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清穿的日子 > 第一百五十八气人
    一句话说的三阿哥跟直郡王都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胤禛还有些不明所以。

    这俩人这是笑什么呢,肯定又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情况。

    俩人肯定不能跟他说为什么,笑了一场就罢。

    只苦了胤禛,回到家还得再遭受一遍痛苦。

    静娴一边帮他揉着肩膀一边说他,“爷非得逞能,这会受伤了都不敢叫人知道,真是。。哼!”

    说着使劲捏了两把,疼的胤禛“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到了晚上宫里的梁九功来了,胤禛没有出面,静娴接待了,“梁安达怎么来了,苏培盛快去上壶茶。”

    梁九功给她行了礼才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瓶子,“这是皇上赏给四爷的,皇上瞧着四爷仿佛是受了伤。”

    静娴双手接过说了句,“多谢梁安达了,爷伤在肩膀上,还是皇上心疼爷。”

    梁九功笑呵呵的说,“毕竟是亲父子,哪里有不疼的道理,我这就回去复命了,您还请快些回去吧。”

    静娴也不再去送他,“行,那苏培盛去送送梁安达,我这就回去给爷上药。”

    送走了梁九功,静娴又回去笑话了胤禛一番才给他上了药。

    有了康熙送来的药,又有静娴偷渡进去的灵泉水,胤禛的伤好的很快。

    过年的时候就已经完全好了。

    只十四遭了德妃一阵数落,等十四蔫头耷拉脑袋的从永和宫离开,德妃才叹了口气跟身后的嬷嬷说道,“十四还是这么孩子气,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嬷嬷想要说点什么,却被德妃挥了挥手打断,“嬷嬷你也不必为他说话,就说这回的事,要不是老四替他挡了,他可没法收场。”

    宫宴当天静娴把几个孩子都打扮的精精神神。

    结果还没进宫呢,在马车里就都睡着了。

    胤禛失笑,“不必担心,去了宫里先去娘娘那里,还能给他们收拾一遍。”

    静娴叹了口气,“一大早上给他们收拾的,全都白费了。”

    在娘娘那里收拾了一番,几人才去了前边。

    “孩子们跟着爷就行,一会宫宴上再去找你。”胤禛一手拉着仨孩子,跟静娴说到。

    静娴倒是没有担心,胤禛这绝对是要去炫耀他的孩子,有孩子们的阿玛在,怎么也不会叫几个孩子出问题。

    胤禛带着仨孩子离开,远远的就瞧见直郡王爷带着弘昱在前边,“大哥,等等弟弟。”

    直郡王回头看了胤禛一眼,又看了看他身边跟着的仨孩子,转头抱起弘昱就走。

    。。。

    这要是漫画绝对能看见胤禛头上冒出的三条黑线。

    弘昱趴在直郡王的肩膀上,“阿玛,怎么跑的这么快啊,我好像看见四叔跟他家的三个弟弟妹妹了。”

    直郡王抱着弘昱说道,“你看差了,你四叔还在德妃娘娘宫里没出来呢,没看见你四嫂没跟着嘛,那肯定不是你四叔。”

    弘昱噘着嘴心说,明明就是,我都看的真真的,我想找他们玩。

    直郡王心里边直哼哼,老四这家伙肯定又是来炫耀他家孩子的,哼,就不给你这个机会,有什么好炫耀的,不就是仨孩子吗,好几年了也没见你再添俩。

    胤禛看着前边快速消失的父子俩,叹了口气,罢了直郡王跑了再找旁人炫耀去。

    正好这时候老八从后面赶过来了。

    “老八啊,怎么没去良嫔宫里呆着,这会儿宫里还没开始呢。”

    八阿哥带着八福晋在胤禛身边站定,“四哥,怎么没瞧见四嫂。”

    胤禛指了指旁边的三个孩子,“嗨,还不是这几个孩子,你四嫂一大早上就起来了,这会儿累得慌,就叫她在额娘宫里好好歇歇。”

    八阿哥看了看这几个孩子,“呵呵,四嫂真不容易,四哥你慢慢走,弟弟想起来还有事,这就先走一步了。”

    说着拉起八福晋就快步离开了。

    走出胤禛的视线之后,八阿哥就放开了八福晋的手,八福晋还有些不明所以。

    八阿哥斜着眼看了她一会儿,“四哥家的几个孩子挺好。”

    八福晋心里咯噔一下,这两年自己一直没有怀孕,这人是对自己有意见了吧。

    只她不能表现出来,还得笑着说,“四哥家的几个孩子确实养的不错,四嫂很会养孩子。”

    八阿哥没有再说什么,“走吧。”

    胤禛对于终于气到了一个人感觉心情非常美,领着仨孩子慢悠悠的往前面走。

    静娴过来的时候,宫宴已经快要开始了,一屋子的人,吵吵嚷嚷的能叫人心里边烦乱。

    胤禛正在前边端着酒杯。

    静娴一看就知道他这是空着肚子喝酒,转头吩咐了后面的宫女一声,端着一壶豆汁,去了前边。

    胤禛伸手接过酒壶,往外一倒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豆香,一看果然是豆汁。

    再一转头,就看见自家福晋站在后面一脸笑嘻嘻的。

    胤禛端起豆汁喝了一口,“果然还是福晋知道爷,这会儿肚子里空空的,还就得喝一杯豆汁才舒服。”

    几个孩子才没有那么多眼色,瞧见他们阿玛没吃饭光喝酒了呢。

    这会儿,几个孩子正吃的满嘴流油。

    静娴都没眼看,就跟在家里整天饿着他们了似的。

    “这个牛肉做的挺好,可嫩了,布尔和你尝尝。”弘晖夹了一块牛肉送进布尔和的碗里。

    布尔和的碗里已经满满的,快盛不下,这会儿光顾着往嘴里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冲弘晖点点头表示感谢。

    另一边弘昀也夹了一筷子熊掌,“布尔和尝尝这个熊掌怎么样。”

    这次宫宴有孩子的大都把孩子带来了,直郡王家的弘昱,太子家的弘皙跟弘晋,三阿哥家的弘晴,五阿哥家的弘昇,七阿哥家的弘曙。

    几个孩子又都是差不多的年纪,很快就凑到一起去了。

    这些孩子虽然年纪小,但是生在皇家,不能看他们小就小瞧了他们,这不总共几个孩子,也是拉帮结派,分成了两波。

    弘晖带着弘昀过去的时候,弘皙还过来跟他聊了几句,那意思就是你阿玛都是跟在我阿玛身后的,你自然也应该跟在我身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