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我能合技能 > 第七十七章天之柱与地之国

第七十七章天之柱与地之国

    跨上冰极熊,林御与弗兰特慢悠悠的朝宝藏所在地前行,来到傍晚,两人安营扎寨,在一条溪边整顿了下来。

    “老林,你是怎么看出这宝藏在哪里的?”弗兰特蹲坐在篝火边,疑惑的翻看着两张藏宝图,他已经琢磨了一个下午,愣是没有丝毫头绪。

    “这还不简单?”林御鄙夷的看了弗兰特一眼,就这脑子还能当世界级主角?真为自己感到不公平!

    “你看这儿。”林御坐到弗兰特身边,将两张宝图重合,随后将其举起,让篝火的光芒照射在宝图之上。

    随着火光的照射,原本散乱无序的宝图渐渐露出了它真正的面目,所有的线条在这一刻重合,显露出了一座高耸入云的柱状山峰,在山的顶端,标志着宝藏的红圈豁然出现。

    “那你怎么知道这座山在哪儿?”弗兰特挠了挠头,还是没搞懂。

    “东部帝国山脉稀少且低矮,而这种形状的高峰,据我所知整个人类大陆有且只有一座。”林御自信的将宝图收起,手中长鞭朝溪流中一甩一勾,一条两米长的红尾骨舌鱼便出现在了弗兰特的怀中。

    望着正被鱼尾啪啪打脸的弗兰特,林御心满意足的将长鞭收回,抓起削好的木棍将骨舌鱼捅穿,将其放上了篝火,这种生活在冰水中的鱼并不需要任何的加工,甚至连生吃都是鲜美无比。

    吃饱喝足后,林御打开神殿大门,一头就蹿进了法术研习室里,他要测试一下之前得到的那两个三球法术该如何与其他技能进行配合,以及深入研究他们的内核。

    “超震声波和强袭飓风前者能将人推开并破坏他的一切行动,后者能把人吹上天空。”林御摩挲着下巴,将研习室内的时间流速调低,思考了许久。

    一晚过去,研习室的大门一直紧闭着,其中不停的传来飓风的呼啸声以及令人难受的沉闷声波。

    清晨,弗兰特揉着眼睛从自己的房间走出,听到研习室中传出的声响后,好奇的打开了一道门缝。然而他一扭开门,一股恐怖的风力就将他吸入门中,无数的超震声波击打在他的身上,让他完全丧失了抵抗的能力,只能像叶子一样在狂风中无助的飘荡着。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则闭着眼端坐于地面之上,也未见他挥舞法杖,狂风与声波就从他的体内倾泻而出,这就是法术研习室的强大,无限的法力值与0的冷却时间,让林御可以在这里将所有的法术都练习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或许是感受到了风中多了什么东西,林御猛地睁开眼,飓风渐渐停息,体内也不再向外打出肉眼可见的声波。

    弗兰特吧唧一声掉到了地上,头晕目眩的爬了起来。

    “你就这么喜欢作死吗?”林御无奈的看了眼弗兰特,幸亏这家伙不是在他测试混沌陨石啥的时候进来,不然就有的他受了。

    “老林可以啊!又有新招了?刚才那个冲击波好厉害!我被击中后完全就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听到弗兰特这句话,林御得意一笑,经过一晚的研究,他发现超震声波与强袭飓风对近战的克制程度远超他的想象。只要中了他的超震声波,那些莽夫们除了拿身体硬抗接下来的法术外,没有其他一点办法。

    “要不要来比划比划?”手上又多了点东西的林御突然来了兴致,想再虐一次弗兰特,没想到这个家伙如今贼头滑脑的,一溜烟就跑到神殿的外面。

    “这家伙以前不是这样的啊!不是很好战吗?”林御挠了挠头,无奈的关上研习室的门,将神殿收起。继续驾熊朝东部帝国唯一的高山“天之柱”赶去。

    “老林,那个唯一的山什么来历啊?”路上,弗兰特好奇的向林御打听着,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他一个晚上了。

    “哦?你说天之柱?那可是一座传奇山脉啊”林御眼光渐渐放空,回忆起了前世在天之柱山脚下通过村民们了解到的那个传说。

    传说,千年之前,天之柱所在之处乃是一个和平的小国,名为地之国。虽然与世隔绝,但依靠着周围丰富的资源,地之国的人民们日子过得相当不错。

    然而和平终有被打破的时候,某一天,地之国的王女外出游玩时,意外发现了一名重伤濒死的男子,从他身上的衣物和武器就能很明显的看出,他并不是地之国的子民。

    善良而又淳朴的王女将其带回了王宫之中,在经过几天的照料后,那名男子终于醒来,当他知道自己正处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国时,地之国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这名男子在接受了地之国子民的赠别礼后,就匆匆离开了哪里。一个月后,所有地之国子民都已经忘记了这件事,就在这时,他带着军队,一起来到了地之国。

    原来这名男子是远处一个大国的将军,在战斗中败给了敌人之后,仓皇逃窜到了地之国附近。回国后,他因为战败的原因,即将被卸去将军的职位,为了保住自己的职位,他做出了选择,选择将自己的救命恩人全部杀光!

    他们开心的朝着平民挥舞着手中的弯刀,享受着屠戮的快感,地之国的所谓军队在他们面前不堪一击,不到两天时间,整个地之国,只剩下了断壁残垣。

    当将军骑着战马,拎着血红的弯刀来到瑟瑟发抖的王女面前时,他犹豫了。

    “或许我可以放过她?反正我们要的只是这块土地。”将军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事实上他也是这样做的。选择无视王女后,他正准备驱马离开,突然感觉自己的弯刀一沉。

    他惊讶的低下头去,发现王女用她那白皙的双手牢牢抓住弯刀,鲜血缓缓从手腕处低下,王女的眼神中带着后悔与怨恨,她不明白,为何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她仅仅是救了一个人,却害的整个国家一起毁灭。

    “天之神象,会制裁你们的”

    说完这句话后,王女稍一用力,将弯刃捅入自己的心口,跌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大雨突然降下,洗刷掉了所有人身上的鲜血,却难以洗刷侵略者身上的罪孽,将军愣在马上许久,突然冷笑一声。

    “不识抬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