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煜景而归 > 第两百三十九章重刑

第两百三十九章重刑

    方才退下的琴师、舞姬不知何时也返回了大殿之上。

    古琴涔涔、衣袖飘荡、鸣钟击磬、乐声悠扬,端的是一派歌舞升平的模样。

    大殿之内的众人却是没有心思去观赏这歌舞。

    皆是沉默的坐在席位上,不时朝着殿外张望片刻。

    约莫一个时辰的样子,外头候着太监便来报说程将才已入宫门了。

    众人不停在窃窃私语,猜测着此番搜查的结果。

    “这程大人也回来的太快了些,也不知道找没找着人?”

    “就是,着才一个时辰,从宫里到贤王府虽是离得近。

    “但乘马车一个来回也差不多得要一个时辰。

    “程大人还等调令禁军,便是快马加鞭也不该这般快才是。”

    “就是说,怎的回来的这么快,莫不是压根没找着人……”

    “没找着人也该仔细搜查下,莫不是一去就找着了才回来的这般快。”

    “难说,贾安若真在贤王府那必定不能随意让人发现了。”

    ……

    众人不断猜测着,一时间大殿内显得有些嘈杂。

    凤卿岩端坐在金漆雕龙宝座上,也微微蹙起眉头。

    边上,悠扬的琴声不断传出,身着纱衣的舞姬还在费力的舞着。

    那欢快又轻松的步子与这大殿在的气氛格格不入。

    凤卿岩摆摆手,琴声渐停,表演的人微微弯了弯,缓缓退了下去。

    程将才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大步跨了进来。

    他身身材魁梧,穿着一身银色的软甲,行走时步步生风。

    众人见着他见着他孤身一人进来。目光不停的朝着他身后看去。

    确认了他当真是孤身一人回来,一时间有些惊定不疑。

    “结果如何?贾安可在贤王府内?”凤卿岩端坐在主坐上,沉声开口。

    程将才先给他行了礼,这才开口道“回皇上的话,末将还未到贤王府。”

    他话音一落,众人皆是惊讶出声。

    “这是怎么回事,什么叫还未到贤王府?”

    “这程将才去了一个时辰竟是还未去贤王府?”

    “就是说啊,既然还未到贤王府,他现在回来又是为何?”

    ……

    众人大眼瞪小眼,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贾怀生微微蹙起眉,沉声道“诸位稍安勿躁。

    “程大人乃是奉了皇命前去贤王府,他此番半路返回,想来定是会给出个合理的解释的。”

    他特意将皇命两字咬的极重,像是在安抚别人,也像是在安抚自己。

    程将才,只朝着凤卿岩道“启禀皇上,虽未到贤王府,却是找到了贾安。”

    贤王心底一惊,猝然抬头看向他。

    程将才面上平静,缓缓道出“今日宴会兹事体大。

    “臣负责宫内的安全,早早便派了人看守住各个宫门。任何人出入都会有人前来与臣通报。

    “方才贤王和丞相在席上争执不休间,有小厮想趁机混出宫去。

    “被臣所安排看守宫门的人拦下,经过检查发现乃是贤王府的小厮。

    “通报之人禀明之后,臣唯恐与此事有关,便派了人偷偷跟了上去。

    “果真发现那小厮回了王府后偷偷从后门带了人出来。

    “臣奉命前往贤王府搜寻贾安下落,听闻此消息,便没有前往贤王府。

    “而是直接前往那小厮躲藏之地,果真在里面发现了贾安。”

    程将才将事情缓缓道出,丞相府众人闻言悬着的心终是稍稍放下些。

    不管是不是在贤王府,只要找到贾安便好。

    “贾安如今在何处?程大人为何未将他带来?”贾怀生连忙开口追问道。

    程将才闻言面上有些古怪,思索了片刻,这才道“贾安他……

    “他如今的模样实在有些吓人,臣唯恐惊扰了娘娘和皇上,所以并未将其带上殿来。

    “人就在外头候着,若是……”

    “将人带上来!”他话还未说完,凤卿岩便冷声开口。

    “臣领旨。”程将才沉声应下,朝着外头高声道“带贾安上来!”

    他话音一落,众人便纷纷伸长了脖子朝着大殿门口看去。

    殿外脚步声响起,侍卫架着贾安缓缓出现在众人眼中。

    大殿内灯火摇曳,众人借着灯光朝着被侍卫架在中间的贾安看去。

    他只穿着一身被血染得看不出颜色的中衣。

    上头有着无数的的鞭痕,裸露出衣服底下猩红的伤口。

    许是方才侍卫在外头已经给他稍微整理了着装。

    衣服虽破烂不堪,但到底该遮的地方都遮上了。

    他身形褴褛,整个人脚不落地,全凭着侍卫架着他前行。

    披散这头发,让人看不清面容。

    几人才刚刚进来,众人便闻见一股子酸臭味,混合着腐肉的气味,十分刺鼻

    男眷席上众人虽也闻见这刺鼻气味,但大多数人只关注那被侍卫架在中间的贾安。

    女眷席上却是有不少贵女小姐纷纷皱起眉,以帕子掩住口鼻。

    “参见皇上。”侍卫架着他跪在大殿中央行叩拜之礼。

    离开了侍卫的搀扶,贾安便整个如同一滩烂肉摊在地上。

    他身子稍稍动了动,挣扎着想要跪地行礼,动作显得十分艰难。

    凤卿岩眉头紧蹙,冷声道“免礼吧。”

    他说着,将目光落在中间的贾安身上,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回皇上的话,贾安被人用了重邢,手脚几乎被废。

    “如今还稍稍能动一些,却是不能用大力气,连站地都不行……”

    那侍卫说着微微将他的裤腿撩起一点。

    露出掩藏在下面那布满伤痕的的皮肉。

    众人目光落在他脚腕上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上。

    那伤口新旧不一,看上去倒不像是一次性留下的。

    而是有人一刀一刀,一天一天,一点点留下,日积月累形成。

    那伤口周围还有一片片被灼伤的皮肤,挂着一些腐肉,那刺鼻的腐臭味便是从那腐肉上传出的。

    那肉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伤口看上去像是被什么东西撕咬过一般,十分恐怖。

    众人见状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气,看向贤王的眼里满是惊恐。

    这贾安一进来,众人便皆是看出他明显是在贤王府被人用了重刑

    只是他们如何也没想到,这刑法竟是这般残忍。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得多狠心肠才能想出这样折磨人的招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