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赫连城走后,一个穿着于侦探似的男人朝辛磊走了过来。他递给他一叠照片,辛磊翻了几张眼睛蓦地瞪大了,“这个孩子是?”

    他黑眸紧紧的盯着照片上的孩子,怎么看怎么眼熟。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般,陆南夜?这个孩子为什么会长的跟陆南夜一样?难道是……辛磊感到不可思议。

    “这个孩子目前身份还没有查清楚,我会继续查的。不过有一件事倒是让我惊讶。”侦探说完四周看了一下凑近他的耳边耳语了几句,辛磊勾起了唇角。

    看来这段时日他真的错过了不少劲爆的消息。他的手紧紧的攥着手中的照片,眼神变得狠戾了起来。

    这边,辛月抱着怀里的孩子满脸幸福的窝在沙发上,她好久没有这么陪过孩子了。眼看着他一天天长大,心里一股暖流划过。

    “辛月你看,这个孩子的眼睛长的真的是越来越像你了呢,你看看,还有鼻子简直一模一样。真可爱,等孩子大了,一定有不少小姑娘追呢。”

    赫连城从厨房里看到这一幕,走过来蹲在她面前逗弄着宝宝,画面十分温馨。辛月有些恍惚,她能感受到赫连城是真心关心宝宝的。

    辛月没有看到赫连城眼底划过一抹悲伤。他看到孩子就能想到陆南夜,拳头不自觉地握紧了。

    “总裁,昨晚我们这边的人已经找到了辛磊的基地,梁洁小姐果然在里面。当时想把她救出来,不过差点被他们的人发现,梁洁小姐让我们先走。”

    陈末表情严肃,辛磊那边把守严密。这次已经打草惊蛇了,下一次恐怕会更难一些了。陆南夜点燃一根烟深吸了一口,眼睛眯了起来。

    “对了总裁,梁洁小姐还让我们带一句话给你。”陈末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停顿了一下打量着总裁脸上的表情继续说道,“她说让你好好照顾辛月小姐。”

    陆南夜并未说话,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辛月他是肯定会照顾好她的,但是作为她的闺蜜,他也会救出来的。不过一个辛磊,他压根不放在心上。

    翌日。辛月去了公司。赫连城在书房里听到孩子哭个不停,赶紧上前查看。他摸了摸宝宝的额头有些发烧,没有经验的他显得手足无措。

    虽然他本来就是医生,但对于儿童他并不专业。为了不耽误,他赶紧抱起孩子将他送往医院。

    许久,赫连城才抱着孩子出来。辛磊在门口等候已久,赫连城看到他将手里的宝宝往怀里收紧了些。

    “你怎么在这里?”赫连城下意识的不相信这是个巧合,除非……这个男人是特意来找她他的。辛磊伸手想要看一眼孩子,赫连城迅速往后退一步。

    “看来赫医生很紧张啊。来,把孩子给我抱抱,说到底我也是孩子的舅舅啊。”辛磊微笑着一脸和善,不知道的人真的以为他只是想看看孩子。

    “你不配!”赫连城冷笑一声,绕过他想要离开。辛磊并不着急,他环着手臂靠在墙上,薄唇轻启,“赫连城!”

    三个字足以让赫连城浑身一震。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人叫过他这个名字了呢。装哥哥时间久了,就连自己都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赫连城!装了这么长时间的赫连久恐怕辛月还不知道吧?而他是怎么死的我想最清楚的人不过就是你了。”

    辛磊继续说道,赫连城转过身来脸色阴沉了下来。他看着他的眼神变得狠戾了起来,“你想做什么。”

    “把孩子交给我。”辛磊直言,他这次来的目的就是孩子。赫连城紧紧的抱住孩子,咬着牙瞪他,“你做梦!就算你把这件事公布于天下我也不会把他交给你。”

    现在对赫连城来说辛月对他比所有事都重要。就算这个男人真的把事实说了出去,他也没有做对不起辛月的事情就已经足够了。

    辛磊眸子里闪过一丝狠戾,很快便掩了去。他走过去绕着他走了一圈,赫连城怕他抢孩子,将宝宝往怀里带了带。

    “你也是真够厉害的,这个孩子长的那么像陆南夜,难道你一点都不怀疑吗?替别人养孩子你也能做得出来?”

    辛磊拍了拍他的肩膀,可怜的看着他。赫连城甩开他的手,眼底猩红的闪过愤怒,辛磊见状成功的激怒了他,继续说道,“你还真是够大度的。不知道这是辛月的福分还是灾难。”

    他叹了口气,似乎是真的在为赫连城着想。赫连城抱着宝宝的手不由得加重了力道,孩子大哭了起来。

    “好。我可以把孩子给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赫连城充满恨意的眼神直视前方,看不出他在想什么。辛磊见他这么爽快的答应了,自然会答应他的请求,“你说。只要能做到我都可以满足你。”

    “这件事不要说出去。还有不许伤害孩子。”说完将孩子往他手里放去,他狠心的转身离开。听着身后的哭声,赫连城垂在身体两侧的手不由得握紧了。

    辛磊抱着宝宝嘴角上扬了起来。看来他又多了张王牌,他的心情十分愉悦。

    辛月隐隐的心里有些不安,做什么事她都安心不下来。她揉了揉太阳穴,左眼皮一直跳个不停。她拿起包包准备离开办公室。

    “辛总,您去哪里?这里宋氏集团送来的企划案需要您过目一下。”助理在她身后喊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辛总看起来这么着急。

    “放我桌子上等我回来再看。”辛月扔下一句头也不回的离开。此刻不知道怎么了她的心里格外的想宝宝。

    陆南夜坐在车子里在小区楼下抬头往上看去,他烦躁的点燃一根烟,也不知道怎么了车子就开到这边。那个女人此刻应该在上班吧?他讽刺的笑了笑自己。

    陆南夜将烟头掐灭发动了引擎,准备离开。此刻,辛月坐的出租车正好驶进了小区,她下车看着陆南夜的车远离一直消失在视线中,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个时候他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