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辛磊回到家里,看着诺大的屋子里空无一人,他鹰眸扫视了一周,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他大步往房间走去,只见梁洁不在房间里,而宝宝也不在。

    他瞳孔紧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保姆躲在角落里不敢出声,几个保镖上前把她压了上来。

    “先生对不起,下午家里有事我就出去了一趟,没想到小姐趁我不在的时候跑走了。先生饶了我吧。”保姆吓得一个哆嗦跪在了地上,头也不敢抬一下。

    辛磊阴沉着脸,怒吼道,“废物?连个人都看不住,都给我滚!”他的手紧紧的握住沙发的扶手,眼睛里猩红一片。

    “咚咚咚”深夜,一串急促的敲门声将辛月从床上吵醒。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还以为是幻觉,直到再次响了起来她才下床开门。

    “辛月,快关门,快关门!”梁洁偷偷摸摸的抱着孩子走了进来,迅速将门关上。辛月看到她还有些震惊。多日不见,她的脸上消瘦了不少。

    “宝宝!”辛月看见她怀里的孩子赶紧接了过去抱在怀里眼泪不断的流淌着,梁洁见外面没人跟着了这才松了口气,她轻轻的拍着辛月的后背想要安抚着她受到惊吓的情绪,辛月一把将她抱住。

    这个女人总是暗中在保护着她,不管从前还是现在,只要她一出事,她总是会出现。辛月心里充满了感激。

    “小洁,你是怎么逃出来的?辛磊守备那么森严更何况你一个女人还带着宝宝呢!”辛月胡乱的抹了一把眼泪,一把抓住梁洁的胳膊关心的问道。

    看着她憔悴的模样心里心疼极了。梁洁苦笑,她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辛月我没事,你别担心我了。我真没想到辛磊会这么对你,毕竟他是你的哥哥啊。”

    梁洁一直知道辛磊恨辛月,却不曾想过那个男人甚至想要她的命。她不想看到他一步错步步错下去了。

    “哥哥。”辛月苦笑,她眼神暗淡了下去,“小洁。这个世界上除了宝宝我就只能相信你了。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帮我照顾好宝宝。”

    突然,她变得十分严肃,令梁洁心里咯噔一下。她赶紧抓住辛月的胳膊,“辛月,你胡说什么,我不准你做傻事啊。”

    “你这次逃出来,辛磊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他想要的人一直是我,小洁请你一定要帮我照顾好宝宝。”辛月也豁出去了,她一个人死总比连累她们好。

    更何况宝宝还这么小,交给梁洁她也放心,她只希望这个孩子能够平平安安的长大。

    “不,不要。辛月我不允许你这么做。我们要一起看着孩子长大。”梁洁拼命的抓住她不愿意放手,眼泪顺着眼眶划落了下来。

    姐妹两人坐在地上抱头痛哭。宣泄着过去日子里所受到的苦难。待情绪稳定下来,辛月做了一桌子菜来迎接她,梁洁眼睛亮了起来紧紧的盯着她。

    “我记得你之前不会做饭的啊?现在会做这么多?”她有些惊喜,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细细咀嚼着,眼睛里发出赞许的光芒。真没想到短短的功夫这个女人的厨艺能这么好。

    “我带着宝宝在国外的这一年里学了很多东西,你不知道的还很多呢。”辛月嘴角牵起一抹苦涩的笑容。

    好多事都是生活在逼迫着她不得不去成长,梁洁心里一痛。她低着头吃饭沉默不语。

    “小洁。我们离开这座城市吧。你跟我还有宝宝我们三个人一起出去,过着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辛月握着她的手,眼神坚定的看着她,梁洁抽回手眼神里有一丝慌乱,辛月见状,皱起了眉头,“怎么了?你不会还对那个男人念念不忘吧?”

    “没,没有。辛月,我答应你,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梁洁深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

    两人这才一同笑出了声,气氛渐渐的变得温馨了起来。辛月不断的往她碗里夹菜让她多吃一点。

    酒吧里。赫连城醉醺醺的喝着酒,眼前的人出现了好多个重影,他已经分辨不清谁是谁了。

    “辛月,我那么爱你。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肯原谅我。你难道不可以把我当做哥哥吗?”赫连城趴在桌子上,嘴里说着胡话。

    辛磊眯着眼睛看着他,一拳将他打在了地上。赫连城这才清醒了一些,他眯着眼睛瞥了一眼旁边的男人,冷哼了一声,“你来做什么?怎么?又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孩子被梁洁带走了。”辛磊语气波澜不惊,赫连城心里咯噔了一下,他一把拽住辛磊的衣领,警告道,“孩子怎么样了?我警告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

    他虽然将孩子交给这个男人,心里还是担心他的,害怕孩子真的出事,辛月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的。

    “你要真想知道,就去问问辛月。可能孩子已经被那个女人带回去了。”辛磊冷哼一声,他猜的已经**不离十了。

    赫连城松开他,将信将疑的扭头离开。辛磊看着他的背影,回头使了个眼色,几个人跟了上去。

    “总裁,辛磊那边传来消息,他们现在好像再找什么人,后来我们打听了下,听说梁洁已经偷跑了出来。”陈末表情严肃的将实情汇报出来。

    陆南夜手背在身后,一袭黑色的西装令他看起来更加严厉。“那孩子呢?有没有孩子的消息?”

    “据说孩子也被梁洁带走了,辛磊因此发了好大的脾气。总裁,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陈末皱眉。但目前梁洁跑去哪了他们还没有查到。

    陆南夜眼睛眯了起来,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赶紧让他们派人去暗中跟着辛月,梁洁现在能找的人也就只有辛月了。

    “让人暗中好好保护她们。有消息立刻过来汇报!”

    “是,总裁!”

    房间里恢复了一片清冷,陆南夜面对着窗户。俯瞰着a市的一切,眼神令人捉摸不透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