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踏歌少年行正文第144章夜无仇警惕心起,计上心来,他说道“老沃德,那只是个快老掉牙的疯子罢了。我没想到,这迈恩瑞,不仅仅是图书馆管理员对圣骑士很不尊敬,就连位高权重的圣女也如此这般。”

    “那么你意下如何”

    “小可实在担当不起圣骑士的重责,我想,教廷还是另请高明吧。我可不想担着生命危险陪你们演这出戏。”

    “不不不,你就是高明。得到圣骑士之剑认可的人,要是不高明,那么这全天下的人再无高明的人。”

    “又将如何我高明与否,都与你无关。”

    圣女梨涡浅笑道“交出圣骑士之剑,跟我回圣骑士之殿,教廷便可以既往不咎。”

    重点来了夜无仇眯起了眼睛。

    “说话真是好不客气啊,教廷连掩饰都不愿掩饰一下么莫不说堂堂圣骑士,就是一平头百姓,也是欺凌不得的再者说,圣骑士之剑乃我们凭本事得到的,若是你有能耐,你为何不得到圣骑士之剑的认可”霍杰在一旁愤愤不平道。

    圣女眼中寒霜摄人心魄,她盯着霍杰道“梅林**师,有些事情全凭觉悟。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并非能靠一腔孤勇所打破,听从命运的安排,是每个灵魂的宿命。别被鸡汤蒙蔽了眼睛。”

    霍杰分毫不让道“我命由我不由天你摆出一副全知全能的模样,自以为参透事理,殊不知这样的消极才是最大的可悲。”

    圣女眼睛微微瞪大,刷地扭过身,雪白的裙摆被甩得飞起,玲珑如她,窈窕的身段就好比风中是的柳叶,打着旋顺风而行“或许你说的有道理,但各人有各人的命,趋利避害,茕茕求索,能做到喜怒由心的,都与真理背道而驰。我累了,抓住他们吧。”

    应声而喝,数位白袍祭祀齐齐跃起,踏着马鞍一跃而下。

    白虎镖局成员即刻呈现战斗状态,可这种难以弥补的差距,并非靠人数就可以填充的,**名白袍祭祀个个拥有斗王的实力,绕算弗克洛可以一打五,而剩下的五个人呢

    鲜明的对比简直让夜无仇与霍杰感到绝望,圣女手下的几位白袍祭祀虽然不能说个个都有弗克洛那般翻云覆雨的实力,可作为斗王境的强者能差到哪去这让他们如何反抗

    夜无仇在这个时候忽然想起了四位名义上归顺自己实则归顺圣骑士之剑的勇士,他着实捏了把汗。他们四个是这场博弈中的不稳定因素,若是剑客刑严与火焰法师爱德拉对圣骑士之剑的崇敬盖过对教廷的畏惧,那么己方还大有机会。若是反之

    至于精灵艾尔与矮人德鲁,他们的心迹就连预判的大概范围都没有,要往好的说他们与教廷信仰不符更遵从迈恩瑞领袖的指引,便可前来辅佐夜无仇,但往坏的讲他们与教廷对着干无异于引火上身,谁能做这等不明智的决定

    夜无仇咬紧牙关眼睛不留痕迹地向四周扫去,并未发现四人的身影。

    “拿下”圣女冰冷的娇喝响起,她绝美无瑕的脸上宛若亘古冻原。“我倒要看看,作为仅有的两位得到黎明的宽恕认可的圣骑士,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哗啦啦”擐甲执兵的骑士清一色举起手中的长枪,以少年们为中心围拢过来。

    弗克洛已被数名白袍祭祀紧紧盯住。

    夜无仇心中苦笑不已,他自己有几斤几两他最明白不过,对方都不劳白袍祭祀动手光凭些喽啰就能置自己于死地,这样悬殊的战斗还让他怎么打

    而圣女方面,不让白袍祭祀对自己动手,似有其用意。

    “我到要看看,弱小到连弗克洛的骑士枪都抬不动的蝼蚁,到底是凭借什么获得圣骑士之剑的力量。”

    何德何能说是命运巧合你信吗弗克洛击碎保护罩以至于圣骑士之剑暴露在空气中,而自己的魔剑赤血残云却在瞬间与其达成共识。

    他不知道为何圣骑士之剑与赤血残云会产生共鸣,他更不知道也没抽出功夫去盘问维德斯关于圣骑士之剑的信息。他敏锐的察觉到,圣女与维德斯提及圣骑士之剑的时候,都说道“黎明的宽恕”,这又是什么意思

    但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夜无仇在嗟叹造化弄人。命运安排了这样一出曲折盛大的戏幕,就是让自己死的轰轰烈烈这对它有什么好处

