道,是碧海高级中学。办学校你知道,没有人才不行。可是,你也知道,一个新生的民办学校,想要张罗人才那是件非常为难的事,现在的人才,动辄要房要车,要高待遇。我哥哥他现在没这个条件,只能靠我来帮忙了。”

    尹丽丽一脸惊吓“那你要我干什么?我算个人才?你们看上我了吗?”

    朱皖铭阴沉着脸说“不是你,是郭吕郭主任。”

    尹丽丽说“那你们找郭主任,找我干什么?”

    朱皖铭凶狠地说“我刚才说了,第一,我们现在没多余的钱去高条件,高待遇挖人才。第二,如果是普通的挖人,我们费这功夫干嘛。听好了,我要你把郭主任给我挖到碧海高级中学,必须以你的名义,否则郭主任来了带着怨气不好好干,我们就前功尽弃了。最主要的是,郭吕不能一个人来,他要带着江北一中所有教学管理制度、德育管理制度、考试制度、招生宣传制度、教师考评制度、后勤制度等等,凡是涉及学校教育教学管理方面的,统统给我们带过来。总之,有丰富越好,越详细越好。”

    尹丽丽听完生气地回答“对不起,我做不到。再见。”

    朱皖铭怪异地笑着说“尹老师,别急吗,你想不想看看这个东西?”

    尹丽丽惊讶地看到朱皖铭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u盘。她急忙问道“这是什么?”

    朱皖铭说“陈老师为人师表啊,这个u盘里的视频要是出去传,你和郭主任可就出名了!”

    尹丽丽大喊“无耻,卑鄙!”

    朱皖铭说“别生气,只要你配合我们,我是不会随意让这么珍贵的东西流传出去的。”

    尹丽丽眼泪落了下来,心想自己从小娇生惯养长大,到哪都想找个人多关心照顾自己。自己投靠郭主任,只不过是想找个依靠,有个靠山而已。谁知道竟惹出这等麻烦。他无可奈何,只好委曲求全答应了朱皖铭。谁知道第二天,朱皖铭又约出来尹丽丽,说昨天给她的是拷贝出来的u盘,今天这个卡才是摄像头里自带的。但是她再必须答应一件事,就是把刚刚得了奥数金牌的这个王旖旎同学一起带到碧海高级中学来。而且必须赶到12月高考报名前把事情办完。

    接下来就发生了郭吕老婆到学校抓小三,学校门口举横幅的事情。

    郭吕的日子不好过,其实压在心里什么都不能说的尹丽丽更难过。她终于忍不住了,对郭吕说“郭哥,我好害怕,我们俩的事情迟早会被人知道。现在你已经被搞臭了,再在江北一中待下去,实在是难受又丢脸,以后还怎么混呢。”

    郭吕说“我该怎么办呢?都是这个该死的陈昱明,我都这把年纪了,我要跳槽离开江北一中,人家谁要我呢。”

    尹丽丽说“去碧海高级中学吧。那里刚刚建校不久,最需要的是像你这样有管理经验的人才。年龄大了,不要紧,你把江北一中的管理模式、教学模式,把这里的软件一并带过去,看他们欢迎不欢迎你。”

    郭吕说“我真不舍得离开江北一中,快三十年了。”

    尹丽丽登着眼睛说“你不舍得离开江北一中,人家背后天天戳你后脊梁,你忍受得下去吗?万一哪天把我也揪出来,你不想离开也得离开。”

    郭吕两眼发呆说“说得也是。”

    尹丽丽接着说“碧海中学不是也抢着宣传那个奥数获奖的学生王伊妮吗?你去劝说他赶高考报名前转学,和你一起去碧海中学,带上这么大的礼物,你过去只不定还能当个主任呢。”

    郭吕一听,觉得不对劲,反问尹丽丽,为什么要这样呢?还要带上王伊妮?

    这时,尹丽丽生气了,说“郭哥,你别问这么多了,你听我的,赶紧离开这里吧。”

    郭吕不解地说“丽丽,我是很想离开这里,恨不得马上就离开,可是你为什么让我带上王伊妮呢?”

    尹丽丽激动地说“郭哥,我求你了,你答应我。你要不答应我,我就走,我走前把我们的事情和嫂子讲清楚,和王校长讲清楚,我就走得远远的……”

    郭吕无奈地说“别,别,别,我今晚好好考虑一下。”郭吕又犯起抑郁症来,他心想,完了,连尹丽丽也想害自己。

    第二天,郭吕就给尹丽丽发信息“你昨天说的,我答应你。”

    郭吕是个做学生和家长思想工作的高手,没几天,王伊妮家长来到学校要给王伊妮转学,班主任和教务主任苦口婆心地相劝,不起任何效果。

    王伊妮的转学手续办理速度令人吃惊。

    时间不久,就在江北一中还有三天百年校庆的时候,江北一中发生了一件除了尹丽丽外,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怪事—郭吕向王校长递交了辞职报告。

    郭吕连手续都没有办,人就到了碧海高级中学,新任职务是常务副校长。而这个常务副校长的收入比原来江北一中德育主任的收入减少了一半!

    王志仁校长蒙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