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第117章终究还是他救得

    “我朋友,梁洁。”辛月毫无避讳的说道,然而就在她说完的下一秒,辛磊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在哪,我去接你。”

    辛月报了自己的地理位置,很快那边挂了电话,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辛月一直抓着手机,良久才回过神儿。

    虽然没有看到辛磊的表情,可是从刚刚他的反应来看,“梁洁”这两个字似乎才是他同意答应帮自己的原因。

    他跟梁洁……?

    辛月甩了甩头,不会的,梁洁和辛磊根本就是两个道上的人,两个人怎么会有交集,绝对是她想多了。

    想着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突然停在了她的面前,玻璃摇下,辛月还没看清是谁的时候,辛磊的声音陡然传进了她的耳朵里,“上车。”

    辛月一怔,紧接着反应过来,匆匆上车,两人直奔警局。

    到了警局门口,辛磊迅速下车,辛月紧跟在其后,蓦地一把拉住他,两人顿在原地,就听辛月说:“你想怎么把人救出来?”

    辛磊明明刚刚还焦急的神色,却瞬间不见,耸了耸肩,带着三分玩弄地挑了挑唇,“明抢呗,我妹妹都求我了,我还能怎么办?”

    “辛!磊!”辛月一字一顿地道出这两个字,隐忍着怒气的眼神盯在辛磊的身上,到这种关头,他居然还能开这样的玩笑,显然他不是为了梁洁才答应自己。

    辛磊扯了扯嘴角,陡然甩开辛月的手,就在两个人刚刚要进去的时候。

    迎面,梁洁耷着一张脸被两个警察送了出来,嘴里还一直不停地说:“抱歉梁小姐,我们调查过了,或许这里面真的存在什么误会,而且刚刚陆总都为您担保了,所以您现在可以走了,实在抱歉……”

    辛月拧了一下眉,听着警察口中的“陆总”,所以人,终究还是他救得?

    她箭步冲到梁洁的面前,抓过她满是血渍的冰手,焦急地问道:“小洁,你没事吧?”

    梁洁抬头,“没事”二字几乎破口而出的时候,她突然就看到了辛月身后的辛磊,顿时脸色惨白,身子簌簌地发起抖来,蓦然低下头,用着只能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没,没事。”

    辛月看了梁洁一眼,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可这样害怕的表情,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小洁……”辛月皱了皱眉,“你怎么抖得这么厉害?”

    “我,我没事,辛月,我要去趟医院,我妈还在医院里,我要去看看她。”说完,梁洁直接转身,径直跑开,她如此反常,辛月心中更是纠结了,想要跟上去的刹那,她突然想到跟她来的还有一个人。

    她想要说句谢谢,可她没有想到刚回头,顿然对上他那双泛着波澜的深邃眼眸,似乎是觉出有人在看他,很快眼眸一眯,转瞬看向辛月,嘴角不由得挂上了三分戏谑之意,“怎么?人都出来了,还想让我陪着?我可是有出场费的,不知道你付的起吗?”

    “无赖!”辛月毫不犹豫的扔出这句话,随后丢给他一个白眼,紧跑了两步跟上了梁洁。

    身后,辛磊看着她们渐行渐远的身影,扬着的嘴角突然拉直,一双锐利的鹰眸看上去尤为的瘆人,他掏出手机,厉声说道:“我要在最短的时间,看到伤害梁洁的人付出代价!”

    说完,毅然挂断电话,抬步上了车。

    与此同时,辛月和梁洁已经到了医院,站在急救室的门口,透过玻璃,辛月看到了床上安静的李兰凤,此时的她,胸口处还缠着厚厚的绷带。

    辛月下意识看了看暗自神伤的梁洁,不禁抬手轻拍了一下她的背,“她会没事的。”

    纵然李兰凤对梁洁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可辛月明白,那人终究是梁洁的妈,血液里永远流淌着相同的血,怎么会说断就断?

    李兰凤没有醒来,梁洁的心里就一直放心不下,辛月自然知道,所以她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两人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梁洁垂眸,惊呼一声,“月月,你的脚怎么了?!”

    辛月也瞧了去,只见脚底有血渗出,已经染红了周围的地板,她抬起,只见一个锋利的玻璃片插在肉里,此刻正在汩汩往外冒着血。

    “你怎么没有穿鞋?”梁洁这才反应过来,辛月笑笑,却抿唇不语。

    原本想待会儿处理的,梁洁却蓦地将辛月的手拉过,缠绕在自己的脖子上,“我扶你去包扎一下。”

    扶着一瘸一拐的辛月,两人去了急诊室。

    就在快要包扎完的时候,梁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嗯了一声,随后嗔了一句知道了便挂断电话。

    听筒那边的声音很大,所以辛月听的真真切切,是楼上的住院部,说是李兰凤已经醒来,让梁洁过去一下。

    然而就在看到梁洁依旧站在自己的身边时,一只手蓦地覆到了她冰凉的手上,拍了拍,笑着说道:“你先上去吧,我这也包扎完了,没多大的事。”

    “可是……”

    “可是什么!快点儿上去吧!”辛月再次说道,梁洁最终没有拗过她,放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拿过的拖鞋在她的面前,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急诊室朝楼上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痛到已经麻木,整个过程,辛月连眉头都没有皱过,医生嘱咐了几句该注意的事情,这才让她离开。

    每走一步,脚下就像是割肉一般的疼,她倒吸一口凉气,干脆直接坐到了走廊的长椅上。

    一边等着梁洁,一边戳着手机,屏幕上已经打出了“谢谢”二字,可就在要发送过去的时候,辛月却全部删除了,把手机毅然丢回包里,就在眼睛抬起的那一刻,一个熟悉的身影跌落在她的眼眸间。

    “陆丞丞?”辛月轻喃着这个名字,疑惑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随后又看了看她身后的诊室——妇产科。

    陆丞丞的身体蓦地怔了怔,黑眸间全是恐惧,很显然,她看到了辛月。

    恍然间,她试图要将手里的东西藏起来,可手顿然一抖,那张白色的纸突然滑落,在空中飘飘洒洒,恰好就落在辛月的脚边。

    辛月垂眸看了一眼,但陆丞丞却箭步冲过来,一把抓过地上的纸张揉成一个团儿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可即便是这样,辛月还是看清了,白字黑纸,明明白白写着——

    陆丞丞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