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大辽之挥洒风采 > 各地乱夏国动静,李继迁商议结果

各地乱夏国动静,李继迁商议结果

    这个时候的他们也是已经在考虑为啥辽国这次不派人来,到底他们在干什么,就是萧天佐他这个时候也不打算派人来,只因为皇帝这次没有派人来。而除了大辽,各国都派出来人,包括夏国国主,听到这样的消息他自己也不敢耽搁,就是杨业他们听到这样的消息,也是万分激动,因为皇帝已经发来消息,必须要有人过去,如今的澶州已经怎么说也是结束战事,所以他们让符彦昭,代替他门返回这些个地方。

    此时此刻的符彦昭也是万分激动,等待了那么久终于可以回家啦!他明白是皇帝让他必须回去,他们也不得不听从,因为这次除了他自己,杨业还让他的儿子陪同他一起回去,因为准确地说此刻的他们已经出发距离汴京城,也就是几步之遥。

    而这个时候他们也是紧赶慢赶终于从澶州等地出发,赶往汴京去了。说回夏国的身上,此刻的夏国的人听到这样的消息,他们也是已经出发啦!具体情况是如他们现在这样?

    这个时候李继迁对着自己的手下,突然开口说道“诸位如今我已经把人派出去啦!现在估计距离汴京也就是没有多大的距离,但是你们觉得我的做法对与不对。”

    李继冲生日地开口说道“大哥您对宋国也太过忠心啦!这次我觉得大哥你派出去人也太把宋人抬高,咱们只是名义上投靠宋国,占有的只是空壳,但是宋国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帮助我们,相反自己的臣子去世还让您参加,未免太不把您放在眼里,大哥如今我们占据那么多州郡县,如果一昧地示弱是不是让宋国觉得我们好欺负一样,我有些不赞同大哥做法。”

    张浦笑着开口说道“主公,属下认为您的做法更加是英明无比,主公是想宋国原本正在与辽国交战没有多久,况且此刻的他们原本就是有些小看我们大夏国,您的一再示弱不就让他们更加轻视您吗?也就是此刻您的谋略没有错。其次宋国的范质去世,范质从后周朝开始就一直辅佐周国柴荣,再到宋国的建立,赵匡胤,赵光义这群人,可以说是劳苦功高,一旦我们去就可以看出我们大夏,也可以看出主公对于宋国重视,他们就会给我们更多好处,如今辽国实力是越来越强大,在耶律隆续施展他的治国策略降低农业税,再有他们也和原来的我们一样,我们是草木民族,他们也是,不过他们已经开始既劳作,又不停滴养军练兵,比我们大夏,甚至比宋国强大,之前我们说的那些,已经不适应发展。主公派人去就是想联络大宋和他们一起对付辽国,如果再让辽国发展下去,等到他有并吞天下的时候一切都完了。所以大王这次只不过让臣子去了解一下大宋的心理,看看他们是不是有议和的心理准备,自古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所以大王你只能这样”

    李继迁笑着开口说道“先生说的不错,如今的契丹是越发强大,此刻的我们也并不是立刻要与对方反目,我派人去就是想要了解对方虚实,此刻的宋国是称霸中原的强国,他们的实际实力比我们想象的强大,咱们要想问鼎天下一定的隐忍是缺不了的,其次这次本王虽然想要暂时与辽国对抗,但是我为何不能借助宋国,借力打力,让他们两大强国相互争斗,互相残杀,然后我李继迁趁他们都把兵力耗尽之时在对付他们。宋国辽国如今这两大国都不是遭惹,既然不能遭惹那我就只能借力打力,宋国的此刻的人一直以为我不回来,既然如此那我就做出一副沉痛样子,去派人见见赵光义,让他看看我们的诚意,是不是很足的。”

    这个时候他们也是纷纷称赞,只见他们二人笑着开口说道“大哥主公高明,属下我佩服万分。”

    这个时候的李继迁也开始大笑起来,此刻的李继冲默写头脑开口询问道“大哥耶律隆续并不是那么简单,你说他能看出您的心机吗?大哥你忘了之前头一次我们说要与他们见面,他就凉我们一次,你说辽国会不会发现我们图谋。”

