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接到警报,警察很快就驾驶警车出现在事故发生地点。

    陆南夜跟警察说了几句,警察也想揪着那货车司机去警察局内。

    “走吧。”陆南夜走到辛月面前,打断了她那拨打电话的动作,她听到这,整个人处于懵逼状态。

    “我们不是得跟他们去局内汇报下吗?”辛月反问眼前人。

    不过,既然陆南夜说可以走的话,就是处理好这事了,想到这,辛月也拦了一辆出租车跟陆南夜上车。

    十分钟后,他们也抵达陆氏集团门口。

    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会议室内,辛月率先进入,她看会议室内的人,还有那坐在副总位置上的辛磊

    “不知,各位大半夜的赶来公司做什么。”辛月整理好自己的仪态,盯眼前人看,那双好看的美眸内迸发出淡然之意。

    她出现时,辛磊眼中划过一抹诧异,他很会掩饰自己的情绪,没一会便将自己情绪掩盖掉,换做一副平静神色。

    “自是来选举总裁的,众人皆知,这陆总昏迷不醒这偌大的陆氏就靠一个女的支撑着。”

    “若妹妹你能支撑得住,身为哥哥又作为陆氏股东的我,自是不用为你操心那么多。”

    辛磊这话潜意思内,就是在说辛月没能力管好陆氏集团,能代替陆南夜的人只有他。

    辛磊说完,修长的手,慢慢敲打着会议桌,咚咚咚,发出几声好听的声音。

    “你要说的说完了?”

    “说完的话,麻烦你闭嘴。”辛月扬起一抹疏远的笑,笑不达眼。

    辛磊听辛月的话,再看看像她那,见她眼中呈现的眼神冷淡得很,将双手合拢后放在交叠腿上,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我倒想问问,你们这一些见陆氏有难立马卖掉手中股份的老股东,到底是有何颜面出现在这陆氏集团内要求换总裁。”

    “若你们手中的股份没卖掉,你们兴许有机会跟我们叫嚣换总裁的事,可你们现在有股份吗?你们还是陆氏集团的股东吗?”

    “以前没卖掉股份的你们,蠢蠢欲动的你们叫做白眼狼,现卖掉股份还大义凛然出现在公司内叫做厚颜无耻。”

    “哦,不对,应该禽兽不如。”

    辛月站在众人面前,那双漂亮的双眸在白炽灯照射下,显得更加犀利好看,她这一番话说完,那些早不是陆氏集团股东的人,觉得脸上一阵热。

    他们知道,他们现不是陆氏的股东,确实说不上什么话,可被一个晚辈当面这么打脸,确实是受不住。

    想到这,他们几个人纷纷对视后,倒也统一战线。

    “辛月,你别太无耻了,就算我们现在不是陆氏集团的股东,但我们曾经是,我们总不能看着我们的心血被你毁了吧?”

    “照我们看,你还是乖乖滚回家去,陆氏集团不是你该呆的地方,你也没自个呆。”

    股东们你一句我一语的吐槽辛月,吐槽时,他们清楚瞧见辛磊俩上表情正泛着愉悦神色,知道他是赞成他们骂人的,继续骂骂咧咧着。

    辛月看眼前股东们,如此厚颜无耻,忍不住轻笑出声,“呵呵呵,真好笑。”

    他们看辛月笑出眼泪的模样,对视了一眼,他们看辛月的眼神不解得很。

    不等他们再次开口,她也让保安们将他们都架出去。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这一些泼皮早就不是陆氏集团的股东们,将他们丢出去。”辛月嗓音夹杂丝丝怒意。

    她话落,门口的保安立马进入,跟着将这一些曾经当过陆氏集团的股东们架起来,丢出去。

    他们被辛月加起来,一个个,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在被架起后不断挣扎着。

    “辛月,你这臭女人,你敢丢我出去试试看,看我们会不会将陆氏搅得天翻地覆。”

    “对,你敢丢我们出去,明天陆氏集团就别想开了。”

    他们一行人威胁着辛月,保安见状倒停顿下来,等待辛月答复话。

    在他们等待辛月答复时,辛月眼底斥满阴霾,接着低着嗓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将他们丢出去。”

    保安们见辛月铁心要丢他们出去,自是一人架一个将他们丢出去。

    一时间,会议室内就剩下辛月跟辛磊。

    他们两人四目相交,空气中掺杂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你要自己出去,还是我让人架你丢出去?”辛月柳眉一挑,眼内闪烁出的神色格外不屑。

    她看不起辛磊这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辛总,我来。”站在一旁的陈末听到辛月的话,立马起身挡在辛月面前。

    陈末现在担心辛月出事,若辛月在他眼皮底下出事的话,按照陆总那尿性,肯定会杀了他的。

    辛月看陈末那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身影,倒伸手拦截着他,紧跟着道,“没事,他在这没法对我做什么事”

    说是这么说,但她对于辛磊依旧是戒备着。

    辛磊可是个疯子,什么都做得出来,想到这,面色凝重。

    “辛月,只要你告诉我梁洁在哪,我便不会为难你,也会留陆南夜一条命。”

    “哦,对了,你别忘了你儿子,也就是我侄儿还在家里呢,不知道我那侄儿见你们没回家会不会担心。”

    辛磊变相的威胁辛月。

    辛月听到这,脸色骤然一变,接着冲辛磊吼道,“辛磊,你要敢碰孩子我会让你后悔的。”

    “你也别想我告诉你小洁的下落,小洁就是因为跟你这种人在一起才会伤得那么重。”

    她是不会告诉辛磊,小洁的位置也不会让辛磊碰自己孩子的。

    若他敢碰她孩子,她就算拼命也要杀了他。

    辛磊听到辛月的话,原本挂着诡异笑容的脸,瞬间沉了下来,紧跟着面色阴狠,“辛月,这事由不得你,你除了乖乖告诉我梁洁下落外没其他选择。”

    “你别忘了,陆南夜现在危在旦夕可没空救你。”

    “不过,刚才的车祸,没让你死真是便宜你了。”辛磊一脸狰狞。

    他的话让辛月怔住,那车祸是辛磊安排的,为什么?

    “车祸是你安排的?”辛月瞪大眼眸,她没想过辛磊越来越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