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夜晚,浴室里的水声不断的传出来,陆南夜将湿露的头发撩了起来,壮硕的身体让所有女人为之疯狂。

    “南夜,你洗好了吗?你看看你洗澡都忘记拿毛巾了。”夏清浅仗着自己看不见,没有敲门就直接进来了,她摸索着墙壁,手机拿着毛巾。

    陆南夜瞳孔紧缩,关了花洒,大掌拿起浴巾将自己下半身裹了起来,他看着夏清浅的眼神有些复杂,沉声说道,“谁准你进来的。”

    “南夜,我们都快结婚了,难道还在乎这个吗?”夏清浅不管不顾紧紧的将陆南夜的腰环住,头靠在他的胸膛上,侧耳倾听他的心跳声。

    陆南夜眼睛眯了起来,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夏清浅装作不知道,继续说道,“南夜,你知道吗,这么多天来,我每天每夜都在想着你,思念着你…”

    她的小手在他健硕的身体上游移着,说话十分暧昧。陆南夜倒吸口气,身上抓住她的手,不让她继续下去。他的眸子深邃了起来。

    “你好好当你的陆太太,其他的别多想。”陆南夜推开了她,头都没回准备离开。夏清浅握起了拳头,眼眶红了起来,“难道你还在想着那个女人吗?”

    果然,陆南夜的脚步迟疑了一下,夏清浅尽收眼底。她冷笑了一声,“你别忘了,我们马上快结婚了。”她提醒道。

    陆南夜没有停顿,夏清浅再也受不了的扶住墙壁支撑着身体。求他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这个男人的心已经不在她身上了。

    “浅浅,你怎么来了?”龙霄刚从一个女人身上下来,穿好了衣服便看见门口久候多时的夏清浅,他迅速走了过去。

    “哥,有个事情我想麻烦你。”夏清浅瞥了一眼不冷不热的说道,她转身走向另一旁的书房,龙霄跟了上去。

    他知道她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龙霄抚摸着她耳边的碎发说道,“你看看你都瘦了,怎么?是不是陆南夜欺负你了?”

    说着,眼神变得狠戾了起来。除了他,他想不到别的人能让夏清浅这样。夏清浅立刻摇头,打断了他的话。

    “不是,哥…能不能借我五千万。”夏清浅说这话的时候有些为难,看着龙霄的眼睛也变得心虚了起来。

    她不确定这个男人能拿出这么大一笔数字。龙霄的眼神变得深邃了起来,将手背在了身后,看着她的眼神变得复杂了起来。“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

    “我爸他…他的公司出事了。”眼泪顺着眼眶划落了下来,夏清浅的声音哽咽了起来。她蹲了下来抱着自己显得特别无助,让人看着就心疼。

    龙霄赶紧去把她扶了起来,一把将她抱住,他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保证到,“这么大一笔数字,你哥我现在也拿不出来,这样吧,我帮你想办法,你先别着急。”

    夏清浅嘴角扬起了弧度,龙霄并没有看见。

    辛磊把玩着手中的笔,看不出来他在想些什么。不一会儿办公室的门便被推开,一抹倩影走了进来。

    “不知道辛总,这次叫我过来又有什么事情吩咐。”辛月特别不耐烦,她本来是不想过来的,为了小洁她只好忍了。

    “啧啧,看来你最近已经忘了自己的任务是什么了?”辛磊冷哼一声,讽刺道。手中的笔咯吱一声被折断。辛月心里一惊。

    “听说陆氏接了一个大的项目,我想你去将他的竞标提案复印一份给我,这对你一个总经理来说应该不算什么难事吧。”

    辛磊继续说道,辛月瞪大了眼睛,这个提案对陆氏来说可是非常重要,如果偷取,对陆氏来说可算是致命一击。她瞬间明白这个男人的目的是什么了。

    “你想治陆氏于死地。”该死的!她办不到。就算再恨那个男人,她也不想这卑鄙。

    “怎么?看来辛总有很大的意见啊,可别忘了…”辛磊停顿了一下,不用他说辛月已经猜出了他想要说什么。“我想见小洁一面。想看看她怎么样了,不然我可不确定你是不是再利用我啊。”

    辛月冷哼一声,她心里十分担心梁洁。上次见她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好。”辛磊毫不犹豫的答应她。辛月跟着他离开。

    看着躺在床上脸色煞白的女人,辛月一阵心疼。她慌忙走过去趴在床前,抚摸着她汗湿的头发,“小洁,对不起…”

    她的心里满满的愧疚之意,如果不是因为她,小洁也不会认识这个男人,此刻就不会躺在床上至今昏迷不醒。

    “为什么不去找个医生!为什么不把她送去医院。”辛月的眸子里尽是血色,她冲着身后的男人大吼道。

    辛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嘴角扯起一抹嗜血的笑容。“怎么?看来你很心疼这个女人。”

    “你让我答应你也行,必须将小洁送去医院。不然别想让我为你做任何事情。”辛月呵斥道,她也是被逼到了绝路。

    此刻,她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小洁了。她希望在她离开之前,小洁能清醒过来。

    “好。我答应你。”辛磊也是爽快,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辛月这才放心,她看着床上毫无生机的女人,眼眶红了起来,纤细的小手紧握起来,在心里说道,“小洁,我怀孕了。我马上就要走了,你一定要好起来,我孩子还要叫你干妈呢。”

    “好了,看也看了,辛总答应我的事可别忘了。陆氏集团的竞标底价一定要拿过来,不然我不保证会发生什么事。”

    辛磊威胁道。眼底闪过一抹心痛,不过也只有一秒钟,很快就恢复了冷漠。

    “我会的。”辛月转身离开,背影决绝。

    辛磊勾起了唇角,眼睛变得更有深意起来,默念着,“小洁,很快,我一定会成为a市最有钱的富豪,一定会在陆南夜之上!到时候,就不用再向过街老鼠一样了。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的。”

    他的野心勃勃,没有人能够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