    张浦看着李继迁表情,知道这是他让自己的回答,只见他笑着开口说道“大将军,主公知道隆续小儿心智过人,但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耶律隆续是不可多得少年雄才,他的谋略心机都是不可多得,但是如今他要疲于应付宋国和自己国家出现的事情,他完全有可能是顾不上我们,同样的道理,他既然顾不上我们大夏,那我们还担心啥,既然如此我们就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宋人的身上,宋国皇帝生性奸诈无耻,他不比耶律隆续好对付,此刻的我们只身去这个国家更多是想看看我们的诚意,他也懂一点兵书上的策略,他是想拉上我的人,但是我们却不能走进他自己的身上,既然如此那我们为何不能自动舍弃,就和他说我们就是来奔丧,其他的也就没有别的意思,这样我想主公早就把情况告诉给了手下,我估计他们已经出动正在面对赵光义啦!”

    这个时候李继迁眼神很是恐怖,然后开口说道“看来先生你是对本王很是了解的,但是本王希望你不要把本王的心思摆弄出来,幸好这里就是只有我们几个人,要是还有别人,我们不就已经完了,先生我就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出现的结果。”

    此刻的张浦很是惶恐地开口说道“主公息怒,主公降罪,属下的也是烛火的光,怎么能与主公这样的天上的太阳相比,希望主公不要怪罪臣,臣也是想为主公多做考虑一些。”

    李继迁笑着开口说道“要不是体谅你的一片忠心我也是早就怪罪你,更何况你是我的肱骨,我不信任别人我还能不信任你吗?”

    这个时候张浦也就是很感动,此刻的他李继冲开口询问自己的兄长道“大哥你说这次所有的各国都派人啦!为啥辽国不派人,大哥我可并不是相信他们是不死不休的人,到底什么原因啊大哥。”

    此刻的李继冲拿着探子给自己信件,然后开口说道“二弟,根据我们的探马传回来的消息,是辽国逼得范质签订合约同时还把定州太原等地奉送给辽国,除了这些还有就是辽国索要的金银器物粮草等这些,都是索要到的,二弟在我看来,看上去范质的死是被人逼死,真正害死他的人,我们却无从得知,同样的道理合约的签订,虽然辽国不是真正的杀死他,但是可以说是间接害死的,他们如果派人去不仅是对范质的侮辱,更是对于中原人的侮辱,除非他耶律隆续的愚蠢,他才会派人去,但是在我看来,他是不会派人去,相反他不派人,萧天佐再有胆子也不可能无缘无故派人去,这就是他萧天佐此刻的心里,如果派人去,萧天佐的命就没有啦!这次他们没有派人去,可以看出耶律隆续并不简单,咱们以后要对付这个国家一定要多加小心才是。”

    这个时候张浦对着李继迁开口说道“主公您说的一点不错,通过属下对于耶律隆续的了解,此人是难得一见的雄主不仅是谋主,更是兵家,同时还是治理能手,同时还心智过人,不知道与耶律隆续此人共世,是幸还是不幸,但是如今的结果让我们必须要加倍小心,耶律隆续的心机可比赵光义还要可怕,主公必须要加倍小心。”

    这个时候李继迁开口说道“没错,军师说的可真好,也是一点没有错,对于辽国我们不能大意,辽国开兴皇帝耶律隆续,并不是那么好对付,此人之雄才谋略,可以说是当是罕见,此人咱们必须要派人去全面了解。不光如此如今咱们虽然是已经对于赵光义有一定了解,此人懂兵,但是不知方略,用某也是小聪明,或许算计人心还行,但是领军打仗差远了,但是耶律隆续不仅懂兵而且更善于出奇谋,是我们大夏的强大对手,所以我们必须要全面了解,来人传我命令,让人给我了解辽国耶律隆续情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听明白了吗?”

    这个时候他的手下进来听从他的传达命令已经离开了,此刻的张浦也觉得李继迁考虑比较全面,也是忍不住点了点头,此刻的李继冲听着刚才二人的议论立刻点了点头,说了句大哥英明,我明白了,此刻的他们这群人也正在等候的消息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