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打算“约谈”的两个目标,一个都没来,荀牧与苏平气愤之余,也满是无奈。

    事到如今,也只好向上级申请发布协查令与网上追逃令,希望能把人给逮住押送回来了。

    “小祁,”松哥满脸自责,看着祁渊:“我很抱歉,没能早点看穿那女人的真面目,如果我谨慎一点,把那女人控下,说不定……”

    祁渊摆摆手,打断他,说:“谁也不想的。”

    实际上,他心中当然有怀疑——哪怕没有三伯朋友那通电话,单单按照松哥讲述,以及根据执法记录仪中拍到的,关于那女人的表现,就已经足够可疑了。

    连他都能看出问题,松哥又怎么会毫不设防,就这样放任那女人离开,连家庭住址都不问一个?

    当然,祁渊也不会认为松哥有问题,只是在想,他或许在谋划着什么,只是出于某些原因,不能告诉自己。

    但他如果真有计划,一定会找机会告诉荀牧和苏平的。至于自己,问也没用,不如当做不知道了。

    松哥还是一个劲道歉,祁渊心里焦急,却也只能摁捺着,并反过来劝慰松哥。

    “嗯……”说着说着,他忽然注意到松哥表情有些不对劲,并连连对自己使眼色。

    “松哥他这是在提醒我什么吗?叫我放宽心?还是?”

    见他反应,松哥终于松了口气,对他点点头。

    “看样子,我猜对了……”祁渊了然,接着忽然灵机一动,掏出手机,打开备忘录,两根大拇指戳戳戳打了一段话,又把手机递给松哥。

    他愣了愣,跟着眼前一亮,赶忙接过手机,把祁渊打的那段话删了,另打一段上去,跟着将手机还给祁渊。

    “这……”祁渊看了下内容,惊愕交加,忍不住抬头盯着他,见他轻轻颔首,便将这段话也给删了,把手机收起来,随后沉着脸,不耐烦的说:

    “行了行了,现在讲这些还有什么用?你要真愧疚,有本事帮我把侄女找回来啊!”

    “小祁,”松哥脸带笑意,语气却万分纠结:“你再给我个机会,我保证……”

    “哼!”祁渊一声冷哼,转头就走。

    走了两步后,他又忍不住把手插进口袋,握紧手机,心脏砰砰乱跳。

    “那女人要自首,愿意配合我们调查,把犯罪团伙一网打尽,我在她身上放了枚定位窃听器。但她为了取信上头,也在我身上放了窃听设备,所以不方便多说,见谅。别急,我们一定会把你侄女救出来!”

    这是松哥在他手机备忘录上写的内容。

    玩无间道的节奏。

    不过,这段话无疑解开了不少疑点,也给他吃了颗定心丸。

    但他眉头很快又皱了起来——他三伯那个朋友,究竟是什么意思?

    另外,好端端的,犯罪团伙里怎么会有人忽然反水想自首了?这里头是否有问题,隐藏着什么阴谋算计?

    那女人被通缉多时,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要有人或看中高额悬赏金,或扛不住压力而有心反水的话,早就自首了才对。

    这么一想,他刚放下去一点儿的心,便再次悬了起来。

    但他一个见习生,在需要回避调查的情况下,还能怎么办呢?

    思来想去,也只能选择相信荀牧他们了。

    ……

    晚上八点,会议如常召开,各组刑警轮流汇报调查结果。

    总结起来就两句话。

    往好了讲,各方面布控已经完成,各交通枢纽都已经戒严,各要道也都被封锁,犯罪团伙插上翅膀也飞不出余桥范围。

    但往坏了说,就是一无所获。

    祁渊坐在一旁,用力掐着签字笔,指节微微发白。

    他时不时的看向松哥,担心会议内容被犯罪团伙通过窃听器听到,并从中研究出薄弱点,突破封锁线,溜之大吉,那他的侄女儿可就再难救回来了。

    更糟糕的是,要他们觉得自己跑不掉,想殊死一搏,甚至产生了拉个人垫背的念头……

    在祁渊忐忑下,会议结束,荀牧宣布散会。

    等他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间跟到了荀牧的办公室。

    此时此刻,荀牧、苏平和松哥,三双眼睛正盯着他。

    “回神啦?”荀牧似笑非笑:“想些什么呢,就跟魂丢了似的。”

    祁渊张张嘴,想解释两句,但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最后只是摇摇头,轻叹口气,站起身说:“抱歉,荀队,我……我先去吃个饭,你们聊。”

    “行了,坐着吧,等会一块吃,不用回避。”苏平淡淡的说道:“不把话讲开,怕你根本不会安心。

    这样,给你透个底,咱们今晚行动,把你侄女救出来,放心了吧?”

    “确定目标下落了?”祁渊眼前一亮。

    “松不跟你说了嘛?”苏平皱眉:“他在那女人身上放了枚具备定位功能的窃听器……”

    祁渊大吃一斤:“苏队,你怎么就……怎么就直接讲出来了?”

    “安啦安啦,”松哥说:“跟你演完戏不久,我就故意借队里的金属探测器‘找到’自己身上那枚窃听器,处理掉了。接下来咱们说的内容,除非有人透露出去,否则那帮家伙听不到。”

    “那就好,那就好。”祁渊松口气,接着又满是期待的问道:“那,今晚行动……”

    “有那女人跟咱们里应外合,万无一失。”荀牧说:“但有一点,你不能参与,在队里等我们消息吧。”

    “好!”他答应的非常干脆。紧接着,他又把自己的顾虑说出来:“只是……这人为什么会忽然自首?会不会是陷阱?”

    几人对视一眼,接着,松哥轻笑着说:“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啊。放心吧,好解释,这人之所以选择自首,导火索就是你侄女呀!”

    “我侄女?”

    “没错。”松哥点头:“嗯,你没完整看完执法记录仪,不清楚也正常。

    简而言之吧,她发现团伙这次劫持走的女婴,竟然和咱们警方有着血亲关系,慌了,认为团伙这次铁定要栽跟头,跑不掉。

    所以她思来想去,决定自首,争取减刑的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