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辛月已经忘记自己是怎么从医院里出来,今天的一切不过都是陆丞丞的阴谋,可偏偏陆南夜那个大傻子什么也看不出来,她清冷的眸忽然黯淡了下去,下意识咬了咬唇,在他的心里,她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站在医院的门口,明明刚才还布满星辰的天转眼间阴沉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泥土芬芳的味道。

    轰!

    空中,一道雷猛然炸开,辛月吓得一个激灵,她不由得向后看去,嘴角缓缓拉起一丝苦涩的笑,哪怕是到了现在,她还期望那个人从这里追出来……

    呵,辛月啊辛月,你真是没出息!

    她回眸,垂在两侧的手握了握,随后缓步走向自己的车,车子驶离医院,然而她没有看到身后那站在黑夜中的伟岸身影正静静地注视着她离开。

    顷刻,大雨倾盆,那辆红色的法拉利急速行驶在街上,坐落在驾驶座的辛月拧眉看着前方,脸颊两侧早已被泪水浸没。

    砰!

    一声巨响,车子骤然停在了路中央,辛月惊魂未定的瞪着眼,双手死扣在方向盘上,看着那一律白烟从前方的引擎盖下缓缓升起。

    半晌,她才反应过来,急忙下车,站在大雨中,一把掀开了引擎盖,顿时白烟四起,呛得她直咳嗽。

    车子多半是抛锚了,辛月匆匆茫茫回到车里,掏出手机给保险和4s店打电话,但是给出的结果都是:雨太大,救援人员过不去。

    过不来?那岂不是要坐在这里等一晚上?这么大的雨,而且又停在路中央……辛月的手指攒着手机,死死地扣在手掌上。

    眼下,除了梁洁,她就只有求助于陆南夜,可他……

    想到在医院内,陆南夜因为陆丞丞而怒吼自己的样子,她心中不由得泛酸,下意识给梁洁去了电,可是那边竟然关机了!

    最后一点希望也被泯灭了,难道真的要给陆南夜打电话吗?他会管自己吗?恐怕只会冷冷的丢给她一句,呵,辛月,你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咬了咬红唇,猛地把手机反扣在椅子上,就在放下去的一瞬,手机蓦地响了起来,辛月蹙眉翻过来,就看到周楚南的来电,眼中一喜,迅速接了起来,“学长。”

    “辛月,我听说陆南夜取消了婚礼?”

    周楚南不大不小的声音传进辛月的耳朵里,她黯然垂下眼帘,轻嗯了一声。

    那边的周楚南一开始不以为然,但是听到辛月亲自承认,心中的怒火一涌而上,“我就知道陆南夜那个家伙不是个东西!他……”

    “学长!”辛月不想听周楚南议论陆南夜,所以迫切的打断了他。

    她顿了顿,想到自己现在无人可以帮助,犹豫再三,她还是问了一句:“学长,你在哪里?能不能来接我一下?我的车子坏在半路了。”

    就听到那边迅速说了一句好后,便挂断了电话。

    辛月握着手机的手攒了攒,如果不是这么大的雨让她找不到一个人来帮她,她绝对不会找周楚南。

    两人微信共享着位置,仅仅二十分钟的时间,周楚南的车已经停在了辛月的旁边,他打伞下车,辛月也开了门,两人面面相觑,辛月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只见周楚南的长臂顺势绕在她的身后,猛地往前一搂,她整个人直接贴在了他的身上。

    辛月蓦地睁了下眼,双手奋力将他推开,凝目注视着他,开口说道:“学长,你干什么!”

    周楚南欲言又止,他笑笑,话锋一转,说道:“没事,就是好长时间不见你了,走吧,上我的车,我带你回去。”

    刚刚那一抱,其实让辛月的心里有了些抗拒,她突然觉得自己叫周楚南来不是个什么明智的选择,犹豫再三,她还是上了他的车,总不能在雨中过一夜吧。

    车上的暖气十足,所以即便辛月的身上已经湿了,也没有感觉到多么的冷,她望了窗外自己的小红一眼,狠了狠心给拖车队打去了电话。

    周楚南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辛月的身上,直到把她看的心里有些不自在,她这才立直了身体,开口说:“学长,你把我送附近的酒店就好。”

    “你一个女孩子家住酒店多不安全,不如你去我家吧。”周楚南说话向来很直接,毕竟在他的心里,一直没有把辛月当外人,尤其是在国外的那三年里,他真真切切觉得辛月就是他以后的妻子。

    辛月摇头,直接丢出三个字,“不用了。”

    不假思索的拒绝,让周楚南隐忍的怒火顿然窜上心头,他将车子停靠在路边,回过头来,一对眼睛如冰球,射出冷冷的光。

    “辛月,哪怕是到了现在,你还在为陆南夜着想!他到底有什么好!你看看你现在,已经被他碾踏的毫无自尊可言了!”

    周楚南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知道辛月拒绝,无非是因为考虑到现在她是陆太太的身份多有不便,若是放在以前,辛月绝对不会这样,一切都变了!然而这些变化全都源于陆南夜。

    那个混蛋!

    “这是我的家事。”冷不丁的响起一句,说罢,辛月扬手开了车门,就在要下车的时候,周楚南却一跃而起,伸手便扯住了她,他眉目拧着,说:“下这么大的雨你去哪里!”

    “跟你无关。”辛月冷着一张脸,毅然甩开了周楚南的手,毫不犹豫地下车。

    周楚南见如此固执的辛月,心里一急,拉开车门一同跟着下了车,款步冲到她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见她眸眼中的怒火,他怒然的表情微微有了些许的缓和,双手举过头道:“刚刚算我的错行吗?你上车,我送你去酒店,这么大的雨,你这么淋着,怕是要感冒了。”

    辛月根本不想回头,她侧了下脚步,丢下一句,“不用了”,随后迈步朝前走。

    周楚南面色忽然一沉,也不管她事后是不是要责怪自己,一个箭步冲到她的面前,将她扛在肩上,毅然扔回了车里,不等她坐直身体,他已经开车驶向了最近的酒店。

    辛月挣扎的在座椅上爬起来,一双眸愤恨地瞪着周楚南,脸色气得惨白,她直言:“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而且!”她突然侧目看向窗外,继续说道:“陆南夜是我丈夫,你没有资格诋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