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第109章她欠你的钱我还

    外面的声音很大,没一会儿辛月就听到隔壁开门,嚷了一句:“有病啊!大晚上的!”

    大概是不想惹事,所以嚷完便迅速关上了门。

    “梁洁!你个臭婊子!别在家里装模作样的!给老子开门!”粗粝的声音再次响起,辛月看到梁洁已经起来,似是要往门口走,她一把拉住她,迫切地问道:“你干什么去?”

    “我看看门口的人是谁。”梁洁的脸上充满了疑惑,在她的印象中,就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辛月拉着梁洁的手就一直没有松开过,焦急,担心在她的脸上迅速蔓延开。

    骂咧声还在继续,梁洁挣开辛月的手,一边摇头一边说道:“我没事。”

    说完,她拧身去开门,辛月担心她也跟着走了过去。

    门不过刚刚开了一条小缝,外面的人骤然将门踹开,若不是辛月在后面顶着,梁洁恐怕是要摔个跟头了。

    “梁洁!你个臭婊子!这么半天才给老子开门!”男人气势汹汹,嘬了一口唾沫吐在地上。

    辛月见梁洁的身体有些颤抖,她扯着她的手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眉眼揪在一起,厉声问道:“你是谁!找梁洁干什么!”

    男人瞅了辛月一眼,粗鲁地推开她,一把揪过梁洁,一巴掌毫不吝啬地扇到了她的脸上,露着一口黄牙,张口就道:“李兰凤欠我们五千万,你是她用来抵债的!”

    说完,拿出一张类似于卖身契的东西晃了晃,“这是李兰凤的签字画押!”

    男人的手一甩,那张薄纸轻飘飘地落在了辛月的脚边,她拧眉捡起,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和男人所说的如出一辙。

    而这个李兰凤不是别人,正是梁洁的母亲。

    辛月心中不可遏制地颤了颤,她顷刻抬眸,梁洁泪眼纵横,她挣扎着想要挣开,奈何男人以迅雷之速,又甩了一巴掌在梁洁的脸上。

    这一下让辛月的怒火一涌而上,她几乎是飞扑过去的,扯着男人的领子就向后拉去。

    领子勒着男人的脖子,瞬间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梁洁趁机逃脱了男人的束缚,可就在一瞬间,男人反转了身体,抬腿狠狠地踢在了辛月的肚子上。

    辛月倒吸一口凉气,顷刻间倒了下去,她捂着肚子,痛苦地眯着眼睛,男人骂咧了一句“臭婊子”,上前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向后使劲儿拉去。

    她被迫仰着头,接二连三的巴掌扇在她的脸上,梁洁惊呼,上前要拉开男人的时候,却瞬间被推翻。

    男人的暴行还在继续,辛月的脸已经红肿的无法直视,然而她却被男人桎梏的毫无还手之力,手垂在地上,纤长的手指来回在地上摸索着,也不知道抓到了什么东西,她渐渐蜷缩起手指,迅速抬起,猛地朝男人的头砸去。

    他痛的立刻推开辛月,然而辛月却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手一下一下,抨击有力地打在男人头上,只是瞬间的功夫,他头上已经开始放了血。

    辛月惊恐地睁圆了眼睛,手里的东西随即掉在地上,她向后踉跄了几下,却恍然跌坐在地上。

    “臭婊子,我看你就是活腻歪了!”男人恶狠狠地从齿间咬出几个字,他狰狞着一双眼睛,死盯在辛月的身上,就在要冲过去的时候,梁洁陡然拉住了他,声音哭得几近哽咽,“我求求你,求求你别打了,你不就是想带我走?我跟你走,跟你走!”

    梁洁几乎是跪在地上求着男人,辛月见此,心中隐隐痛了起来,她呵斥梁洁站起来,可她却无动于衷,依旧央求着男人。

    辛月咬着嘴唇,手指蜷缩掐进掌心的软肉里,见男人已经蹲下,似要再次对梁洁施暴,她嘶声力竭地吼了一句:“不就是五千万,我还你!”

    “你还?”男人挑着眉眼,他突然站了起来,又重复了一遍,“那可是五千万,你确定你还?”

    “对!我还!明天,最晚后天,我会把钱给你们送过去!但是梁洁的卖身契你们必须撕毁!”

    男人本就不想要个女人来抵债,如今有人说要还钱,他自然没有什么好推脱的,不同于刚才的凶暴,男人的脸上稍稍有了缓和,他缓缓启齿,“好,后天,暗夜酒吧,我等你,不过……”

    顿了顿,继续说道:“你要耍花招,别说梁洁,你也逃脱不了干系!”

    丢下那么一句话,男人蓦然转身离开。

    辛月看着屋里的一片狼藉,她双腿突然有些发软,刚才的勇气瞬间被恐惧所代替,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双眼呆滞的看着前方。

    梁洁正在哭着朝她走来,躲在她的身边,蓦地将她拥入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辛月,对不起,对不起……”

    “小洁……”辛月只不过轻吐了两个字,鼻头突然一酸,泪水夺眶而出。

    她推开梁洁,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勉强勾了勾唇,缓缓开口,“别哭了,只要你没事就好。”

    梁洁喘着重气,慢慢抚上她红肿的脸,欲要开口,辛月却突然反压过她的手,摇摇头,“我没事……”

    “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别说这些,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把你赎出来。”

    “可是五千万,我们要去哪里弄?我……”

    辛月听着梁洁的话,缓缓闭了眼睛,脑子里不断想着可以帮助她的人。

    辛家断然不会给她拿这个钱。

    而她?也不过是个市场经理,可能一个月挣的钱还不如辛琪的零花钱多。

    陆南夜……

    辛月蓦地睁开眼睛,甩了甩头,别说他不会给,就算给,她也不想去求他。

    眼下……

    辛月咬了咬红唇,看来只能把自己的那辆车卖掉了。

    梁洁知道辛月的处境,所以正当准备再一次开口让她不要管自己时,辛月清冷的水眸却瞪了过来,虽然一句话没说,但梁洁看懂了,她让她闭嘴。

    这一晚,两人打扫了屋里的狼藉后,各自回屋,果真谁也没有再提及这件事情。

    只是这件事情发生以后,两人的睡意已经全无,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