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重返十六岁之小毒妻 > 第813章施朋春的提议

第813章施朋春的提议

    秦安安看着他摸下巴就觉得他又有什么鬼主意了,立马摆手道“喂!想什么呢?”

    罗琰回过神来,淡淡一笑道“她长得的确漂亮,这么年轻就是一位母亲了,能娶她的人应该很幸福吧。”

    “我怎么知道!”秦安安警惕的说道,随即提醒道“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罗琰一愣,拍着秦安安的脑袋道“瞎说什么呢?”

    秦安安摸着自己的脑袋,“谁让你对她这么殷勤,我告诉你,她不行?”

    罗琰一笑道“怎么?不是说不熟吗?”

    “她……跟我一个学校的,你要是追求她,我脸往哪里搁啊!”秦安安一时没反应过来,就赶紧找补。

    罗琰扑哧一笑道“原来是小丫头长大了,吃醋了。”

    “滚滚滚!”

    罗琰又笑道“我在你眼中这么没有道德吗?她是已婚妇人都有孩子了,我怎么可能对她有兴趣,只不过是因为她家小宝贝挺讨喜的,所有稍微热情了些罢了。”

    秦安安看了罗琰一眼,也觉得自己是因为太过担心,所以多此一举了。

    “那……你为什么会跟郑玮沣合作啊?你不是聂大哥的兄弟吗?他那么讨厌郑家人,郑舜佳那个女人好整天肖想聂昭,听说郑玮沣还的罪过陶……聂昭的夫人,你这样不怕跟好兄弟反目吗?”今天见到郑玮沣的时候,秦安安就觉得很奇怪了。

    “你个小丫头不明白的,生意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况且你怎么知道我和郑家合作的生意没有聂昭的参与呢?某种程度上来说,聂昭可别我坏多了。”

    秦安安不明所以的看着罗琰。

    罗琰只是笑了笑没有解释。

    “那聂大哥是不是……还喜欢他的夫人啊?找她是为了报复她还是想要追回她?”这是秦安安最担心的问题。上次问秦焕,秦焕回答的模棱两可。

    罗琰顿了一下,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和你哥都不待见那个女人,从她能逃脱我们的追捕就知道她的心机颇深,还有背后势力,她对聂昭隐瞒了这么多,不是什么好女人,要我是聂昭被这么耍了一通,肯定是放不下的。”

    “那这么说,他是要报复了?”秦安安着急的问道。

    罗琰奇怪的看了秦安安一眼道“你这么在意干嘛?他心里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不过他的爱情运气真不好,碰到都是坏女人。比起安雯澜,陶榕更加不是省油的灯。”

    “才不是!”秦安安立马反驳道。

    罗琰不解的看着秦安安,但是秦安安已经被激怒了,狠狠的踩了罗琰一脚,“你们这群臭男人肯定是帮着自己人说话了!我相信她是一个好女人!”

    罗琰微微眯起眼睛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认识她。”

    秦安安一愣,立马大声道“你们不是说了吗?她离开什么都没有带走,她图什么啊?聂昭的美色吗?肯定有原因的!而且说不定就是聂昭的错!你们男人有错也不会反应过来。”

    罗琰被说的一噎,就看到秦安安气呼呼跑走了,弄的罗琰一脸的莫名其妙。

    但是他还是在之后调查了陶榕。

    只不过陶榕的身份信息太过完美,根本没有办法怀疑,只不过有些惊叹她小小年纪竟然已经是离婚独自带娃的身份了。

    罗琰倒是高看了陶榕一眼。

    陶榕这边也从秦安安那边获得了一些消息。

    罗琰没有怀疑她,陶榕也就放心了。

    只不过秦安安的表现很奇怪,现在她特别的保护陶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告诉陶榕。

    这一点陶榕一开始是拒绝的。

    但是当她能从秦安安那边获得聂昭的消息时,她就没有阻止秦安安的小道消息了。

    因为罗琰最近一直在东市做生意,所以经常替自己的好兄弟带着秦安安玩,秦安安就趁机问罗琰一些关于聂昭的事情。

    甚至一度让罗琰以为秦安安也对聂昭感兴趣了。

    不过罗琰知道的也不多,毕竟聂昭仍旧在任务期。

    而据陶榕所知,这一次的任务期真的是太长了。已经半年了。陶榕不放心的甚至开始留意国内外各大国际新闻,但是找不到蛛丝马迹。

    陶榕只能拼命回忆,上一世到底有没有类似的记忆。

    可是命运早就已经被打乱了。

    大二很快来到,陶榕仍旧没有聂昭的任何消息,她明明告诉过自己不要再去想聂昭的事情,但是却担心的越发睡不着。

    失去聂昭的消息快要接近一年了。

    即使筱筱越来越会逗乐自己的母亲了,陶榕也很难开心起来。

    期末考试结束,寒假即将来临,这一天,在学校,陶榕遇到了施朋春。

    陶榕知道施朋春的情况,见他来主动跟自己搭讪,陶榕就耐着性子陪他说话了,想着能不能听到蛛丝马迹。

    但是没有想到施朋春找自己还真的有正事儿。

    “聂荣,你寒假有空吗?有一个志愿者活动,我想要邀请你。对你未来的学业经历是非常有帮助的。比多少个国家奖学金都有用。”施朋春认真的说道。

    陶榕疑惑道“什么活动能详细的说一下吗?”

    施朋春直接道“具体活动得保密,但是肯定是要离开东市一个月的,过年可能就不能回家了,但是我跟你保证,这个经历对一个医学生来说虽然苦了点,但是真的很有帮助,不论你未来考研,还是进入大医院,那绝对是优先选择你的。”

    陶榕微微皱眉,她倒是不在乎这些,但是让她离开一个月不可能。

    “家里还有人需要我照顾,我只能参加早出晚归的那种,无法长时间离开。”陶榕开口道。

    “啊?这么好的机会,其实只能在大四大五找,因为机会难得,很多人争取的,而且我们也是挑人,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我第一个就想到你了,你真的不参加吗?家里的人可以找别人帮忙照顾啊?我偷偷告诉你哦,需要你们做的事情只是帮忙而已。那里有专业的军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