    夜无仇被逼无奈,只能强行抖擞精神,抽出流焰剑,浑身上下真气涌动,蓄势以待。

    圣女以及诸位白袍祭祀看见这一幕,怔了怔。圣女开口道“圣骑士大人,您的实力,止于此”

    夜无仇感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但却又不得不承认现实,那就是以他目前的实力,怕是连单独的卫兵都打不过。

    说心里没有落差是不可能的,虽然夜无仇时刻告诫自己年岁尚浅不可贪功急躁,好高骛远,可他身处的环境与接触的人让他在潜意识里就有了高高在上的感觉,以至于他现在感觉自己格外像跳梁小丑。

    圣骑士连卫兵都打不过这要是传出去,自己怕是很快就会从神话变为笑话。

    “圣女殿下,你要是想嘲笑于我那就省省吧。一切剑之下见真章。”夜无仇强作镇定,故弄玄虚道。

    “好一个剑下见真章来吧,希望你不会成为教廷千百年来头等大笑话。拿出你的功夫”圣女喝道。“上”

    众军士随着圣女的话音共同落下,数杆长枪径直朝夜无仇刺来。

    夜无仇凌身跃起,矫健腾空,脚踏枪尖在空中翻出华丽的弧线,与此同时,怒鳞黑铁手的黝黑光泽瞬间涨到顶点,一剑挥下,燃烧的火焰跳跃出绚丽的弧形。

    剑下的军士大惊,但怎奈夜无仇动作敏捷,而自己又使的是骑士枪这种长兵器,并不灵活,他只能弃枪而遁,于地面做了个前滚翻,这才将夜无仇的攻势躲了过去。

    这些军士眼光拙劣,光以眼神看不出夜无仇的真实水平,但是当他们看到夜无仇与他们争斗还要借巧劲卖招式,尽皆错愕不已。

    圣骑士不都是挥手之间便能将数百个自己这样的打倒的强者么

    “这个圣骑士是假冒的速速将其拿下”圣女在后方下达命令。她这个解释让众人恍然大悟,更让众人心中存有的敬畏推翻。

    霍杰已于另外的人战作一团,他悬浮空中,星盘转动,流光溢彩,浩淼神秘的力量让所有人都为之侧目。

    “哦没想到星空法师的本源力量倒是精粹的很,只可惜修为太浅,否则日后定然是不世出的绝代强者。以如此资质,担任梅林的称号,倒也不辱没了梅林。”

    军士涌上来,夜无仇使出浑身解数,将怒鳞黑铁手催发到目前所能运用的极致,但仍是节节败退。

    很快,双拳难敌四手,一柄骑士枪锋锐的枪尖刺穿夜无仇的衣服,在他的肋骨上留下了不深不浅的划痕。

    “圣骑士大人”只听闻一声惊呼,只见刑严领着数十人杀将过来,那十人虽说是身着平民衣物,却实则是圣骑士之殿的守卫骑士。

    夜无仇吃痛,连忙朝后跃退,军士却仍是步步紧逼。

    夜无仇感到了无比的憋屈,但却又没有什么好办法,刑严此刻就是瞬移,也解救不了自己,他无奈之下只能略微停顿,而后以威严的神情,驻足不动,他的脸上所有的表情在此刻都变得祥和与宁静。

    圣光奕奕,高贵典雅。沐浴在圣洁的光辉中的众军士,仿佛在冥冥之中,听到恢宏的唱诗班在祷告忏悔。

    所有的长枪登时刺在夜无仇的身上,可本应出现的鲜血淋漓的场面并没有发生,所有的骑士枪在碰到夜无仇身边荡漾着的圣光的刹那,全部泄劲,软绵绵的不进不退。

    “黎明的宽恕。”圣女怔怔地看着夜无仇,喃喃道。

    圣骑士之剑握在手中,夜无仇臻入身心通透的境地,他的负面情绪被圣光剥离,整个人由慌乱变得从容而胸有成竹。

    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从容的资本在哪里,但水到渠成油然而生的蜕变,是他无法解释的清的。就好比你在极度愤怒情况下做出的事,是心情好的时候不能理解的一样,夜无仇此时已经找不到那种拔剑四顾心茫然的感觉了。

    “重铸信念之城众将士听令”夜无仇举剑,璀璨的光辉在剑刃上汇聚。

    夜无仇单薄的身影此刻无比的雄伟,并不是说他身体的实质有所变化,而是其在人心折射的高度与时剧增。

    冲天而起的白虹仿佛要将太阳的光芒掩盖,豪迈的情绪就是乾坤间的风起云涌,遥隔很远的众圣殿骑士团的骑士可以说用“嘶吼”来形容他们应和声。

    “属下在”

    三个字,简单干脆,却刺破怯懦与庸俗,穿过街边坊巷,穿过招展的旗帜,最终在苍穹间回响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