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敬酒不吃吃罚酒 > 第三百一十一章情不自禁

第三百一十一章情不自禁

    “也行吧。”渺渺空弦音丝毫没察觉到无色的异常,倚在书架上,解开手札的扣子,低头去看其上的文字“嗯这上面说,忘然剑和凝水剑有互相吸引的法力,只要两柄剑靠近,另一柄剑就会产生震动,灵力四溢,凝水剑我在机缘巧合之下拿到了,或许到时候去找忘然剑会轻松点。”

    无色几乎是贴近渺渺空弦音的耳廓,轻吐着气,声音低沉诱惑“凝水剑,你怎么拿到的?”

    渺渺空弦音怎么会知道,无色醉意上涌,听到她不能用传送铃也不能下山,堪堪忍下去的不纯洁念头又被撩拨上来,可是要牵扯到感情这东西就能让人理智全失,原本想谈的正事统统被他扔到九霄云外,花不妖娆空姿色,人不风流枉少年!

    柔柔的热气吹动渺渺空弦音耳畔的发丝,渺渺空弦音突然一个激灵,这才意识到不对劲,扭头对上无色幽深的眼眸,两人近在咫尺,脸一下烧得绯红,迅速转身后退数步,张口结舌“你你你”

    空气中有一种一触即发的紧张和暧昧,藏书阁里光线意外的很幽暗,无色眼尾微微上翘的眼睛幽沉深邃地盯着渺渺空弦音“怎么了?”

    “没你说话,不要凑得那么近。”渺渺空弦音手心慢慢沁出汗水,目光躲躲闪闪,总觉得十分不妥!

    “我不凑近点,怎么看线索?”无色注意到渺渺空弦音这会又后退了几步,朝渺渺空弦音走去。

    “我给你!”渺渺空弦音将手札递给无色。

    “好。”渺渺空弦音的手腕一把被扣住,手猛然一抖,手札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在偌大的藏书阁中,回声响起。

    还没反应过来,无色欺身而上,她下意识后退,背心却贴到了冰冷的墙上,左手高举过头,被无色反手牢牢桎梏在墙上,另一只手被无色抓住,后背重重贴上墙壁,酒香扑面而来,瞳孔骤缩。

    渺渺空弦音霍然抬头,这才发现无色的眼底已经染上迷离的醉意,无色紧紧盯着渺渺空弦音的面容,嗓音暗哑“我喜欢你。”

    听到这四个字,渺渺空弦音只觉脑袋轰然作响,眸中迅速划过一丝震惊“无无无色!”

    无色有点急促的呼吸柔柔的喷洒在渺渺空弦音的娇颜上,冷香近在咫尺,看着她脸上染上的一片绯红之色和滚烫的耳朵,酒意上涌,心跳的更厉害“渺渺,我从很久之前就对你”

    把内心的情感对喜欢的女孩倾诉出来,对无色来说是很困难的,心里紧张,下手就跟着不知轻重了,无色大概是忘记了无妄狱玩家和无上宫琴宗玩家的力量属性差距,紧紧抓着渺渺空弦音的手不肯放,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是低声喃喃“渺渺,我”

    事实上他真的是如此喜欢一个人,喜欢到看她一眼就心动,喜欢到想要和她寸步不离,喜欢到看她和其他男人走得近些就吃醋

    渺渺空弦音抬头对上无色深邃的眼眸,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心跳快要跳到喉咙口了,手腕被无色握得生疼,血量直接下降2%,痛得低呼一声“无色,你清醒一点!”

    无色仍是定定的看着她“我很清醒。”

    疯了真是疯了渺渺空弦音苦苦挣扎无果,听到这句话,现在就很清楚无色这家伙就是喝懵了!对付醉鬼只有一招!于是她柔声道“好好我知道你很清醒,你先放开我行不行?”

    无色眼中是迷离的雾气,显然处在醉酒状态之中,但他现在看见渺渺空弦音的面容氤氲在暗色中,语气温柔无比,竟然一瞬间怀疑自己在做梦,但还是没把手松开,深吸了一口气“不行。”

    渺渺空弦音一噎。

    无色突然想起非人哉的话,语气无比认真,声音低沉有力“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又或者说,你的一切我都很喜欢我这个人其实并不好,很容易就会讨厌人,之前对你做过那么多坏事,我道歉,所以渺渺不要讨厌我,行不行?”

    渺渺空弦音闻言微微一怔,抬头对上无色的脸,距离近在咫尺,此时无色剑眉微蹙,低垂着眸子,眸子里似乎掺杂了很多情感,但最浓烈的是宛如天荒地老的温柔,很容易让人沉溺其中,心旌摇荡。

    对上这双满溢出温柔的眸子,渺渺空弦音脑海中突然闪过很多片段,系统主城的官府夺心阵玄天阁她微垂了垂眸子,在一瞬间想到了很多无数细枝末节,从前和无色相处的不明缘由的事被她快速进行抽丝剥茧,如果无色说喜欢她不是醉话,那么那么多那么多次的奋不顾身和心口不一,甚至被她认为是他一如既往喜怒无常和别有所图的举动,原来都是有原因的么?

    “渺渺”无色看着渺渺空弦音周身缭绕的淡淡雾气,越发觉得这只是个梦境,所有的思绪都碎成了梦影,左手松开她的手,将面巾摘下,倾身而去,没等渺渺空弦音反应过来,他薄唇已经贴上了渺渺空弦音的唇,手却精准无比的再次扣住她的右手,生怕她再次逃离。

    他的吻很轻,宛如一片羽毛轻轻扫过,但渺渺空弦音却能清楚地感觉到他欺身而来的那一刻骤然急促的呼吸,脑子混乱地轰鸣,一团乱麻,几乎无法静下心思考,心跳声越来越大,愣愣的看着无色,忘了反应,下意识想逃离,却无路可退。

    贴上女孩冰冷又柔软的唇,带着细腻淡香的气息包裹过来,无色感觉脑袋好像被什么沉沉的击中,心脏好像被一击射穿,心中满溢出甜蜜,所有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在她唇上视作珍宝似的轻触摩挲,带着小心翼翼的温柔。

    渐渐的,无色抓住渺渺空弦音的手开始松懈,左手已经彻底松开她的手腕,渺渺空弦音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手顺势搂住她的腰,抓住她的腰带,把她往怀里带,另一只手微抬起渺渺空弦音的下巴,吻得越发肆意,仿佛要用这个吻将他的喜欢全都告诉渺渺空弦音。

    渺渺空弦音这时已经无法思考任何问题,她快窒息了,身体就下意识的挣扎起来,只是挣扎一下,无色就抱得更紧,吻得更深,她被无色抱得有点喘不过气来,手腕被松开,她从初吻被夺的震惊和萌动中清醒过来,当机的大脑在此刻蓦然恢复了思考能力,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掌心运起绿光,直接往无色的胸膛狠狠击去。

    渺渺空弦音这一掌足足运起了所有的内力,无色毫无防备,被击得倒飞而出,砰的撞上书架,无数的书籍往他的头上坠落下来,落在他的头上,肩膀上,血量也跟着哗哗掉。

    渺渺空弦音丝毫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下一秒,已经飞跃出窗,无色被砸得清醒过来后,原地已经没有了任何人的身影,只能看见一抹绿色的衣袖从眼前消失。

    。