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大符篆师 > 第一百三十八章三十亿盟主飘荡墨尔本加更11/12

第一百三十八章三十亿盟主飘荡墨尔本加更11/12

    “开价三十个亿不说,还有一揽子要求”

    丽明城,城中心最高的丽明大厦顶层,一间巨大的办公室里面。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笔直地站在落地窗边,手里夹着一根雪茄,神情淡漠地看着窗外脚下飘过的白云。

    在他身后,站着一个三十几岁,身材魁梧相貌堂堂的青年。从面相上看,似乎跟头发花白的男人长得还挺像。

    青年微微低着头,一脸恭敬地道:“是的。”

    呼

    头发花白的男人长出了一口气,突然笑了笑。

    “有点意思啊,这小家伙。”

    青年没敢接茬,只是静静站在那里。

    “百花城那边,咱们一共损失了多少钱”头发花白的男人忽然问道。

    “截止至目前,直接损失是十六个亿,到年底还有两个月,在我们找到新的代理人之前,大概还要继续损失四十个亿左右。如果算上其他那些诸如重建渠道、恢复信誉和一些无形损失的话,总损失大概在一百亿左右。”青年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嗯,一百亿,除去咱们自己的,还有七十亿,是要从咱们的口袋里掏出来,交上去,嘿,这损失”

    头发花白的中年人抬起手,抽了一口雪茄,把烟雾吐出去,一股顶级烟草独有的香味飘散出来。

    “损失很大。”青年回答道。

    “让咱们损失了一百个亿,现在还敢开出这样一个价格来。嘿,我真的挺想见见这个小家伙,看看他是不是生了三头六臂。”头发花白的中年人转过身来,微笑着道:“答应他。”

    “啊”青年第一次有了比较强烈的情绪波动,一脸吃惊的抬头看着面前这位大佬:“总裁,对方要求先付百分之五十预付款的啊而且,其他那些要求总裁您还没听呢。”

    “预付款嘛,给他。”中年男人笑了笑,“至于其他要求,呵呵,比这三十亿多吗”

    “没有。”青年回答。

    “那不就完了”中年男人看着他道:“如果他真能治好我女儿的病,别说三十亿,就算三百亿,我也敢给只不过给了之后,他有没有命去花,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笔钱会留下痕迹。”青年有些迟疑地道。

    “我公开悬赏,他若真治好我女儿的病,给他三十亿,从我的私人账户打给他,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到时候把钱往外转”

    “你怎么变笨了这种事情用我教你”中年人微微皱了下眉头。

    “对不起总裁,我明白怎么做了。”

    青年本意是想提醒一下总裁,那少年背后靠着孙家,孙家也已经放话出来说要护着那少年。

    一旦将来那少年在丽明城出了事,怕是孙家不会善罢甘休。

    就算自家总裁上面同样有人可以保着他,可转给那少年的十五个亿,真的能轻而易举地从人家账户上转出来

    他们擅长洗钱不假,但他们毕竟不是强盗啊

    还有,到时候那少年如果真治好了小姐的病,转头就出事了,很难不让人怀疑到总裁头上。

    孙家那边再追究起来,搞不好会生出一连串无法预估的连锁反应

    到时候损失的,可就不是上百亿那么简单了。

    “你是我侄子,”中年人看了他一眼,“这些年一直跟在我身边,也没少学东西,但也正因为一直跟在我身边,使得你的眼界,看似很高,但其实局限性很大。”

    “您说的是。”青年依然一脸恭敬。

    “过来坐下,我给你讲讲这里面的道道,你听好了。”

    中年人回到沙发上坐下,将手中抽了一半的雪茄放在水晶烟灰缸上面。

    青年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总裁虽然是他亲叔叔,对他也很好,小时候倒是经常会给他讲各种道理。

