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沧海神剑 > 第七章二月梅开
    冷汗划过方野枯槁的脸颊,他心乱如麻。长孙珏嘴角挂着神秘的笑意,可这笑现在看起来不是那么甜蜜了。在他看来,这是最恶毒最可怕的笑!是对他的嘲讽和轻视!

    他目光霍然变得冰冷,也已经下定了决心。

    那边,长孙珏与卜喇钦依旧斗得正酣,且观赏性十足,可石业兰没有丝毫的闲情逸致去看妻子跟人拚命。他紧张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生怕她落了下风。

    可他同时也对长孙珏充满了钦佩。他知道自己的妻子虽然武功不行,但天资聪颖,见过的招式可以完美的印在脑海里。

    卜喇钦也是钦佩道:“公主果然聪慧,竟会得如此多流派的招数。”说着,他抽出腰间的弯刀,那把散发着飒飒寒光的弯刀。这样一把刀,自然是有无数人成了刀下的亡魂!

    “那就让公主也见识见识我的刀法,小心了!”

    卜喇钦说罢,竖起刀刃,飞身挥向长孙珏。

    只见刀影过处,赫然拉起了一道白练!

    石业兰心中一紧,暗想这卜喇钦是下了杀招了!这一招不是什么三教九流的刀剑门派的挥砍,而是大月武士刀法中的“龙吟振旗”!

    破解这种刀法只能用两败俱伤的方式。石业兰脚步在沙子上划过一道痕迹,他已经不能再看下去了!

    却见长孙珏也是竖起软剑,纵身向前,竟也是同样的招式!

    石业兰大惊,用软剑施展“龙吟振旗”,比之坚硬无匹的弯刀施展出来的效果要差得太远了!

    长孙珏却好似浑然不觉,就在刀剑短兵相接的瞬间,她突然像是握剑不稳,剑身偏移了几寸,而偏偏就是这几寸,就会让她命丧刀口!

    卜喇钦大惊,却已是收手不及,眼见刀刃贴到了她的脖子上!

    就在这刀尖舔血的一瞬间,石业兰出手了,方野也出手了!

    不过,一个是想救,一个是想杀!

    石业兰的轻功从未像现在这么迅捷,不过他没有思考的余地,他必须得快,更快!

    刀几乎是贴着长孙珏的脖子过去的,石业兰拦腰拉回长孙珏的身体,后掠三四步,扬起一道风沙。

    而长孙珏虽未中刀,却中了暗器!只见她左侧的小腹赫然中了两枚梅花形状的飞镖,几乎尽没肉身。那正是方野在刚才空隙甩出的飞镖。二月梅。

    出人意料的是,方野胸前赫然也有两枚梅花镖。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前胸,青筋暴突,顿时一丝丝黑线如游龙般攀上他的脖子延伸至他的脸颊。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几乎就在眨眼间完成。

    卜喇钦怔住了,呆呆地站在那里,好像失去了魂魄一般,连刀也失去了光泽。

    长孙珏缩在石业兰怀里,面色渐渐失去了光泽,变得像死人一般苍白,嘴唇也开始发紫,不停地瑟瑟发抖。

    石业兰震怒,几欲冲过去把方野大卸八块,但突然被长孙珏的盈盈素手拉住了袖口。

    这一拉本没有多少气力,但就是这轻轻一拉,拉住了一个狂怒的大汉!

    她努力笑着,道:“没用的”

    石业兰满头大汗,手也开始颤抖,道:“怎么会没用!只要拿了解药只要是毒,就一定会有解药!”

    这时一个奇怪的声音响起:“这毒确实没有解药!”

    只见方野缓缓拔出两枚梅花镖,他的声音好像都变了,变得怪异变得刺耳。

    石业兰怒火攻心,道:“放屁!你的毒镖没有解药?”

    方野缓缓道:“这是天工阁最毒的暗器,二月梅这镖淬的毒是麟角蝮蛇的毒”

    石业兰像是也中了毒,双眼圆睁,表情也变得僵硬。

    他知道传闻中的麟角蝮蛇是没有解药的,中了这种稀世罕见的蛇毒,只有死路一条!

    长孙珏依偎在石业兰怀里,道:“我知道此毒无解药。”

    “那你为什么还要答应比试?!”方野有些癫狂,嘶哑着低吼着。

    长孙珏凄然一笑,道:“因为我没有把握能想到我们两个都安然离开的办法。而且我不希望我的丈夫双手沾满鲜血”

    方野一惊,身体好似枯木一般扎根荒漠。

    纵使石业兰再强,也不可能带着她从两个高手中逃脱。

    “所以,你一开始就准备牺牲自己和我同归于尽?!”

    方野连说话都开始已经有气无力,他在颤抖。

    长孙珏却突然笑了,好像开了一个很好笑,很好笑的玩笑。她狡黠地笑着,道:“今天只会有我一人死去。”

    “你什么意思?!”

    “因为你中的毒,是情花雨。”

    闻言,所有人都震惊了,包括方野。

    他终于压制不住内心的恶心,好像被人抽去了灵魂,脚下一软,跪倒在地上。

    他没有看奄奄一息的长孙珏,而是呆滞地望着夜空。

    情花雨,不是致命的毒药。但它会封闭中毒者的经脉穴位,使之无法运功,每逢阴雨天,全身经脉便如万针噬体。正如“情”这一字,缠绵悱恻,绵绵不绝。

    方野武功被废,这样,石业兰即使面对卜喇钦,也能安然身退。

    长孙珏感到有几滴温热的泪滴在了脸上,她看到自己的丈夫正如孩子一般在哭,压抑着不哭出声,肩膀却在颤抖。

    她从未见到他这样过,更没见他流过一滴泪。

    她想伸出手,却没了力气,石业兰宽厚的手掌抓住她的手,贴在了脸上,泪水便流到了她的手心里。

    石业兰额头贴着她的脸,她气若游丝地说道:“兰儿她已经跟随商队去往中原了你若是赶得上,应该能在到中原前追上她”似乎有一股气堵着她,她努力地说:“今后,兰儿就只能靠你一个人照顾了”

    石业兰快要无法忍受,他哽咽着,点点头。

    他最后只听到一句话。

    “不要哭我的丈夫,纵横大漠威风凛凛,是大月国第一勇士”

    石业兰从喉咙深处发出诡异的一声抽响。

    在场的三个男人,都好像丢了魂般。

    不多久,远处飞身过来十几个身着夜行衣的内卫,禀报道:“大统领,城中没发现泊火若生兰的踪迹!”却未得到任何回应。

    石业兰浑身僵硬,他直挺挺地抱起香消玉殒的长孙公主,缓缓朝大漠深处走去。

    内卫们见势欲加阻拦,却被卜喇钦止住。

    “连我和方大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你们能拦阻他吗?”

    “请大人吩咐!”

    他们疑惑地看着卜喇钦,又看看其余几人,顿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卜喇钦回身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良久,喟然道:“回去禀报,逆贼石业兰逃向大漠,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