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陆南夜心中不可遏制地一颤,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公然抢人,而且还是在他眼皮子底下!

    他片刻思考的时间都没有,上了车,双手紧握在方向盘上,一脚油门深踩了下去,只见那车如弦上的箭一般,恍然间就冲了出去。

    紧跟在那辆面包车后,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就这么一直猛追不舍的跟着。

    面包车开进了荒无人烟的郊区。

    车上,辛月被绑着手脚,嘴上还被贴上了厚厚的胶布,她奋力挣扎着,奈何绳子绑的太紧,扭动了半天,绳子连半点松动也没有。

    嘴里哼哼唧唧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似乎是太吵,前面坐在副驾驶的男人突然伸来一把小刀,晃在辛月的眼前,厉声吼道:“闭嘴!不然现在就杀了你!”

    辛月看着那把刀子,吓得缩紧了身子,惨白着一张脸。

    她根本不知道这帮人是谁,现在又要带自己去哪里,但是袭来的恐惧感让她的眼泪瞬间涌了下来。

    车还在朝前猛开着,周围静到只能听到车子引擎的声音,辛月哼唧着,身子依旧不停的在座椅上蠕动着。

    “大哥,那辆车一直在后面跟着!”坐在副驾驶的男人突然说道,开车的人紧皱着眉头朝后视镜看去,果真有一辆白车穷追不舍。

    辛月听到男人的声音,眼睛突然睁的很大,直觉告诉她后面的人一定是陆南夜,她奋力挣扎着,扯着嗓子使劲儿哼唧着。

    开车的男人见甩不掉后面的车,对旁边的人当机立断地说道:“我们的行踪暴露了,把她扔下去!”

    毫无犹豫,副驾驶的男人纵然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弓着身子越到后面,一把抓过眼睛睁的特别大的辛月,嘬了一口唾沫,愤恨地说了一句:“臭娘们儿!今天算你走运!”

    话音刚落,男人猛然开了车门,狂风呼啸,他一边抓着门框稳着自己,一边揪过辛月,当即将她从车里扔了出去。

    车猛然驶过,辛月重重地被甩在地上,由于惯性,她在地上愣是滚了好几圈,她手脚被束缚在身后,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任凭地上的石头硌在自己的身上,辛月痛苦地咧了咧嘴,无助地哼唧了一声,随后紧闭上了双眼。

    猛烈地刹车声骤然穿透了辛月的耳膜,她蓦然睁大了眼睛,一道黑影陡然从她的身边窜过,一双温暖的双臂紧紧地将她从地上拽起。

    好闻的气味顿时溢满了辛月的鼻腔,一股温热的液体毫无征兆地从眼眶中涌了出来。

    陆南夜紧抱着她在自己的怀里,眼神里的担忧是怎么也无法掩盖的,他低喃一句,“没事吧?”

    辛月摇了摇头,随后便一头扎进了陆南夜的怀里。

    身体犹豫害怕,此刻已经抖成了筛子,陆南夜眼里的担忧越来越深,他抱着她上了车,掉了个头朝城里开去。

    刚刚那令人发指的一幕始终在辛月的脑子里无法抹去,她脸色白如纸,身体一直抖个不停,身上的礼服也已经被割的破烂不堪,她咬着嘴唇,紧盯着下方,不知道此刻正在想着什么。

    蓦地,冰凉的手上传来一阵暖意,辛月不可遏制地颤了颤身体,她抬眸,就看到一脸专注,凝视着前方的陆南夜。

    虽然两人之间一句话没有,虽然他们不过半小时之前才发生过不愉快,可还是有一股暖流不觉涌上了辛月的心头,害怕到颤抖的身体瞬间安定了下来。

    “谢……”辛月齿间刚刚吐出一个字,陆南夜的黑眸突然转了过来,她黑眸陡然窜过一抹慌乱,后面还未说出的“谢”字,愣是半天没有吐出来。

    她蓦地垂眸,可是就在转眸的那一瞬,一束强烈的灯光顿然投射过来,刺的眼睛根本睁不开。

    可就是在那种情况下,辛月还是睁圆了眼睛,大喊了一声,“小心!”

    陆南夜迅速将视线收回,他猛往左边打了一把方向,然而对面的那辆货车就好像失控了一般,笔直的冲着他们开来。

    辛月吓的眼神已经呆滞,直勾勾地盯着前方,看着那辆货车离他们越来越近。

    死亡的气息瞬间缠绕在她的身边,就在那辆大货车就要撞到他们的时候,辛月连思考都没有,那一瞬几乎就是飞扑过去的。

    双手紧环在陆南夜的身上。

    砰!砰!

    两声巨响,车子瞬间侧倾,轮胎和地面发出来刺耳声像是刺破耳膜一般。

    车身滚了两圈后,瞬间卡在了绿化带上。

    一律白烟顷刻间从车的引擎盖下冒出,其中还夹杂了点点火星。

    车内一片狼藉,玻璃碎片溅得四处都是,然而即便这么大的冲击力,辛月紧扣在陆南夜腰间的手却始终没有松开。

    辛月的气息越来越微弱,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她的脑袋耷在陆南夜的肩头,就听到沙哑到粗粝的声音响起:“辛月,醒醒……辛月!”

    然而不管陆南夜怎么叫,身上的辛月连半点反应都没有。

    车间已经被挤压成一个很小的空间,连翻身都有些困难,更别说爬出去,陆南夜抖着自己的肩膀,想要唤醒辛月,但是辛月此刻已经昏迷了过去。

    额头上温热的血液嘀嗒在陆南夜的眼角,他心里突然紧缩了一下。

    “辛月!你给我醒醒!”

    陆南夜的声音带了几分的哽咽,第一次让给感觉到如此的无助。

    空气中已经弥漫起了汽油的味道,就听到车外几声“砰砰”,如放烟花的声音。

    陆南夜脑子里轰然一响,费了半天的力气才将手从怀里抽出来,抡起手猛地砸到旁边只破了个口子的窗户上。

    “哗啦——”

    玻璃顷刻碎了下来,陆南夜蠕动着身体一点一点,蹭着玻璃碎片从车里慢慢爬出来,紧扣在他腰间那双小手突然垂了下来,辛月愣是从他身上倾翻下来。

    陆南夜不敢耽误,忍着剧痛迅速从地上爬起,顺势捞起地上的辛月,就在抱着她冲出去没多久。

    轰!

    身后爆出一声惊天霹雳的巨响,漫天的火光似是要把天烧着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