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第九十五章奇袭欧什

    城堡前面是有城墙保护的,联军进攻得先攻陷城墙才能进攻主堡,而城堡后面没有环绕的城墙,主堡直接暴露在外。

    奇袭的勇士们就能用绳索攀登主堡墙壁上的窗户。

    吉罗德把城堡里所有带把的人都派去前线抵抗了,现在主堡里只有一些女仆和伯爵夫人。

    阿萨莱德抱着她的三个儿子惊慌失措,她的女仆们赶紧关上窗户。

    结果外面传来了劈砍窗户的声音,同时隔壁的大门被狠狠踢开,显然有人从隔壁窗户进来了。

    阿萨莱德被一个极为失望拉着脸的士兵看守着,其他人去背刺吉罗德了。

    当外面的联军发现己方的旗帜出现在城墙上后纷纷像打了激素一般全军出击。

    倒霉的吉罗德慌不择路被自己人挤下了城墙,好在他是在下城墙时摔下来的,高度并不高,否则有他受的。

    比武大赛的平民冠军克罗南也参与了此次乘着浓雾偷袭的行动,当城堡被攻陷后他没有去像其他同伴一样去壁咚城堡里的女仆们。

    而是去马廊挑选了一批好马,然后骑着马冲进教堂里用一个又一个袋子把银器装入然后放上马匹。

    克罗南没有去壁咚那些女仆是因为自己妻子比她们漂亮多了,而且他现在需要钱和一匹好马,他想要晋入骑士阶级。

    和克罗南一起参加偷袭行动的还有一位贵族家的次子,论继承家产爵位前面有一大堆哥哥铁定轮不到他,于是他自告奋勇来镀金。

    但是这个任务太危险,他这位公子爷被派去看守伯爵夫人,他心情糟透了,队友们在顺风杀敌掠夺宝物,自己却只能看守一个碰不得的伯爵夫人还有他的三个小屁孩。

    伯爵夫人和那些女仆们可不一样,壁咚她可是要付出惨痛的代价的,公子爷只能继续苦着脸看守她。

    李刚五人都很高兴,攻陷这座地势险要的城堡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这样计划成功的几率大大提升。

    当晚李刚就在城堡大厅里吃上了晚饭,同时拉着俘虏吉罗德把酒言欢,吉罗德老实交代了阿基坦王国的动态。

    虽然很详实,但吉罗德被俘虏后就无法继续提供信息了。

    现在阿基坦女王阿格妮丝正在首都波尔多补充她的军队,毕竟拉马什伏击战和布列塔尼还有安如拉锯战这些打下来还是有些损失的。

    看样子阿格妮丝确实在等他儿子海因里希到来后和联军决战。

    与此同时五国舰队也已经在布列塔尼集结完毕,正在赶往阿基坦的加龙河口。

    联军没有在阿马尼亚克过多停留,很快次日就朝波尔多进发了。

    同时海因里希也已经把图卢兹城堡包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奥拉夫搬了把椅子坐在城门上边钓鱼边观察帝国大军。

    海因里希打马靠近图卢兹城堡侦查,发现守军极其不给面子居然都在钓鱼。

    海因里希非常想用舰队封锁图卢兹的河道,但是神圣罗马帝国是一个松散的组织,这个政治实体的皇帝居然是选出来的而不是世袭的。

    因此神圣罗马帝国内部的邦国比其他封建国家的附庸们拥有更多的自由,好在帝国体量过大谁也不敢不拿它当回事。

    神圣罗马帝国也是有海军的,但是基本都在帝国北部海岸的那些自由市和南方的商业共和国手里。

    让他们做生意他们自然乐意,要征调他们的船只那就是死要钱,这可是真的。

    第四次十字军之所以锤在拜占庭帝国头上就是因为十字军付不起威尼斯商业共和国的钱。

    结果威尼斯人就要求十字军给他们做事来还钱,结果这发十字军就打在拜占庭头上。

    由此可见海因里希要是不给钱那是一艘船也别想要到,抽调封臣们零散的船只当然可以,不过对于敌方的四个岛国加北海舰队来说这点船基本等于白给。

    海因里希打算一边把护城河的水龙头关了,同时组装投石机。

    幸运的是这里本来就有许多阿基坦人遗留下来的投石机和弹药,加上神圣罗马帝**队带来的足以给图卢兹城堡里的守军们足够的苦头吃。

    奥拉夫知道自己这只残军就是用来拖延时间的,对于悍不畏死的系统大军来说防御战简直再适合不过了。

    李刚全盘交代了奥拉夫,奥拉夫知道不会有援军到来,因此他在海因里希没来的这段时间可没有只钓鱼。

    他奥拉夫还把城门彻底封死了,奥拉夫就没想过要出来。

    当帝国人在关水龙头时联军舰队终于来了,帝国人关的是加龙河的支流,联军的大船进不去,但是爱尔兰的龙头战舰和北海舰队可以进去。

    于是海因里希刚刚伸向水龙头开关的手就被打回来了。

    但海因里希的投石机还在继续运作,三班倒不停的轰炸着图卢兹城堡。

    帝国人匆匆给刚刚组装好的冲车铺上稻草然后浇上水淋湿放火,然后就推着他们去冲击护城河上的桥门。

    奥拉夫赶紧命令桥门守军撤退,临走时桥门守军还放了一把火把桥门点着了。

    帝国人敲开桥门后发现是一片火海,不得不暂停攻势。

    期间发生了一件很搞笑的事情,帝国人觉得桥头起火无法通过于是撑起盾墙顶着系统长弓手的箭雨去灭火。

    灭完火后发现桥头堡的残骸道路太狭窄冲车无法通过,于是只能改天再来烧毁桥头堡。

    现在桥头堡已经湿透了,帝国人聪明反被聪明误。于是把怒火全用在投石机上,飞向城头的石头更多了。

    此时另外一边的联军抵达阿让发现空无一人,守军都不见了。看样子阿格妮丝是想在波尔多决战。

    威廉指挥联军舰队封锁波尔多海岸和加龙河,这样波尔多的波尔多城堡就无法从海上获得补给,同时海因里希也无法渡河救援西方的阿格妮丝。

    不过联军有预感不会发生攻城战,因为阿格妮丝有一整只王国的军队波尔多装不下,因此大多数人认为阿格妮丝会寻求拖延性的决战,在波尔多的三角洲突出部负隅顽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