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翌日。陆南夜让辛月在家里悔过,并没有让她去公司。辛月在厨房里做菜,忙碌的身影跑来跑去。

    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辛月看着陆丞丞带着陆母站在门口,心里咯噔了一下。她下意识的想要将门关上,陆丞丞眼疾手快的阻拦住了。

    “我有话要跟你说。”陆母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径直走到里面去了。辛月心中警铃大起,她有着不好的预感。

    厨房里的饭香味扑鼻而来,陆母疑惑的看向她,辛月想起来了什么,赶紧跑向厨房将火关掉了。

    毕竟陆母是长辈,就算她再不喜欢她,辛月也客气的说道,“伯母,不如今天留下来一起吃饭吧?”

    “好。”陆母丝毫没有客气,直接在饭桌前坐了下来。辛月有些尴尬,她只好硬着头皮把烧好的饭菜端了上来。

    “我孙子呢?”陆母打量着屋子里的环境,半天没有看到孩子不禁问道。辛月赶紧说道,“她还在睡觉呢。伯母,我们先吃饭吧。”

    吃饭的时候,辛月一直低着头。她并不是怕她们,只是不想跟他们起无谓的争执。突然,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道声响,陆丞丞赶紧将嘴里的饭菜吐了出来叫道,“辛月,你是不是知道我们今天来吃饭故意的。这道菜这么咸让人怎么吃啊!”

    辛月夹了一点品尝了一下迅速吐了出来,赶紧将菜端走,“我不知道你们来,我再去重新弄一下吧。”

    辛月回到厨房,陆母迅速向陆丞丞使了个眼色,陆丞丞会意,瞥了厨房一眼,赶紧将早已准备好的药放入桌上的汤碗中,她搅了一下。

    辛月重新回到桌子前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陆母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既然现在你跟我们南夜领了证,那我就希望你安分守己。孩子毕竟是陆家的,什么时候有空跟南夜搬回来住吧。这么下去也一直不是办法。”

    辛月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她万万没有想到陆母会跟她这么说,但她确实不稀罕陆家,她才不想搬进去。

    她敷衍的轻轻应了一声,陆丞丞谄媚的站了起来替辛月舀了一勺汤放入眼里,殷勤的说道,“那我是不是该叫你一声嫂子了。嫂子,这碗汤喝了,以后我们得恩怨一笔勾销。”

    辛月并不想搭理她,但碍于陆母,她作势一口喝了下去。陆丞丞眼底划过一抹狡潋的神情。

    “时候不早了,我们该走了。”陆母站了起来,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辛月只觉得头脑昏沉,眼前出现了好多重影,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渐渐的,好像没有了意识。陆丞丞得意的勾起嘴唇。陆母冷哼了一声瞥了一眼陆丞丞说道,“这里就交给你了,事情办的漂亮一点。”

    “是,母亲。”陆丞丞连忙答应,眼神里充满了狠戾。陆母走后,陆丞丞用辛月的手机给周楚男发了一通讯息,“学长,救我。”

    她得意的将手机放下,看向眼前昏迷的女人。辛月,你是逃不掉的!

    周楚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车子飞快的赶到别墅门口,他径直奔了进来。门是虚掩着的,他刚进来根本没有看见什么人。

    “辛月,辛月。”他作势喊了几声也没有听到回应。陆丞丞拿着一个棍子出现在他的身后,她一步步悄悄的接近他。

    突然,眼疾手快的将他打晕。陆丞丞满意的勾唇,将他拖到了卧室里放入与辛月一个被窝里。

    事情办好,陆丞丞赶紧离开了别墅。看看时间,哥哥也差不多要回来了,她的眼神狠戾了起来。

    陆南夜下班回到家里,看到漆黑的屋子里空无一人,寻找了一圈都没有看见人。他拨通了她的电话,手机在别墅里响了起来,他寻声找了过去。

    角落的客卧里门虚掩着,里面散发着暧昧的灯光令陆南夜不由得整颗心都揪在一起。这个女人为什么不睡自己的卧室会谁在这里?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砰”的一声,他将门打开。惊醒了辛月,她捂住疼痛的太阳穴,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陆南夜看见眼前的这一幕,脸色立刻黑了下来。

    “辛月!你做了什么?你好背叛我?”陆南夜质问出声,辛月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疑惑的看向他。

    突然,像是摸到了什么,她惊恐的回过头去。果然看见身后男人熟睡的脸庞。周楚男?他怎么会在这里?

    记忆慢慢的恢复了,她明显的是被陷害了,她迅速的穿好衣服下床。陆南夜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这时,周楚男从床上醒了过来。他看见辛月被掐住脖子,来不及反应。赶紧下床一拳打在陆南夜的脸上,将辛月护在身后。

    “好!很好!奸夫淫妇!”陆南夜咬着牙,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眼睛里浮现了杀意。辛月心里猛地抽搐了一下。

    她上前想要解释却被周楚男一把拉了回来。陆南夜一拳回了过去,两个男人瞬间扭打在一起。

    “够了!”辛月大声呵斥一句,她转身离开。“辛月!”周楚男赶紧爬了起来追了过去,陆南夜眯起了眼睛。

    “陆丞丞,是不是你?你陷害我?”辛月跑到外面将电话拨了过去,她的语气及其平淡,让人看不出息怒。

    陆丞丞冷哼了一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说道,“嫂子,你再说什么啊?我什么时候陷害你了?我跟妈妈在你那吃饭,没想到你自己却睡了过去。嫂子,妈妈都生气了呢。”

    听着陆丞丞阴阳怪气的语调,辛月更加笃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她将电话掐断。周楚男跟了过来,他一把抓住辛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辛月,我没有。”他到现在还没有理清事情的经过。辛月看向他,打断了他往下说的话,“学长,帮我去办一件事情。”

    她的表情及其严肃,周楚男也没有多问,他轻应了一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