    但这些年,已经很少这样跟他沟通了。

    他规规矩矩地坐下,身姿笔直,双手放在膝盖上。

    “不用那么拘谨,随便点就好。”中年人淡淡道。

    “哎。”青年答应一声,依然坐得笔直。

    中年人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说道:“那虽然是个少年,但他开了个坏头,如果不能把他处理掉,那么我们这个组织必然会遭受沉重打击。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一个组织的尊严问题。要是以后我们的敌人都学他,那还了得所以,无论他多大,无论他在做这件事情之前知不知情,无论他有什么背景。他都必须死。”

    “这件事,跟他给我女儿看病,完全是两码事”

    “他给我女儿看病,哪怕狮子大开口,敢要出三十亿这种好笑的价格,我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他。”

    “因为我女儿,你那妹妹的命,是无价的”

    青年点点头。

    “他如果真能治好你妹妹,那么他就是你妹妹的恩人,按说我们不应该这样对他。但他要了三十个亿。呵呵,你知道吗对某些普通人来说,五百万只要五百万,就可以让他把亲爹都卖了”

    “三十个亿,足够买断任何他对咱们的恩情了”

    “所以钱我一定一分不少的给他,只要他能治好,我就给”

    “但在他死之前,我也一定要把这些钱都拿回来。人都死了,还留着那些钱做什么”

    “至于他背后的孙家,孙家的确不好惹,但也没想的那么恐怖。”

    “第一,第七军团是戍边军团,他们镇守的地方,并不是我们这里。孙恒既然已经恢复了,那么他必然是要回归第七军团的。这个日子,一定很近。他这一走,就很难再回来。到那时,他对这边又能有多大影响力”

    “再说帝国向来军政分开,他一个军人,手伸得太长,也不是没人能管他。”

    “第二,虽然没有绝对的证据,但很多知道孙恒恢复的人都在怀疑,他的身体恢复,跟那个姓白的少年有极大关系。那小子背后,应该有高人在。但不愿露面,才把一个少年推到前面来。你想想看,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孩子,怎么可能拥有治疗孙恒的能力这不是开玩笑吗”

    中年人说着,忍不住摇头笑起来,拿起水晶烟灰缸上的雪茄。

    青年赶忙探过身子,帮着把火点着。

    “所以这件事说到底,孙家不过是卖那少年背后的人一个面子罢了。”中年人一边抽着烟,一边说道。

    “那,他背后既然有高人,咱们这么做”青年看着中年人:“会不会引起对方震怒”

    “呵呵,所以说呀,你这孩子,我没让你去做别的是对的,你胆子太小了,而且,你太善良。当然,这对我来说,是件好事。但你要明白,我们的组织是做什么的我们才是坏人啊我们不去招惹别人,就已经是别人天大的幸运,别人谁敢来招惹我们咱们飞仙这里,有能跟组织抗衡的人吗没有无数年,摸排过无数次。真的没有”

    中年人叹息着,微微摇头。

    既感到有些欣慰,又有点无奈。

    这个亲侄子,父母没的早,一直养在他身边,跟他儿子也差不多。脾性他了解的很,心善,做事风格软。

    所以,这辈子就跟在他身边,吃个安稳饭就好了。指望他独当一面,难。

    “叔”青年犹豫着,还是叫了一声叔,他看着中年人:“我现在,也学着心狠呢。”

    “就你那点手段不就让人坑了你曾经喜欢过的女孩子一个多亿吗再说你确定那是你的主意”中年人瞥了一天青年,淡淡说着。

    “我”

    “行了,别再惦记了,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她不贪婪,谁还能主动去针对她不成那么蠢的一个女人,你那会儿居然会喜欢得要死要活,还想留在百花那种小地方。更神奇的是,你还输给了一个跪着赚钱的掮客,丢人啊不过你放心,没人会再去找她们的麻烦”

    “那她欠的高利贷”

    “那点钱啧,你呀,还真是”

    中年人摇摇头,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回头我让人跟百花城的小王打个招呼,那笔钱,暂时先这样吧,不会去逼着她讨要,但将来本金还是要还的,情分是情分,规矩是规矩。当时可没人逼着她借高利贷。所以从今以后,彻底忘了她吧”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